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用下方分類鈕輕鬆瀏覽各分類!也別忘了利用右側浮動按鈕加入粉絲團,天天獲得不同更新!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 憤怒電玩宅 Misc2 kju d20 10204-114cuwcard1 duck1 board-james vine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566

566洗髮精,
萌~髮~髮髮髮(咦)

台南終於下雨了,氣溫變得一整個舒爽,
結果看了新聞發現水庫沒啥進帳,哪招,一定是有弊案!(咦)

但是屋頂又開始漏水了嗚嗚嗚orz
能不能讓我中個彩券,才有錢去修理漏了好幾年的屋頂啊......
曾經想要買幾桶防水漆在冬天施工一口氣搞定,
但是頂樓地面一堆龜裂和狗屎爛蛋,不先整地直接上漆可能根本沒用,
實在是很頭痛orz

溫馨<3
愛情有時候就是互相容忍很多事啊

大一:我等不及要體驗大學生活了!
大四:我看過很多你不會想知道的事

毛毛英雄表示看不出問題在哪裡

看看伯特的表情,你看看。
「你認為這她媽的很好笑?」

這聖代真的是酷斃了XD

餓了,晚餐想吃烤乳豬。

邪惡指數>9000

肚臍XDDDDDDDDD

這Gif實在是很過份XD
矮子錯了嗎?!

原來Dick in a box是有歷史的!


很多電影只要在劇情中安插一位狙擊手就能解決許多問題......

這仙子一定是美國籍

(拿出紙袋)
(吹飽氣)
(砰)
「買保險套囉~」

這到底是......算了,我不想知道

你還真的留著所有頭髮啊

烏鴉好調皮 <3

顛三倒四XDDD

先承認你就是你朋友

我彷彿可以聽見那一瞬間的聲音XDDD

欸超壞的不要這樣整外國人啦XD








底下WTF雜圖








「救命啊!!!」

日本肯德基的無骨炸雞廣告......

芙蘭朵爾是你XDDD

超寫實的描述......
(我突然想吃辣椒炒海瓜子了,我是不是有毛病......)

感謝Jack Sun的投稿!
原來可果美蕃茄醬的罐子可以和啤酒罐完美結合!啊嘶~

前天晚上吃鹽酥雞時發現有兩個芋球連在一起,所以就耍幼稚了......

肉球襪襪哈嘶哈嘶哈嘶

51 則留言:

  1. 最後一張,阿嘶~~~~

    回覆刪除
    回覆
    1. 倒數第二張,阿嘶~~~~

      刪除
    2. 最後一張龍大專業示範

      刪除
    3. 這麼可愛一定是男孩子(No~~~~

      刪除
  2. 看完整篇發現沒有回應才驚覺錯過一番席

    回覆刪除
  3. 龍大,你有看過伊藤潤二的《長夢》嗎?
    把月月放到菜園裡就是會發生這種事。

    回覆刪除
  4. 先承認倒數兩張圖都是同一個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和請問大想到一樣的事,這表示我的腦洞有朝"請問"等級發展的傾向對吧

      刪除
  5.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6. 報告龍大~烏鴉可能真的只是在玩吧...

    我看過烏鴉一直再咬一條電線,下午放學~就看到工程人員在修理電線....

    回覆刪除
    回覆
    1. 旁邊還有一隻焦掉的烏鴉

      刪除
    2. 然後另一隻烏鴉就偷到工程人員的午餐

      刪除
    3. NOOOOOOOOOO~~QAQ

      刪除
    4. 然後另一個工程人員偷走了烏鴉的蛋蛋

      刪除
    5. 然後原本焦掉的那隻幹走了兩個工程人員的老婆們

      刪除
    6. 然後另一隻烏鴉就偷走工程人員的蛋蛋?<---這烏鴉是死亡喪鐘的粉絲嗎?

      刪除
    7. 然後另一隻烏鴉就偷走工程人員的蛋蛋?<---這烏鴉是死亡喪鐘的粉絲嗎?

      刪除
    8. 然後就開始翻譯卡通的生活

      刪除
    9. 並且開了後宮

      刪除
  7. 我只看到龍大用雷蛇鍵盤

    回覆刪除
  8. 原來龍大有看LNG啊

    回覆刪除
  9. 買保險套那個之前是不是也有類似的圖

    回覆刪除
  10. 我有認識防水工程的需要幫龍大引薦嗎?

