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用下方分類鈕輕鬆瀏覽各分類!也別忘了利用右側浮動按鈕加入粉絲團,天天獲得不同更新!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 憤怒電玩宅 Misc2 kju d20 10204-114cuwcard1 duck1 board-james vine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568

週六練的腿居然有辦法痛到現在,
走起路來跟錫人一樣orz

昨天翻譯的迪士尼歌曲空耳亂填詞人氣比想像中的還低,
有點意外,難道笑得像個白痴一樣的我是特例嗎!我不承認!(抱頭)
今天的第11張圖(中場廣告下方那張)有隻大蜘蛛,
雖然內容不恐怖不過還是警告一下。

屁...屁股好痛......
大便有血,趕快就醫。

抓到了!PewDiePie你壞壞!

警長你是吃飽太閒嗎

欸這樣很壞耶

用頭撞鼓手XD

"This job is dildo."

不忘酸Apple

台灣人表示:嫩

「誰沒睡過?」
欸熊爸爸你真的很XD

藍仙女:「......我要休假。」
下一張圖有隻毛茸茸的大蜘蛛,請小心。

糟糕這超萌的......踩到自己的腳XDDD

半獨角獸,半馬鈴薯

這玩意踩起來真的會舒服嗎......

是想表達什麼啦XD
空海膽看起來超可怕...

那個耶穌XD

這下靠北了

不要吵這種事www

TLC旅遊生活頻道那個《19個孩子不嫌多》家庭中的長子。
每次看到必定直接轉台的節目......

(拍桌)這表妹有前途

這篇漫畫讓我超開心XDDDDD

我也需要這種健身方法!










底下WTF雜圖









天氣太熱,鴨子紛紛融化。

這張圖超驚悚,很怕牠被壓到......

三洨......?!

「法克魷」

不要Cosplay這種東西

比較想摸右邊的

狗屎爛蛋小火龍cosplay......

延伸閱讀:
MEME - 最近爆紅的「狗屎爛蛋小火龍」

40 則留言:

  1. 頭香?然後倒數第2張,是cosplay元首嗎www

    回覆刪除
    回覆
    1. 更正一下,倒數第3張

      刪除
    2. 更正一下,倒數第3張

      刪除
    3. 儂還以為是海德曼

      刪除
  2. 阿姨:「她們不可結婚」
    表妹不滿地問:「為什麼?」
    阿姨:「AJ不能跟FS結婚。」
    表妹:「誰說的?」
    阿姨:「RD說的。」
    表妹:「你現在是要戰CP就是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笑了XDD

      表妹真的帥到掉渣!

      刪除
    2. 耶穌: AJ是RD的...誰都不能跟她在一起!

      刪除
  3. 呵呵。剛剛納藍間諜一定被虐殺過~~

    回覆刪除
  4. 「懷特!!!!」

    紅淑女悲痛地叫喊,可在一片烽火連天中沒人能聽見她的哀痛。白爵士的面頰愈失血色,竭盡全力想吐出話語。

    「小紅…這…不是……妳的錯…」
    細若蚊蚋的聲音傳入愛人的耳中。即便四周都是廝殺叫喊,但紅淑女不會放過可能是他最後的遺言。對她而言,生命的意義已經消失了,無論是效忠的對象或相愛的戀人……

