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用下方分類鈕輕鬆瀏覽各分類!也別忘了利用右側浮動按鈕加入粉絲團,天天獲得不同更新!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 憤怒電玩宅 Misc2 kju d20 10204-114cuwcard1 duck1 board-james vine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567

567耶,真是個好數字。
至於好在哪裡我也不知道。

今天練了腿和肚子,
看來明天會變成廢人一個。
已經這麼廢了還能更廢,真是不簡單。

雙層行軍沙發床聽起來真是酷斃了,我想要一個。

我的老天爺啊。

先生,你這樣會讓餐廳很困擾的。

就跟你說已經吃不下,你還一直夾!

離我遠一點!

我看倒像一塊塊綠豆糕

18號沒有被放進圖片中(豆豆先生臉)

都被扔到澳洲了

絕對不是我自己的問題

我也會這樣耶!


連電腦都說NO

噢,好吧。

你沒資格告訴我該怎麼做!

這松鼠是冰凍過的嗎......

兔兔議會<3

好諷刺的一張圖



「現在是誰咬誰啊,婊子?」

天殺的,熊熊熊!











底下WTF雜圖











這位小丑在網路上已經被大家酸爆了......

是哪個天才/神經病想出這種鬼主意的

史瑞克是生命,史瑞克是愛

貓頭鷹哼嗯嗯嗯 <3

"Hey apple!"

住手WWWWWW

38 則留言:

  1. 波魯納雷夫xDDDD Jojo立阿wwww

    回覆刪除
  2. 好可愛的貓頭鷹啊OWO

    回覆刪除
  3. 阿布德爾:不!不!波魯那雷夫,你忘記穿褲子了!
    波魯:喔,難怪我感覺下半身涼颼颼的。
    旁邊飄過的亞空間瘴氣,香草冰:哇哈哈哈哈哈哈,你看看他,沒穿褲子啊!!!!
    波魯:.......................

    回覆刪除
  4. 外婆:乖孫ㄝ,多吃一點啊!
    你:我已經吃飽了~
    外婆:吃飽了再吃呀!!
           --- 愛的神奇邏輯

    回覆刪除
  5. 看到滑手機那張圖時我剛好在聽selfie,拍子完全符合wwww

    回覆刪除
  6. 熊熊熊以為是二階堂紅丸,後來才殘暴地想起是波魯那雷夫

    回覆刪除
  7.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4hD31VTdsw

    想請教好色龍有沒有興趣翻這作者的小馬同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NO~~~~~~~~~
      PINK!!!!!!!NO~~~~~~~~~

      刪除
    2. 而且甜貝兒登場次數少之又少,看來作者很不想惡搞她。

      刪除
  8. 我想我們知道為啥 冰旅館在考慮要加裝滅火設備了

    回覆刪除
  9. 想像一下這樣的同人文

    熊熊熊 × 月月

    接受挑戰

    回覆刪除
  10. 棍子男那張動圖我的視線無法離開右下角那張
    最後一幕他的...棍子...好像打到褲子了...恩...((=//v////=))

    回覆刪除
    回覆
    1. https://m.facebook.com/NickkBateman
      給你他的fb,好好享受吧~孩子

      刪除
  11. 說到樂高
    有高手知道這積木叫甚麼嗎?http://i.imgur.com/V5HV2wb.png
    找好久了==

    回覆刪除
  12. Nightwing是夜翼不是夜鷹,是來自DC漫畫中的超級英雄之一

    回覆刪除
    回覆
    1. 身穿藍色衣服,擅長的武器是雙棍,第一代羅賓

      刪除
  13. 只有我對那張翻手機的照片有感覺嗎?(日本動作片會用的旋轉道具+一整排的舌頭.....)

    回覆刪除
  14.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15. 其實arctos當名詞也有『北國』的意思,當作熊只有在指大小熊星座時,
    當作形容詞則是 胖、短、窄的意思
    所以灰熊原意應該是北方恐怖熊或是矮胖恐怖熊(?)
    Ursus arctos arctos 就是北方矮胖熊(?)