    回覆刪除
  11. 藍藍路的彈幕 是八雲紫那種等級的

    據說連龍神都吃麥當勞

    回覆刪除
  12. 原來龍大也有看LNG啊啊!!
    三樓保險套掛號喔!

    回覆刪除
  13. 恭喜龍大找到蛋蛋了

    回覆刪除
  14. 保險~套一個~

    回覆刪除
  15. 有麥當勞的圖
    太好了,文青女店長有續集了(O

    回覆刪除
  16. 「各位觀眾好,歡迎收看PPTS午點新聞。
    不必要的問候省略,讓我們直接進入今日頭條新聞——馬前總統已服完一千年的有期徒刑。」

    「最近紅海集團研發出的體感時間延長機,是生物科技發展的結晶,只要戴上螢幕上所顯示的頭戴器,內部的構造可以直接干擾神經,延長人體接受到外來刺激的時間,進而讓使用者產生時間變長的假象。」

    「相關的實驗已經完成,目前欠缺的是人體的直接實驗,而實驗的對象便是犯下叛國重罪的馬前總統,和中國數度私下政治交流,無數簽下賣台契約,近日被追查出來的文件已證實,政治法庭長達兩個月的訴訟畫下句點,馬前總統被判決終身監禁,並被革職,其家庭所享的所有和任職總統相關的利益全部遭到褫奪。」

    畫面上是被監禁千年——實際上只服刑八小時的馬前總統被釋放的影像。
    馬前總統被記者們團團圍繞,在警方的戒護下慢慢的被送上一輛黑色轎車。

    「馬總統!請問被關了一千年後您有什麼感覺?」
    「馬總統您後悔嗎?」
    「馬總統您——

    螢幕變成一片黑暗,男人按下手中的遙控器,將電視關上。

    「台灣的新聞還是一樣廢話連篇呢,你說對吧?總統?」

    這裡是約莫二十坪的巨大室內空間。由黑色大理石作為材料的磁磚圍繞住,挑高的天花板上是華麗的水晶吊燈。房間中央擺著玻璃製的茶桌,兩側個別擺著白色的牛皮沙發,兩位男人正坐在上面侃侃而談。

    「是啊,台灣人就是這一點可愛呢,哈哈哈哈。」

    一位是穿著鼻挺黑色西裝,胸口的口袋上繡著象徵紅海企業的「摩西開紅海」的男人。而另外一位是,穿著綠色病服,穿著藍白拖,留著撩亂白髮,看來面目憔悴的老人。

    是的,這兩人分別就是——郭臺鳴和馬前總統兩人。

    「『因為承受了長達千年的孤獨,馬前總統已經陷入瘋狂,目前正送往海外接受精神治療......』,哈哈哈哈哈!太妙,真是太妙了,台灣的那群白癡絕對不知道我們的馬總統現在不但完全沒有變神經病,還在這裡享清福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對了,你要不要先把臉上的妝卸了?一臉衰樣的大笑可不美觀」