    「我…能再問一件事嗎……?」
    心知即使阻止他繼續說下去也沒用,紅淑女只是面帶笑容,就如同他們相愛的那段時光,溫柔地回應。

    「好的。」
    「妳……有愛過…我…嗎?」

    伴隨著疑問,口中不斷地咳出殷紅。
    對他而言,這回答遠比自身性命還重要。

    然而對紅淑女而言呢?一切從兩年前就開始了。

    ───────────────────────
    為了摧毀『血色之眼』,『黑暗星空』早已做好萬全準備,但最大的問題仍是「血色之眼」禁衛隊隊長,人稱『銀白之風』的白爵士。
    曾經隻身一人阻擋『墨綠之鎧』騎士團進犯領土邊境,還成功擊敗戰無不克『巫圭爵士』,這段佳話至今仍在帝國境內廣為流傳。
    為了清除掉這顆絆腳石,『黑暗星空』派出了麾下最傑出的殺手,『毒玫瑰』─紅淑女。不過這次目標是震驚四座的蓋世英雄,貿然行動必定無法成功。
    她讓自己遍體鱗傷,假裝是被『黑暗星空』所追殺的叛徒,在走投無路下逼不得已求助於白
    爵士,藉此取得他的信任。
    出乎意料的是,白爵士竟然毫不懷疑地相信這位來自他邦的女孩。他很清楚『血色之眼』與『黑暗星空』的關係交惡,便將紅淑女藏於自己住處並以禮相待。
    紅淑女的柔情攻勢很快就打動了白爵士的心,不只在白爵士忙於公事時為他打理家務,還常說一些自己故鄉的故事來增添悲劇性。

    正當紅淑女認為時機成熟,她在夜的庇護下潛入白爵士的房間。而他似乎是為了處理公文趴在桌上睡著了,紅淑女拿起準備已久的匕首,即將朝白爵士的咽喉劃下時,她停頓住了。
    為什麼……她自問,跟他在一起不就是為了解決他嗎?為什麼下不了手?胸口中那糾結的痛楚又是……?
    在紅淑女天人交戰時,白爵士緩緩睜開雙眼,朦朧中看到了拿著匕首的紅淑女,不待對方反應便迅速將她撂倒在地。

    「原來妳一直以來都在欺騙我?」他的眼中充滿怒火。
    「不、不是的……」
    「那妳手上的匕首又是什麼意思!」

    接著,她哭了。在白爵士的咆哮之後。
    是因為任務失敗的自責?還是震懾於白爵士的威嚴?不……答案相當明顯。

    白爵士見狀心頭一驚,趕緊鬆開被壓制的紅淑女,聽她講了一切的緣由以及自己下不了手的經過。

    「對不起……」
    說出口的不是紅淑女,是白爵士。
    然後便將紅淑女緊緊擁入懷中。

    接下來的日子,他們倆就如同戀人般相處在一起,但彼此都很清楚,雙方所屬的陣營是不會允許這段愛情的。
    於是就許下約定,總有一天要逃出兩邊的禁錮,共同踏上尋求幸福的旅程。

    ───────────────────────
    「小紅………」

    白爵士眼前漸趨模糊,期盼著對方的回應是讓他還能維持意識的動力。而紅淑女仍是那美麗的笑容,在四周的火光中顯得格外耀眼。

    「到現在一直都是喔。」
    深邃的眼眸下起了雨,一點一點的落在白爵士的臉上。

    白爵士也露出微笑,顫抖地伸手想為對方拭去淚水,但舉沒多高就停滯不前。紅淑女牽起他的手貼在自己臉頰,如今白爵士連驅使手指為紅淑女拭淚都難以辦到。這時紅淑女一手緊扣住對方伸出的手,並緩緩低下頭來。

    「你的心,就如同你的手掌、你的唇那樣溫暖。」抬起頭,面前的愛人已經闔上雙眼,也不知道有沒有聽進去。

    她久久不能自己,紅淑女呆坐在一旁,看著雙方激戰的人馬都已忘了自身也處在戰場當中。
    但愛人已經離去,自己活著又有什麼意義?
    她撿起一旁的短刀,那是方才與白爵士交戰時他所持的武器,用這把刀了解自己的性命或許是最好的結局吧?