    回覆刪除
  16. 「小紅…」

    「懷特…」

    在一個連月光都被黑暗所吞噬的夜晚,城中只剩下夜裡巡邏的衛兵還醒著,
    在這個人們正徘徊於現實與夢境的時刻,一名身披紅色斗篷的美麗少女,與一名著白色連身帽兜的男子,在城內的小巷中相擁而視。

    「小紅……我答應妳,明天!就明天晚上!我們逃離各自的議會,我們逃到一個他們永遠找不到的地方生活吧……,數百年來,兩方議會的鬥爭……,我受夠了!為甚麼他們不能夠像我們一樣互相理解……」

    男子環抱著少女纖細的腰身的手一使力,將兩人的距離拉得更近,兩人的臉靠的極近,彼此都能感覺的對方的呼吸,那是只有最親密的人才會有的距離……

    「懷特,我明白你的心情……,但是議會的勢力之廣,我們逃的掉嘛……,被抓回來的話,後果可是……」

    少女微微推開了男子,但男子卻將她摟得更緊說道
    「不!我們絕對逃的了!議會就算勢力在大,也不可能大到整個帝國,只要我們朝一個方向跑,脫離議會的勢力範圍是遲早的事!再說,我的速度是議會裡最快的,如果妳跑累了……我就抱著妳跑!他們是不可能追到我們的!」

    「懷特……好吧……我明白了,不過……」

    「噓…有人來了!」

    從巷口傳來了守夜衛兵鎧甲的碰撞聲,這也意味著兩人的相處時間也將隨之結束,兩人依依不捨地推開彼此。

    「我們就先回各自的議會吧,其餘的明天晚上再說,我們就在東部城外的樹林那見面吧。」

    「嗯……,那個…懷特……」

    「嗯?」

    「萬事小心……」

    男子對少女微微一笑,一個飛身爬上屋頂,就消失在夜色中。

    「這樣……就行了對吧……議長大人……」

    在巷子口的陰影中,浮出了一名男子身影,

    「哈哈哈!非常好!不愧是我們議會中號稱『毒玫瑰』的紅淑女,美麗而致命!哈哈哈哈!」

    「……」

    「只要明天晚上『血色之眼』議會的白爵士不在組織裡,他們在這座城的重要據點將會是我們『黑暗星空』議會的囊中之物!即使是號稱『銀白之風』的白爵士的腳程在快,也是趕不回來支援的!哈哈哈哈……紅淑女,怎麼啦?這時候應該要感到高興啊!」