    「哈哈哈哈哈!妝什麼時候都可以卸,不過阿,我從剛才到現在就一直聞到一股鐵鏽味,你是不是給我買了間會發出異味的爛房子?」

    「怎麼可能?這超過一千坪的豪宅可是我花了很多錢才打造出來的,面海背山,在歐洲可幾乎找不到符合這種風水的地方呢?」

    「所以這到底是什麼味道啊?」

    「喔喔,這個的話……」

    郭臺鳴把身旁,走進房間時就帶來的大型行李箱打開,裡面是一尊死後不久的屍體。

    「嗚噁噁…….,靠腰你怎麼帶的一具屍體進來啊!」

    「哼,那群智障警察認為事情並不單純,早就在飛機上安排了間諜跟蹤我們,不過老郭我還想不到他們會這樣做?下機後尋個時機,找了幾個小弟把他給做了再帶回來。」

    「那怎麼辦?死了間諜他們怎麼可能不會發現?」

    「諒他們沒那麼早找到這裡,我們有很多時間可以想出計畫支開他們。」

    「媽的!就知道事情沒這麼簡單!」

    「呵呵,會相信『八小時享受千日苦痛』的台灣人太白癡了,會對這有質疑才正常呢,我們的團隊頂多將體感延長十倍而已,在我們公司門口體驗的民眾多開心呢。」

    「所以現在該怎麼辦?」

    馬總統一問完這句話,郭臺鳴站起身來,一腳便是往間諜的屍體踹去,伴隨著噁心的撞擊聲,鮮血四濺,兩瓣紅花印在臺鳴臉上。

    「死人不會說話,我們只要借助中國的力量,把那群想搞台獨或是不聽話,想找出我們把餅的白癡一個一個做掉。畢竟我們是中國的大功臣嘛,中共那裏是不會虧——

    砰!
    槍聲奏起,臺鳴的胸口多出了一個黑洞,不久,鮮血便如被打開的香檳般噴出。

    「臺鳴!」

    「沒錯,死人是不會說話的,不如說我們根本不用保護你們這群沒有安身所在的賣國賊。」

    門口走出了一位穿著綠色連帽外套,牛仔褲,紅色球鞋和藍色棒球帽的青年。

    「你是誰!你幹什麼!」

    馬總統立刻躲在沙發後面,大聲的質問眼前的殺人兇手。

    「會是誰?不重要?反正你也知道我是誰派來的,然後要做什麼你也知道。」

    「為什麼?我們什麼都沒做啊?」

    「我們當然知道你們什麼都沒做,但不好確保未來你們會做什麼,而且被外界發現我們在庇護馬前總統,我們可是很為難呢。」

    踏、踏、踏、踏,青年一步一步走向沙發。

    「不……不要過來!」

    馬總統邊腿軟直接跪在地上,黃色的液體從馬總統的胯下流出,迎接死亡的模樣如此滑稽。

    踏、踏、踏、踏,棒球帽青年走到躲在沙發後面的馬總統面前,蹲下後將槍尖指向白髮蒼蒼的腦袋瓜——

    「那麼,去死吧,偉大的.馬.總.統?」





    「編號689,任務處理的如何?」

    「目標都已經確定死亡,編號689即將返國。」

    「辛苦了!到時候再和我們說出飛機編號,我們會派人迎接你。」

    「Yes,sir!」

    將無線電關閉,青年想起已成火海的豪宅,心中滿是感歎,沒想到馬前總統直接逃離海外,國內的企業龍頭甚至一同和中共掛勾,台灣的國際地位如此岌岌可危,這兩人的確是罪該萬死。

    準備搭上返台的飛機,突然——

    「緊急插入新聞,就在剛剛,從倫敦飛往台灣的一架航空飛機在經由曼谷時遭到擊毀…….

    「啊啊,沒有搭上原本航班,買了個偽裝自己身分的人頭是對的,做這種事怎麼可能全身而退呢」

    死人是不會說話的,國民政府對深入兩國外交的間諜也不放過也是很正常的。

    「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呢?突然成了無國籍的自由之身呢。」

    回覆刪除
    回覆
    1. 幾分鐘後,NO.689對自己的聽力更加敏感以及視力更加清晰感到困惑,習慣性的抬起雙手卻發現指紋與掌紋逐漸模糊消失
      十分鐘後,NO.689開始能以不同角度觀察自己的狀態並調整姿勢
      一年之後,NO.689成為最強的殺手,不斷的完成任務並且不斷的從政府追殺下逃脫,被業界稱為"不死傳說"
      數年之後,NO.689在任務中巧遇獵命師,在獵命師半開玩笑的邀請之下走上獵命師之路
      最後,NO.689跟隨師父以及一票志同道合的獵命師,前往吸血鬼的國度,獵殺徐福
      ( What? )

      刪除
  17. 最後一張真的是男孩子!!!

    回覆刪除
  18. 哇賽 8小時等於1000年,這光聽就很有嚇阻力,
    你想想....被雄壯獄友肛肛好的幾分鐘突然就進入了超級延長賽,
    可能光是督進去就好像過了一整個上午那麼久了更不用說妳還得看著後面排隊的人了。