    正在紅淑女舉起短刀逼近自己的頸子時,「砰!!!」的一聲,城外突然放出了陣陣砲響,從兩邊人馬停下的動作便可知道砲擊並不屬於任何一方。

    「呃啊啊啊啊啊啊!!!!」原先交戰的兵士們還不及反應便一個個倒下。
    紅淑女環視四周,只見城牆上出現為數眾多的黑影,手持鉤索等暗器往城內人們毫無留情地痛下殺手。

    紅淑女抱起白爵士,正想逃離現場時已經被團團包圍。這些人無一沒有蒙面,從統一的輕裝制服與鉤索配備看來很重視機動性,一眼便知道這些人是程度不亞於自己的殺手集團。
    領頭的那位舉起左手,上頭的鋼爪抵在紅淑女面前。

    「沒想到毒玫瑰與銀白之風是這樣的關係。」對方語調不帶任何情感,感覺像是早就知道或陳述事實。
    「孟奇………」紅淑女死盯著對方,看來應該是認識的人。
    「無禮!竟敢直呼飛鏈大人的名諱!」一旁的下屬拔出腰際的彎刀上前。
    「退下。」仍是沒有抑揚頓挫語氣,但對方已迅即將武器放下。

    『飛鏈』孟奇,直屬帝國皇帝的特務機關『灰色法律』的現任統領,他放下左手的利爪,走上前去並解下了包巾,藏在底下的面目一覽無遺。

    「好久不見了,小紅。妳竟然還認得出我。」
    「當然認得出來,畢竟是我害你變成這樣的。」她說道,並注視著對方的臉孔。
    一道道傷疤如歲月的痕跡刻劃在他的臉上,一旁的下屬看得也不忍心別過頭去。

    「我已經不介意,我今天來是為了執行任務。」孟奇又再次蒙面。「奉帝國皇帝的命令,我們『灰色法律』將破壞『血色之眼』與『黑暗星空』兩大議會,並且逮捕相關重要人士。」

    「什麼………!?」她愕然。

    「皇帝想將所有割據勢力一併剷除,其中你們倆所屬的陣營是最大的阻礙,如今你們交戰之際,正是一舉拿下的大好時機。」
    「請跟我們走吧,毒玫瑰。」一旁的刺客向她逼近。
    「不!!!我要死在這裡!我要跟著懷特離開!」紅淑女大吼,同時拿出鞭子進入備戰狀態。
    「妳沒有選擇的餘地。」孟奇以眼神示意。「動手。」
    四周的殺手逐漸逼近,紅淑女明白即使用盡全力也敵不過他們,但為了保護愛人自己已做好了粉身碎骨的心理準備。

    「飛鏈大人!!!」
    一襲灰影出現在面前,同樣的衣著顏色看來是他們的同夥。他上前來,毫無多餘的行禮,俐落地開始報告。

    「飛鏈大人,宮廷裡發生政變!」
    「是誰。」閃過一絲驚訝的神色,但很快就恢復成冷靜自若的表情。
    「是貝爾親王。」
    「怎麼可能……」一旁眾人竊竊私語著。
    「安靜。」孟奇說道,接著是大家的噤口。「還有什麼情報?」

    「根據我們的調查,一切全部都是密爾坎宰相所策劃,連貝爾親王本人也被他設計了。現正被監禁在王都地牢中。」似乎是報告完了,男子退了開來。
    「這局布的還真大。」孟奇再次往紅淑女伸出手,這次沒有任何凶器。

    「計畫改變了,我帶你們到安全的地方。」
    「大人,我們的根據地已經被貝爾親王給摧毀了。」
    「我沒說要回大本營去,我有個老朋友應該能幫助我們。」他看了看毫無生息的白爵士。

    「如果是他們應該能救回懷特的性命。」

    ───────────────────────
    一行人在孟奇的帶領下來到一片荒山野嶺,遠處還能看到一道道狼煙升起。
    幸好『灰色法律』對於毒物使用相當精通,總算讓白爵士脫離險境。雖然這幾天紅淑女不眠不休的照顧,但現在他仍是極度虛弱的狀態。

    「這裡是……?」紅淑女問道。
    「帝國邊境的部落,『冬霜獵手』。」
    孟奇徐徐回答,他示意要隊伍停下。周遭沒有任何蹤影,但眾人敏銳的感官深信著他們已被包圍。