    少女低著頭,不發一語。

    「嘛,反正妳該做的也都做了,這次妳可是立了大功!走吧,該回議會了!」

    男子邁開步伐,便朝著黑暗星空議會的據點走去,

    少女跟在後頭,即使剛剛沒有表現出來,但仍因背叛的自責與內疚使得眼角泛起淚光,
    「懷特……對不起……」


    ===========================


    時間經過了20個小時……

    在黑暗星空據點


    「是的,我們就在今晚行動。」

    「可是根據情報,今晚他們因為有個重要的高層會議,將所有的禁衛隊招回聖所駐守。」

    「不過也正是因為這樣,如果這次得手了,血紅之眼內部將會大大的受創。」

    「可是這個風險太大了!如果失手,也將白白浪費了我的手下!」

    「呵呵,你們放心吧!我已經讓毒玫瑰將他們禁衛隊的隊長白爵士今天晚上引出聖所,即使禁衛隊在強,一個沒有首領的軍隊有甚麼好畏懼的?」

    「議長!您真是厲害啊!居然算到了這一步!」

    「呵呵,你以為我是怎麼當上黑暗星空的最高領導的,廢話到此為止,今晚,我們要毀了『血色之眼』議會!」


    ===========================


    在血色之眼據點


    「黑暗星空似乎盯上我們了。」

    「甚麼?!在這麼重要的時候!!」

    「放心好了,我已經將所有的禁衛軍調回據點,今天晚上將會由我身邊這位白爵士把守此處。」

    「白爵士?你是那位『銀白之風』的白爵士?!」

    「……」

    「白爵士,問你話呢,你怎麼了?」

    「啊?阿…喔……抱歉……是的,我正是……」

    「懷特,你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

    「不不!沒事的,抱歉讓您擔心了,議長大人。」

    「今天晚上可是非常重要的一次會議,守衛的任務可不能鬆懈了阿?」

    「是!是!那我先去進行部屬的工作了!先失陪了,抱歉…」

    懷特起身離開了議會大廳,留下了今晚準備進行重要會議的眾人,

    「……我說,你的這位禁衛隊隊長沒問題吧?」

    「這你不必擔心,他的實力我是很清楚的,剛才他應該是在思考如何部屬兵力吧?」

    「這樣啊……,那我就放心了,那我們開始準備一下會議前的相關作業吧。」

    ===========================


    城中火光四起,四處都聽得到刀與劍相互碰撞與慘叫的聲音,更甭提不絕於耳爆炸聲與碎石聲,
    「黑暗星空攻進城了!!禁衛軍在哪!?禁噗呃啊啊啊………」

    「真吵阿,與其在那邊叫嚷,趕快逃跑不是比較明智嗎?不愧是血色之眼底下的人,全都是笨蛋阿。」

    身披象徵黑暗星空議會最高階級的紅底黑色繁星披風的黑暗星空議長,踏過屍體走向血色之眼議會聖所的大門,此時大門突然打開,一群原本把守在據點內的禁衛軍衝了出來,

    「保護議長!!絕對不能讓他們踏進聖所!!!」
    禁衛軍將黑暗星空議長一行人團團圍住。

    「喔?就憑你們?呵呵,不錯,有骨氣!紅淑女,他們就交給妳囉!」
    議長身後走出一名身披紅色斗篷的少女,手握帶刺長鞭,向前方奮力一揮,

    「呃啊啊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啊!!」

    即使沒有打中要害,鞭子上的刺劃破的傷口,也立刻因刺上的毒開始腐蝕著受害者的身體,從皮膚、肌肉、骨頭,一直到達內臟……

    不一會兒,聖所的門口便趴滿了血紅之眼禁衛隊的屍體,

    「哇喔~真不愧是毒玫瑰,妳的鞭法也越來越犀利囉!既然門口清理乾淨了,那我們就進去吧!」

    「……」

    黑暗星空議長帶著紅淑女與自己的親衛隊走進了聖所,

    此時後方突然白光一閃,所有黑暗星空的親衛隊瞬間被放倒,

    「呵,是有聽說過血色之眼的『銀白之風』速度很快,但沒想到會是這麼快,不愧是曾和『墨綠之鎧』騎士團的團長『巫圭爵士』比試過速度的高手呀。」

    黑暗星空議長拍著手,對著突然出現的懷特露出讚賞而嘲諷的表情,

    「廢話少說!!黑暗星空議長!我今天就要在這裡收拾你!!」

    「呵!可笑!你憑甚麼殺我?我有做過甚麼不可原諒的事情嗎?嗯?」

    「你想聽我就告訴你!姑且不說你對你領地內的人民是如何民脂民膏!想當初你們的領地缺糧,我們還特地送了許多我們領土盛產的蘿蔔當作糧食支援你們,而你居然將所有的糧食占為己有,不但不公開發放給你們的人民,甚至要你的人民購買『糧票』才能夠換取糧食,進而操控他們!今天我就把你這隻『票蟲』給殺了,被黑暗星空統治的人們也能夠脫離水深火熱!!」

    「哼!當一個領導人物,只要統治跟管理的好,管他使用甚麼方法!你想殺了我?呵呵,你的禁衛軍也被我們殺得差不多了,諒你也沒那個能耐!紅淑女,快點把他解決了。」

    少女從議長身後走出,手裡握著鞭子,但卻是低著頭,不敢看向懷特的臉。

    「小紅……,沒想到妳還真的背叛了我……」

    「對不起……懷特……」
    少女眼眶噙著淚水,但仍然低著頭沒有看向懷特,

    「這些日子……和我相處的回憶……原來都只是被妳利用嗎……」
    懷特的帽兜遮住了雙眼,此時除了他自己,沒人知道他是否正露出悲傷,亦或是憤怒的眼神

    「不…不是的!懷特!」
    少女抬頭想要解釋,一滴淚水不受控制的奪眶而出。

    「不…已經夠了……來吧,小紅……,就當作這是最後一次……我們相處的時光吧!」
    懷特抽出身上的短刀,擺好了戰鬥的架式,

    「懷……懷特……,我一直以為只有你……能夠理解我……」
    少女的淚水潰堤一般地從眼角流出,淚水滑過那因悲傷而鎖眉但依舊美麗的臉蛋,但仍然因生存的本能,手持長鞭也擺好了戰鬥的架式,