    回覆刪除





  19. 房間的牆壁雖然並不新,但非常的乾淨,偏白的顏色讓整個空間顯得簡潔又銳利。

    房間內有兩個男人,他們正並肩坐著,一張簡潔不花俏的方桌與四張椅子就放在房間的正中間。

    這裡是法院內的調解房。








    有著棕色頭髮的年輕男子靜靜地坐在椅子上,微微的低著頭沉思著。

    另一個有著金色頭髮的幹練男子坐在他的身邊,眉頭微微的皺著,正在閉目養神

    他有著精雕細琢的五官,與一身頂級的行頭搭配起來,讓他渾身散發出國際級律師般的專業感。









    「費瑞。」棕色頭髮的年輕男子從沉思中決定了些什麼,開了口。

    「嗯?」名叫費瑞的律師男子用鼻音回應,雙眼還是一樣閉著。

    「我要撤告,我已經決定了。」棕色頭髮的男子輕聲說出,但他的語氣相當堅決。






    費瑞那緊閉的雙眼猛地睜開,轉過頭去直盯著男子,就像是在看一頭稀世罕見的幻想生物一般。

    「撤告?真的假的?」他不敢相信年輕男子所說的話。「你瘋了嗎?!六十萬美元耶!」

    「這是不義之財,你也知道。」年輕男子轉過頭去看著費瑞,他也有著一張不輸給費瑞的清秀臉孔。

    「我不知道,我是律師,我的工作是打官司。」費瑞雖然口頭上這麼說,但他卻不敢跟男子的眼神對望。

    「不管怎麼樣,我都會撤告。」年輕男子在說出自己的主張之後,似乎鬆了很大的一口氣,連神色跟坐姿都輕鬆許多。「你的律師費,我會盡力賺給你的,對不起。」

    「你...」費瑞還想還口,但是他把臨到嘴邊的話吞了回去。









    年輕男子有點擔心的看著費瑞,他怕的不是關於錢的問題,而是這個難得的朋友會因此不高興。畢竟是六十萬美金啊,依照合約,如果這場官司打贏了,費瑞可以拿走一半的金額。這可不是一筆小數目。

    「哼......算了。」費瑞嘴角露出了微笑。「真不愧是『她』看上的男人。」他突然說出一句沒頭沒尾的話。

    「啊?」男子完全無法理解。

    「你待會就知道了。」費瑞露出一個壞壞的笑容。











    年輕男子沒有能用來思考那句話的空閒時間,房間的門便隨即被推開。

    房內的兩人同時轉過頭去看著進門的人,是一個老者跟一個穿著奇特的少女。

    老者的身分男子很熟悉,是負責審理此案的最高法院法官,但這位少女卻是第一次見。

    她有著一頭金色的長捲髮,頭上戴著一個裝飾著星星的皇冠,高跟鞋上是過膝的條紋長襪。

    就像是...星巴克的商標一般。












    老者替少女拉開了位置,讓她坐在年輕男子的正對面,然後自己也隨即坐在費瑞的對面。

    「你們好,今天在這邊要舉辦的是...關於貴方控告星巴克一案的...庭外和解。」老法官的語氣緩慢,但咬字非常清晰。

    「不好意思,我想請問一下,這位女士是...」年輕男子從未在法庭上看過她。

    「是的,這位女士...」年老的法官閉上眼睛,似乎在苦苦思索著合適的詞語。

    但他很快就放棄了,決定破罐子破摔。

    「這位女士就是星巴克的化身。」老法官脫口說出毫無邏輯可言的話。










    年輕男子的頭腦打結了。

    「星...巴克?」他看著那美人魚似的少女,後者則是害羞的點了點頭。

    「事實上,她是星巴克的守護精靈,也可以說是星巴克這個連鎖咖啡集團的精神化身。」老法官嚴肅的說著。

    「啊...呃...」

    這個時候該笑對吧?但是老法官的表情實在太過嚴肅,這讓年輕男子非常為難,她只能看向坐在一旁的費瑞,祈求自己的律師能給自己一點幫助。

    但是費瑞卻只是非常努力地在憋笑,並沒有出口幫忙或吐槽的打算。









    「我知道你很混亂,讓我慢慢解釋吧。」老法官深深嘆了一口氣。

    「首先,你覺不覺得很奇怪?」老法官用疑問開頭。「明明是你自己把咖啡潑到了自己的身上,這種可笑的案件居然會一路過關斬將,跟國際連鎖飲食集團的律師團鬥到最高法院來,而且只差臨門一腳就能獲得高額的賠償?」

    「是很奇怪。」年輕男子直言不諱,畢竟他已經決定撤告,所以也沒有甚麼好顧忌的。

    「美國的司法界也覺得很奇怪,所以派我過來負責審理此案。」老法官繼續說。「果然,讓我發現了這背後有人在搞鬼。」

    老法官停頓了下來,然後直挺挺地瞪著費瑞,後者偏過頭,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

    「就是這個律師仙子在搞鬼。」老法官補充了一句。








    律師仙子,真是懷念。

    當天自己把咖啡灑到身上時,費瑞也是這麼介紹自己的。

    但,原來這樁看起來像個笑話的官司會順利到連自己都覺得害怕,是費瑞用仙子的力量在背後搞鬼的嗎?