    「真是了不起的匿蹤功夫……」其中一名特務感嘆。
    「因為他們是靠這個活下去的。」孟奇獨自一人前進,「我去跟他們酋長敘敘舊,等會兒讓你們進來。」

    沒過多久不遠處再次出現了孟奇的身影,似乎表示允許通行,四周氣息也逐漸散去。
    紅淑女趕緊將白爵士抱入帳篷中,讓裡面的長老們準備恢復生命的儀式。待一行人安頓完畢後,貌似酋長的男人從帳篷內走出來。

    「傷患的狀況已經穩定下來了,現在需要一段時間修養。」
    「太好了……」
    聽到好消息,紅淑女露出欣慰的笑容,接著便虛脫般倒地,酋長趕緊將她攙扶。

    「還好吧?」
    「這幾天都守在他身邊,要她休息也不肯,會倒下也是正常的。」回答的是孟奇。酋長便命人將紅淑女送到帳篷去休息。

    「飛鏈大人,這位是?」其中一名下屬提問。
    「『冬霜獵手』現任酋長,『獨目蒼狼』─沃夫。」
    「抱歉,現在我們這邊沒什麼好招待你們的。」沃夫笑容爽朗,似乎是很好相處的人,左眼的眼罩在眾人眼中顯得格外注目。

    「前酋長呢?」
    「這個嘛……」沃夫面有難色。

    「夠了妳!天殺的月月!」
    從白爵士修養的帳篷中傳出,一名老者追著一名女子,女子口中似乎叼著什麼。只見那名為月月的女子跑到沃夫面前。

    「月月酋長……」「月月……」
    兩人同時說道,孟奇對眼前的景象感到驚訝,這大概是他少數有明顯表情變化的時候;沃夫則是無奈地掩面。

    「藥草豪豪ㄘ喔~」月月口中銜著給白爵士用的藥草,一邊開心地手舞足蹈。

    「這是怎麼回事……」
    「說來話長……」沃夫搔著頭苦笑,但孟奇看出他眼神中帶著深沉憂鬱。

    「飛鏈大人!」一名『灰色法律』的特務匆忙地跑來。「外域的夕普女王率領大軍準備進犯帝國!」
    聽聞消息的兩人神情凝重。

    「夕普女王不是幾年前就被流放嗎?竟然能打回這裡?」沃夫咬了咬牙,對聽到的事實感到難以置信。
    「據說是密爾坎宰相的預謀,從清除各地勢力到煽動親王的政變,這全部都是為了迎接夕普女王所準備的。」

    ───────────────────────
    同時間,位在不屬於帝國管轄的外域─『黯蔭之陽』。
    高台上夕普女王盛氣凌人地對底下的戰士發表宣言。

    「聽好了我的子民!離征服帝國的日子不遠了!你們將能得到帝國內豐沛的資源、富庶的土地以及貌美的女人!」誇張的動作使得其煽動意味十足,最後她手指往王都的方向。

    「讓帝國的那些懦夫們見識你們的凶悍吧!咩嘿嘿嘿嘿……!」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伴隨詭異的笑聲,底下是一片激昂,全副武裝的大軍正如潮水般往帝國湧來。然而帝國現在卻是一片混亂,究竟能否抵擋外族的入侵呢?而紅淑女與白爵士之間又會不會有結果呢?