    「來吧!!小紅!!」
    懷特一個箭步衝向少女,手中的短刀散發著駭人的白光,在僅距一步之差的距離揮出短刀

    「懷特……對不起!!」
    少女向後一跳,迴避了攻擊,並順勢將長鞭揮了出去,懷特一個側翻躲開了上頭塗滿劇毒的鞭子,一落地不給對方反應的時間,便又衝向少女展開攻勢,
    少女再次後跳,而這次懷特跟著踏出了一個箭步追了上去,但沒有揮刀,少女反射性的揮出手中的鞭子想要進行阻擋,鞭子打到了懷特持刀的右手,

    「呃!!」一個吃痛下,短刀從手中脫離,懷特的手也被鞭子上的毒刺劃破了皮,但懷特並沒有停止攻勢,仍然朝向少女的方向飛跳過去,

    「為甚麼…為甚麼還要繼續打呢!你已經沒有武器了啊!」
    少女持續的跳開,但手中的鞭子卻沒有揮向懷特,

    「懷特!別再打了,你手上的傷……已經中了劇毒了啊!」

    即使手上的傷口,已經開始腐蝕到看的見白色的骨頭了,但懷特仍像開玩笑似的向少女說著,
    「呵…我不是說了嗎……這不是打鬥,而是最後相處的時光啊!」

    隨著兩人的一跳一閃,兩人離黑暗星空議長的距離越來越近,

    「紅淑女!別再玩了!我應該是要你把他給殺了!!」

    「哼!!要死的人,從頭到尾就只有你一個!!喝啊!!」
    懷特突然轉變方向,速度快到身體彷彿變成了一陣銀白色的風,衝向議長,

    「願死亡為你的靈魂帶來平靜,安息吧!」

    「什…!」
    在黑暗星空議長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

    從懷特的嘴中門牙的地方,伸出了一片很長的刀片。

    噗哧!
    嘴裡的刀片刺進了議長的喉嚨,

    「居……居然……將袖劍……裝在嘴裡……」
    話剛說完,黑暗星空的領導者便斷了氣,

    即使殺了議長,手上的劇毒也開始侵蝕懷特的身體,懷特也漸漸失去了支撐身體的力量,

    「哼……,我只是……門牙長了點而已……」
    咚!

    「懷特!!!!」


    -------〔兔客教條〕 第一章 ~Lady 和 BUG 的誓言~ 完 -------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的我內心慷慨激昂啊!!

      刪除
    2. 看得我熱血澎湃呀!!
      不過瓢蟲分泌的那貨是無毒但有刺激性而已
      ∪・ω・∪

      刪除
    3. 是只有我要吐嘈門牙那段嗎...😶

      刪除
    4. 是只有我要吐嘈門牙那段嗎...😶

      刪除
    5. 這門牙太長了RRRRRRRRRR

      刪除
    6. 超棒的~~~~
      看完才意識到是兔兔跟瓢蟲

      刪除
    7. 超棒的~~~~
      看完才意識到是兔兔跟瓢蟲

      刪除
  17. 那個"我"時候的生火大師
    夜翼想配上男子漢(成龍)的配樂阿

    回覆刪除
  18. 請問贈圖如何傳給龍大?

    回覆刪除
    回覆
    1. 寄到我的信箱就好囉~在網誌最上方的標題裡就有XD

      刪除
  19. 舌頭那張…白熊咖啡廳裡的大羊駝能非常…靈活?的運用他的舌頭滑手機…|ω・)

    回覆刪除
  20. 舌頭那張…白熊咖啡廳裡的大羊駝能非常…靈活?的運用他的舌頭滑手機…|ω・)

    回覆刪除
  21. 就跟你說咱不吃,你還一直夾!= =a

    貓頭鷹怎麼這麼萌Q口Q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