    「美國政府的『裏部門』很在乎這件事情,於是派我來了解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老法官那如藍寶石般清澈的眼珠此時從費瑞移到了年輕男子的臉上,那深邃且睿智的雙眸彷若能夠看穿一切。

    「一開始我們以為,是你用了魔法控制了律師仙子,但正當我們要詳細追查下去的時候...」老法官的腰微微後靠,又輕嘆了口氣。「才發現,這一切都是這位女士所安排的。」

    「這位...女士嗎?」年輕男子正試著理清自己的頭緒。

    「是的,到這裡還跟得上嗎?」老法官問。









    年輕男子慢慢回想。

    當天,自己把一杯熱咖啡打翻在自己身上,然後費瑞就以律師仙子的奇妙身分出現了在自己面前。而自己也順著這奇妙的遭遇而跟星巴克這個國際級的咖啡連鎖集團槓了起來。

    自己原先以為,這只會是一場以後可以跟朋友說嘴的好笑事蹟。但沒想到,這場官司居然一路非常順利,星巴克的律師團被打得灰頭土臉,光是要申請上訴都耗盡了全部心力。

    只差臨門一腳,就能夠從星巴克獲得六十萬美金的巨款。

    而這一切,都是這自稱「星巴克」的女士所安排的?









    「還算聽得懂...但是,究竟是...為什麼?」年輕男子問。

    「這個就要從『仙子』這種生物講起了。」老法官扁了扁嘴。「像費瑞這樣的律師仙子...是不能夠出現在跟官司無關的人面前的,這件事情你知道嗎?」

    「我知道,費瑞曾經跟我說過,每個領域的仙子有自己專屬的工作,像是兒童仙子...是不能出現在沒有童心的大人面前之類的。」年輕男子回答。

    「嗯,這位星巴克的守護仙女,也是這樣,必須要與星巴克的經營或核心價值有深刻關係的人,才有辦法與她接觸。」老法官慢慢地解釋。「一般的顧客是看不到的,最起碼要到店長...或是更高的層級才有可能。」

    「原來是這樣。」年輕男子點點頭。「那...跟這場官司有甚麼關係?」







    「這裡讓我來說吧。」費瑞笑著接話。

    「其實,『星巴克』她...想認識你。」費瑞說。「你當初第一次經過公司旁邊的那家星巴克時,『她』就注意到你了。」

    年輕男子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









    我?

    星巴克的守護仙女...想認識...我?









    「但是很遺憾的,星巴克的仙女是沒有辦法出現在一個普通顧客的面前的。」費瑞無視年輕男子的反應,繼續說了下去。「所以,同樣生為仙子的我,決定要幫助她!幫助這位戀愛中的少女!」

    那美人魚似的少女頭更低了些,臉色紅的像顆番茄。

    「我利用你打翻的熱咖啡當契機,出現在你面前,並幫助你一路打官司打到了最高法院。這樣一來,你的身分就從『一般顧客』瞬間變成了『星巴克之敵』,這個分量就足夠讓星巴克的守護仙女出現在你面前啦!!!」






    「.........」年輕男子不知該作何反應。「...呃、那現在...嗯...」

    「星巴克仙女,我跟梅林法官先走了,你們兩個就在這邊好好談談關於『庭外和解』的事情吧。」費瑞突然站起身,老法官也幾乎同時站了起來。

    兩人非常有默契地一前一後離開了房間,費瑞在離開房間之前還對年輕男子眨了眨眼。







    短短數秒,間整個房間只剩下年輕男子、美人魚少女跟滿屋子的尷尬氣氛。

    「你、你好,我是星巴克的守護仙女...」少女抬起頭,鼓起勇氣的說出這一句話。







    年輕男子原本有很多事情想問,有很多疑問尚未解決。

    但當他看到少女那噙著淚,扁著嘴,忍耐著害羞的可愛表情之後,一切都無所謂了。








    「你好,很高興認識妳...」年輕男子伸出手,露出最親切的笑容。









    回覆刪除
    回覆








    1. 淋浴的嘩啦聲從浴室傳來,仙女坐在柔軟的大床邊,滿臉通紅。

      雖然自己可以用魔法,所以根本沒有必要洗澡,但剛剛自己還是順著氣氛,先進去沖了一下。

      許久未碰過的熱水讓自己的血液循環加速,也讓仙女那原本就跳的很快的心跳,變得更快了。

      一顆斗大的汗珠從額旁滑落,流過了她美麗的臉頰,然後從那完美瓜子臉的下緣滴了下來。








      從兩人終於結識的那一天起,自己就已經想像過無數次這樣的場景了。

      但是...為什麼自己還是會這麼緊張啊啊啊啊啊啊啊?