    ==============《艾尼摩史詩》之【兔客教條】第二章 ~虛假的統一~完 ================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2. 奇怪了 怎麼在我不知道的時候跑出了另外一個世界線了wwwwwwwwwwwww

      刪除
    3. 資料提供(臉書回文)

      主線:張家淦(DTG 代號)
      灰色法律&孟奇:Xiu Xiu
      貝爾親王:賴元康
      冬霜獵手&沃夫&月月:陳又豪、Ryan Yang
      密爾坎:顏子堯
      黯蔭之陽&夕普女王:Alvin Cheng

      兔客教條的第二章
      原本的故事已經被我腦補到方向大歪了
      期待更有才的大大再添續集

      刪除
    4. 天殺的!世界觀怎麼突然暴增那麼多!
      沃夫?是W嗎?
      月月是哪招啦!有點萌XDD

      刪除
    5. 原作者的續集在下面......(望

      刪除
    6. 這是個取代的節奏?讓其他有才人士繼續接力下去吧?(鴨霸幫我笑了

      竟然沒人吐槽黯蔭陽……

      刪除
  5. 說真的
    哪裡買的到那鍵盤?

    回覆刪除
  6. 原來我是信撒旦的。

    回覆刪除
  7. 1.所以獨角薯是馬鈴薯和獨角獸做了甚麼嗎?!
    2.早餐都不錯
    3.所以重點是戰CP並信撒旦?
    4.Dugger...我看我還是回到選項1.2.3好了
    5.元首嗎?哪多了二個柄呢!

    ....真是不錯的一天,開心!謝謝~

    回覆刪除
  8. 我開始信撒旦了

    回覆刪除
  9. 既然蜘蛛有八隻腳 踩到自己的腳的機率應當是比人類高出許多

    回覆刪除
    回覆
    1. 人類:1/2
      蜘蛛:7/8

      刪除
    2. 小露,因為人只有兩隻腳,
      所以踩到自己的機率只有一半。

      但蜘蛛的第二隻腳,
      會踩到第一,跟第三隻腳;
      第三隻腳又會踩到第四跟第二隻腳;
      而且還有另一邊。

      所以蜘蛛踩到自己的機率,
      應該會以幾何倍數增長呀。

      刪除
    3. 小椰,我去問了班上數學最好的同學,他說這個沒什麼邏輯性,但還是硬算出了5/8這個答案,而且說不會以幾何倍數增長,雖然我不知道什麼叫以幾何倍數增長(因為蜘蛛很寬所以我假設兩邊不能互踩)

      刪除
    4. 應該不是這樣算 因為我們並不知道踩到自己的機率是多少
      假設人跟蜘蛛腳A踩到腳B的機率皆為X
      那麼人類可能會發生(右踩左+左踩右)X=2X
      蜘蛛則是8*7(同一隻腳不可能自己踩自己)X=56X
      所以蜘蛛自踩的機率是人類的28倍

      當然 這是建立在蜘蛛跟人類一樣蠢的時候XD

      刪除
    5. 咦。
      小露的同學算到62.5%,
      而慢火算到28倍。

      但!為什麼人踩到自己是50%?
      wwww

      刪除
    6. 我覺得不會是50%
      不然平均每兩步就踩到腳一次還得了wwwww

      刪除
  10. 署長跟假屌笑到歪掉,哈哈哈

    回覆刪除
  11. PEWDIEPIE原來是鴨子…
    看來其他國家的人,還不夠強大,不足以對抗來路不明食物…
    美國人的早餐,有夠強大。POWERFUL。
    章魚哥,壞壞…

    回覆刪除
  12. 「這裡到底是發生了甚麼事……?」

    懷特走向命案現場,現場只留下了一攤血水,和被染紅的白色殘破衣物,

    「回報隊長,不是很清楚,我們也是最近這幾天才開始遇到這種情況的,受害者就好像……,融化了一樣!」

    「別跟我說那些不切實際的幻想!人怎麼可能會突然融化,你們繼續搜尋四周有甚麼線索,這裡由我來調查。」

    「是!」

    自從經歷了黑暗星空議會的奇襲之後,懷特刺殺了黑暗星空議長,(上集請至http://hornydragon.blogspot.com/2015/05/567.html 下方觀看)
    雖然是立了大功,但是那天晚上『擅離職守』、『預謀擅自逃離議會』也是不爭的事實,議會決定將他分派到原本由黑暗星空所統治,現在則由血色之眼所接管的領土作為臨時的代理城主,

    雖說聽起來像是「獎勵」,不過接管領地的工作與細節,是極其複雜且麻煩的,再加上原本黑暗星空所統治的領地內部問題就不少,沒人想主動去接過這燙手山芋,所以其實作為「懲罰」的意思比較多。

    血色之眼議長(單身)表示:「雖說你刺殺了黑暗星空的那渾蛋議長,但是你那晚擅離職守(跑去找女人)讓敵人差點攻進聖所,而且還被敵人說服要脫離議會(跑去私奔),你身為我們議會的禁衛隊隊長,著實讓人覺得欠燒……,我是說欠管教!你就給我到黑暗星空他們的臭狗窩去,當個半年的代裡城主好好的反省反省!」

    「喔對了!順便把那名照顧你毒傷的黑暗星空俘虜也一起帶過去!我可不想留她在我們血色之眼的城裡白吃白喝!聽到沒?!(馬的,一天到晚被你們兩個閃,哪天我們就不叫血色之眼,改叫『血色白內障』算了!)」

    於是,懷特就帶著俘虜「小紅」來到了黑暗星空的領地。
    一個原本就很亂的地方,自從黑暗星空議長一死,治安就顯得更加像是蜜龍的網誌一樣雜七雜八的。

    不過幾個月以來靠著懷特的管理能力,加上原本就對這裡很熟悉的小紅的幫助,原本天天發生私人幫派械鬥的城市,治安也是日趨平穩,偶爾也會有幾個不長眼的,自稱「鴨霸幫」的地痞光天化日之下搶別人的小孩,但馬上就被血紅之眼的禁衛隊逮捕了(小道消息指出,該地痞自稱PewDiePie),而懷特這個代理城主在當地也是人氣越來越旺。

    只不過最近城裡時常發生了一些奇怪的命案,搞得城裡的居民各個是人心惶惶,
    命案的發生沒有特定的地點,受害者的特徵都是「全身化為一攤血水,連骨頭都看不到」,一些鴨霸幫的人戲稱是因為天氣太熱所以融化了,但怎麼想都不可能是這樣……

    「小紅,妳曾經見過這種情況嗎?」

    「不,我住在這裡這麼久以來,也是第一次看見這種情況,即使是我們黑暗星空的奇毒「七星淑女」,也是不可能被腐蝕到連骨頭都不剩的。」

    「是嗎……,那妳先將這灘血水進行採樣之後在回去,幫我分析一下這血水中有甚麼奇怪的地方,我們在一起把所有的線索做一個整理,再做討論吧。」

    「嗯。」

    ========================================

    凌晨四點,此時天空仍掛著一片星斗,而東邊的地平線已淺淺的染上一層淡紅,

    「懷特……,你怎麼還沒睡呀……」
    睡眼惺忪的小紅抱著枕頭走進了代理城主的辦公室,

    「嗯?小紅妳怎麼起來啦?」

    徹夜未眠懷特,思索著關於命案現場的情況,他始終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甚麼原因能到使得好好的一個人化成一灘血水?