      心跳聲越來越大聲,連自己都能聽得到。









      從浴室中傳來的淋浴聲停了下來。

      接著是浴巾擦拭身體的聲音。

      然後是吹風機的聲音。

      仙女只是直挺挺的坐在床邊,徒勞無功的叫自己的腦袋不要去想像浴室內的情景。









      喀答。

      喇叭鎖被轉了開來。

      仙女的心跳同時停了幾秒。









      「有點暗呢...」男子的聲音帶著笑意,仙女不知何時把房間的燈全關了。

      「那、那個!」仙女鼓起勇氣,出聲喊道。「請...請不要開燈...」

      「......」

      男子沒有回答,只是緩緩地走了過來,坐在仙女的身邊。「會害羞?」

      仙女脹紅了臉,用神情回答了肯定。

      窗外的月光灑在她的臉上,映出一抹美麗的輪廓。










      男子的右臂環上了仙女的腰,然後輕柔卻又霸道的把她拉到了自己身旁。

      「啊...」仙女還沒能反應過來,自己的雙唇就被男子給佔有了。

      雖然這不是她與男子的第一次接吻,但這次的吻卻比之前任何一次都更加激情、更加濃情蜜意。

      男子一直到兩人的呼吸都接近極限,才依依不捨地放開她,數條淫糜的絲線連結了兩人的唇與舌,仙女的神情幸福而恍惚。

      男子笑了,然後他輕輕的靠近她的耳際。

      「答應我。」他用最溫柔的語調要求。

      「...?」一陣陣的酥麻感從耳際傳來,仙女的呼吸越來越急促。

      「等一下...穿著鞋襪...戴著皇冠...」男子輕輕嚙了一下她的耳垂,這刺激讓她不自覺的弓起了腰身。「那樣一定很性感,好嗎?」











      女子點了點頭。

      今夜,會很長...





      刪除
    2. ……我到底看了甚麼?Σ(´д`;)

      刪除
    3. 我以為會看到星巴克仙女作出商標上兩手拉開雙腿的動作

      男子 " 果然是星巴克仙女,身分確認無誤 "

      刪除
    4. 謝謝各位大大賞臉,為了一些不知道後段是在補什麼的朋友稍微提示一下,是雜七雜八翻譯563的其中一張圖片唷!

      附上連結:http://hornydragon.blogspot.com/2015/05/563.html

      咱家的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pleaseask2012

      刪除
    5. 請問你到底是...噗(鼻血

      刪除
  20.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1. LNG XDD
    推薦->我只是在練宵話

    回覆刪除
  22. 保險套一個~保險套一個~

    回覆刪除
  23. *後半段有點血肉模糊,排斥者勿入*




    自動門一如往常的打開又闔上,戴著太陽眼鏡的男子腳步悠閒的走進商業街的麥當勞。

    「歡迎光臨,」年輕女店員露出笑容「請問要點......」和藹的微笑瞬間消逝,換來的是狐疑及驚慌參半的表情

    那個男子秀出左手背上的刺青,圖形黑暗扭曲但強而有力,從太陽眼鏡無法看出他的眼神,因此更讓人不知如何是好

    「我趕時間」男子低沉的嗓音喚回她的注意力

    女孩慌張的朝對講機含糊的說了幾句話,便轉向男子

    「一...一共是...45元...」她伸出手,不論是手或聲音都顫抖著

    他拿出一張百元鈔票,交到她手中,後者不穩地打開收銀機,他看她已經快拿不起零錢,便說
    「留下零錢吧,就當作是小費」他靠著櫃臺默默的銼磨指甲邊緣

    他們暫時陷入沉默,就連週遭的人聲嘈雜似乎都被隔絕,她試著想說些什麼,正當她開口時,後臺叮的一聲,男子抬起頭,瞧見女孩嘴張一半,又看著身後不知所措的慌張摸樣,興味的揚起一邊嘴角