    「懷特,你在煩惱命案的事情嗎?先稍微休息一下吧……(哈欠)~……天都已經快亮了……」

    「嗯,抱歉讓妳擔心了,不過想到那些受害者的家人,我就睡不著……,要是再繼續發生這種事情,我們卻束手無策,這該怎麼辦!」

    「你總是這樣,把所有的責任往自己身上拉……,如果真的想不通的話,不如我們現在就在去案發現場做調查,說不定能發現甚麼新的線索?」

    「嗯!好主意!我們馬上出發!」
    行動派的懷特,一個箭步就走出了辦公室的大門。

    「咦?唉?!等等,先等我換好衣服啊!」

    ========================================

    城裡空無一人的大街上,代理城主帶著他的俘虜(秘書?)手牽著手的走著,

    「……第一次和你在這種地方悠閒地散步呢,嘻嘻…」
    小紅握著懷特的手,羞澀的笑著。

    「聽妳這樣一說,好像真的是這樣呢。」

    兩人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
    這是只屬於他們兩人難得的相處時光。

    這時突然聽見街道上傳來了微弱的哭聲,

    「懷特!」

    「嗯!我也聽到了!」

    兩人很快的循著聲音,在街角看見了一名蹲在地上的小女孩,雙手遮著臉,不停地哭泣。

    小紅立刻上前安慰小女孩,
    「小乖乖,妳怎麼了?怎麼蹲在這裡哭呢?是迷路了嗎?」

    「嗚……嗚嗚……」小女孩沒有回答,仍然用雙手遮著臉,不停地哭泣,

    「沒關係的,有甚麼事情都可以告訴我唷!我們都會幫妳的…,啊!該不會是餓了吧?來!我這裡有很好吃的獨角薯喔!」

    「呃……怎麼看都不可能是肚子餓吧……」懷特冷不防地吐槽到,

    「你就少說兩句來幫忙安撫嘛!」

    小女孩的哭聲漸漸停止,但手仍然遮住了自己的臉,

    「嗚……我………」

    「嗯?什麼?」

    「我………腳………」

    「什麼?腳??妳的腳受傷了嗎?!」

    「我…………我踩到……我踩到自己的腳了,好痛哇啊啊啊………」

    說完小女孩瞬間又放聲大哭,

    不知該如何吐槽的懷特,臉上滿滿的黑線,
    小紅則是再次的安慰了小女孩,
    「好了,沒事沒事,來讓姊姊幫妳看看腳有沒有怎麼樣喔。」

    小紅抓起了小女孩的腳,奇怪的是,她的腳上纏滿了繃帶,

    「原來是有舊傷啊,來,我幫妳看看傷口有沒有怎麼樣。」
    說完小紅開始拆起繃帶

    「姊姊……是個好人呢……」

    「唉?嘿嘿~是呀,我跟旁邊這位大哥哥都是好人喔!有需要甚麼,我們都會幫妳的!」

    「好人……嘻嘻……好人呢……姊姊妳知道嗎……」

    「嗯?」

    「幫助過我的好人……」

    「??」

    「都很…………好吃呢!!!!!」

    「小紅!!危險!!!」

    懷特化作一陣銀白色的風,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一把推開小紅,一個後翻順勢拔出短刀進入戰鬥的狀態,
    只見小女孩纏在腳上的繃帶瞬間破裂,原本的兩隻腳分裂成了六隻,遮著臉的手也變成了第七八隻腳,原本遮著的臉猛然一看居然有著四隻眼睛,

    「沒想到居然是人稱『滅鷹之網』的『鬼母大蘭多』……那些命案的受害人原來全都是被妳吃了吧!!小紅!快離開這裡!」

    「唉?!可是!!」

    「別可是了!在這樣下去妳也會受到波及!!」

    話剛說完從鬼母大蘭多身上噴出了一根一根的毛屑,毛屑慢慢地瀰漫在整個空氣中,
    懷特立刻將口鼻摀住,並衝向小紅把她的臉也整個遮住,

    「可惡……,小紅,聽好,你快找張布遮住臉!在這之前一定要憋著氣,眼睛也絕對不要張開!」

    「嗚嗯!…」

    懷特撕下自己的衣服,纏在臉上,以免吸入瀰漫在空氣中的毛屑,手持著短刀衝向大蘭多,

    鬼母大蘭多的前面兩隻大腳朝著懷特一揮,懷特一個往左方閃身,準備砍下她的兩隻前腳……

    啪碰!!

    懷特冷不防的被第二對前腳打飛了出去,

    「哇呀!……呃…可惡……」

    「懷特!!……妳這個渾蛋敢打傷懷特呀啊啊啊啊!!!」

    已經給自己的臉蒙上布片的小紅抽出長鞭,也衝向大蘭多,
    長鞭狠狠的鞭了下去,但是鬼母大蘭多身上的硬殼,完全不受小紅鞭子上毒刺的影響,反而更憤怒地衝向小紅,

    「小紅!快回來!」

    一個閃身,躲開了鬼母的攻擊,馬上跳回到懷特身邊,
    「可惡……,找不到她的弱點,再這樣打下去遲早會輸!小紅,妳有辦法將她的腳用鞭子纏住嗎?」

    「嗯!沒問題!」

    「好!妳從右邊我從左邊!上啊!!」

    一紅一白的身影瞬間圍著大蘭多打轉,

    咻啪!!長鞭纏上了大藍多右邊的腳,小紅一使勁將大蘭多的腳給拉了過來,突然來的一陣拉扯使的大蘭多瞬間失衡,

    「呀啊啊!!!」懷特縱身一跳,短刀披向大蘭多的腳關節,

    喀擦!!!
    大蘭多的腳,隨著清脆的斷裂聲,斷了兩隻,大蘭多吃痛的放聲尖叫,

    「嘎嘎嘎!!!!!!!!!!!!」

    「小紅!!用妳的鞭子鞭向她的傷口!!」

    「喝啊!!!」啪!!

    鞭子的毒刺,刺進了大蘭多的傷口,大蘭多的掙扎似的向四周揮舞著她剩餘的六隻腳,小紅與懷特拼命的閃躲著攻擊,即使沒有直接命中身體,但也是數次不小心被腳上的尖毛給沾到,劇痛伴隨著尖毛傳到身體,而隨著小紅的鞭子毒的侵蝕,大蘭多也慢慢地失去力量,終於,大蘭多倒下了,

    「呼……哈……終於……贏了嗎?……痛……」小紅大口喘著氣,

    「喝……哈……因該……是吧?……呼……嗯?……」
    懷特的視線緊盯著大蘭多,深怕大蘭多冷不防的來個假死偷襲……

    不過大蘭多雖然沒有偷襲,但只見她的另外六隻腳應聲斷裂,從關節的地方伸出了一對翅膀,身體上的尖毛,緩緩地變成了無數的尖刺……

    「甚麼……這是!!!」

    「空……空膽!!居然是空膽啊!!!」

    空膽,是hornydragon大陸裡一種極其罕見,也極為恐怖的存在,傳說中,就連古老的hornydragon大陸創造者「蜜龍」本人也覺得她看起來超可怕……

    「原來這傢伙被空膽寄身了……這下糟了……」

    =====================================

    下集預告

    經過剛剛與鬼母大蘭多的戰鬥,懷特與小紅兩人都已精疲力盡,在這種都快滅團了才發現魔王有二段變身情形,到底兩人的命運又會如何呢?
    難道真的就像古老的蜜龍所說的:「這下靠北了」嗎?

    -------〔兔客教條〕 第二章 ~在hornydragon大陸中被詛咒的生物~ 完 -------

    回覆刪除
    回覆
    1. 甘...也用太多梗
      風格跟上面那篇也差太多XDD

      刪除
    2. 「這下靠北了」

      刪除
  13. 我也笑得和白癡一樣~

    回覆刪除
  14. https://www.google.com.tw/url?sa=t&source=web&rct=j&ei=TwdlVYyBO-LLmAWM04K4CA&url=http://www.bilibili.com/mobile/video/av1355816.html&ved=0CBsQtwIwAA&usg=AFQjCNEDhPkqiWeGQlKv1ZIcbjyKFB6-hw&sig2=1PL3__t__LfNbaIs_RXfPA
    蜘蛛明明就可以很可愛!

    回覆刪除
  15. 元首果然真有兩把刷子

    回覆刪除
  16. 在台灣就算是50美元的捲餅腳一樣會掉下來

    回覆刪除
  17. 如果仔細看會發現是有人拉那隻貓的尾巴,貓的雙腳根本沒有撐地不可能是自己跳起來。

    回覆刪除
    回覆
    1. 而且尾巴在畫面外,是拉直的,合理懷疑是人為。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