    「這...這位先生,您的...不快樂兒童餐好了」她垂下目光,不敢有任何眼神交流

    男子接過紙袋
    「放心,我會走遠一點的」他話中帶著笑意「妳倒也加油啊,實習階段可不容易,學妹」

    語畢,他便轉身走向門口

    「謝...謝謝!」她靦腆的對他說「還有...你的名字是...?」

    他回過頭「維洛,維洛˙帕里莫索」他丟下他的名字後隨即鑽過門縫,消失在人群中




    他來到一處杳無人煙的荒野,下了他那不起眼的小轎車,陽光被陰雲所遮,冷風無情的撩過孤身一人的他

    維洛取出方才買的聖代,或者應該說,死者之魂

    死者之魂是中等程度的吞噬者,任何吞噬獵者都可以在世界各地的麥當勞買到,只須示出他們辨識彼此的符印

    而在成為正式的吞噬獵者之前的青少年,都必須在麥當勞實習;比如,如何保持耐心,如何應付突發狀況,以及處理巫師封印起來的吞噬者,將其加工後變成吞噬獵者專用的"不快樂兒童餐"


    每殺死一個吞噬者,它便會留下所屬屬性的物品,物品的稀有度全看是何種等級的吞噬者,就像在兌換超商的集點商品,單純靠運氣

    然而,死者之魂通常會有些意外的驚喜

    他盯著偽裝成聖代的死者之魂,骷髏狀的鮮血在杯中翻攪著,扭曲有如惡夢,仔細聽還有細微的低語聲

    打開杯蓋,他將內容物倒出,原本黏稠看似食物的死者之魂在落地的同時成形,他將空杯子丟向一旁,並迅速的抽出秘銀匕首,隨時待命

    這時,維洛露出微笑

    「中獎囉!」

    它渾身是血的起身,在斑駁血跡底下,它全身都是沒有陽光照射也能閃閃發光的

    「鑽石」

    他低聲笑道「剛好我需要一臺新車」

    話才剛落下,他猶如獵豹般無聲的衝向前,在它唯一無鑽石保護的部位—眼睛—使勁地插入匕首,它發出嗥叫聲,他抽出匕首,縱身躍過冰箱大小的死者之魂,太陽眼鏡落在一旁,深藍的眼眸沒有絲毫的畏懼

    它尖叫著,頭往後仰,從眼裡噴出寶石紅的血,但這一擊不足以致命,剛才的傷口像布料縫合般恢復

    他趁著空檔把秘銀匕首插在一旁的地上,並再拿出一直背在身後的天使劍

    「Quis ut Deus!」

    他大喊,天使劍發出耀眼的光芒,他的眼睛早已適應,而準備攻擊的怪物被照射到後發出毛骨悚然的慘叫,鑽石一顆顆的從他的身上剝落,就像被割皮般,只不過這次它流的是深黑的血

    維洛得意的看著眼前,但在吞噬者死透前,它在地上掙扎著匍匐向前,口中呢喃著片段名詞

    「瑪格麗特......痛苦的...女王...她要來了!」

    「什麼?瑪格麗特?」他一頭霧水,難道是......不,不會的,她已經死了!

    它露出笑容,像是為了某種可怕計畫心甘情願犧牲的瘋狂笑容,接著它喉間發出咽鳴聲,如蒸氣般消失了,只留下一行爬行的血跡和滿地的鑽石

    但他卻無法開心起來,吞噬者提到一個所有吞噬獵者都不願提起的名字,而且還說她要來了...

    他無奈的仰望灰暗的天空,不久便下起了傾盆大雨,他任意雨水打溼黑髮,洗淨滿地血跡、鑽石

    「瑪格麗特...暗影天使會的領導...」他自言自語「她回來了...!?」








    吞噬獵者—不快樂兒童餐

    因為我這輩子目前去不到五次麥當勞,對他們營運方式不是很暸解,有錯誤請再指教,感恩哦!

    後面不知不覺越打越黑暗,請不要告我QvQ

    Quis ut Deus是"誰能如天主"的拉丁文,跟骸骨之城借了下哏,因為突然想不到有什麼中二的臺詞能用,欸嘿~

    回覆刪除
  24. 一瞬間就想到LNG
    沒想到龍大也是LNG粉XD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