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用下方分類鈕輕鬆瀏覽各分類!也別忘了利用右側浮動按鈕加入粉絲團,天天獲得不同更新!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 憤怒電玩宅 Misc2 kju d20 10204-114cuwcard1 duck1 board-james vine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590

今天的圖比平常多了一點點,
希望各位喜歡XD

脖子的問題終於搞定了,肌肉鬆弛劑打下去豁然開朗。
這幾天痛到悶得半死,根本無法專心工作orz
醫生特別警告以後健身前要特別暖脖子,
然後X光顯示我的脖子有骨刺......不過很輕微不構成危險。
看來明天可以翻小馬了T_T
最近看到廣告時都會吐槽這句。

「我好開心啊。」

死神不喜歡被欺騙,不過賄賂沒關係。

我的老天

天殺的每一次

24小時開放

bro

趕快捨棄掉那個夢想吧

哭哭

噢我的老天

我再也無法正視罐裝可樂了


「終於洗完碗了現在我可以繼續喔噗」

麻瓜邏輯

靠XDDDDDD

「老兄,你為什麼寄了一坨屎給我?」
「閉嘴,這攸關我們的友情。」

這麼說也對啦

可以先請你轉過去嗎,月月


酷斃啦

傳神XDDDDDDD

一目瞭然啊

貝兒可爽了

根本是每天關鬧鐘時的的寫照











底下WTF雜圖











WHAT

WHAAAAAAAAT

買空氣附贈洋芋片

神cosplay

希臘債務 vs. 希臘

事主表示他拍下這張截圖後就把希臘吞了XDDD

>/////////////<

51 則留言:

  1. 回覆
    1. 哪牌洗髮精阿?

      刪除
    2. 嗚溜溜還是灰揉吧

      刪除
  2. 最後一張
    水無限多阿(っ・ω・)っ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過30分鐘之後那隻小火龍會發現水沒了
      不信你看看就知道了

      刪除
    2. 我看了二十分鐘
      水終於沒了
      小火龍被困死在著火的樹林裏

      刪除
    3. 你知道有個道具叫傑尼龜水壺嗎?
      真是菜逼巴

      刪除
    4. 所以火系的神奇寶貝會怕火???

      刪除
    5.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6. 我就這樣他媽的看了三十分鐘 (´;ω;`)

      刪除
  3. 『月月夠了哦,別再咬我老婆』

    回覆刪除
  4. 應該是希臘債務跟歐盟吧XD

    回覆刪除
  5. 所以第一個理由到底是什麼??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張圖的電話要怎麼收發簡訊?

      刪除
    2. 可是現在年輕人沒有手機的幾乎絕跡了吧??

      刪除
    3. 你怎麼確定那不是她的手機?

      刪除
    4. 我第一個想法居然是因為「那個男的正在後面上她,當然無法傳簡訊」
      請問我是不是病了。

      刪除
    5. 不是因為他什麼都不說所以不爽鳥她嗎

      刪除
  6. http://i.imgur.com/39j1GNh.jpg

    讓你以後無法正視的東西再增加~~

    回覆刪除
  7. 妖怪手錶好眼熟喔,等等那手錶根本是數碼寶貝的神聖計畫阿

    回覆刪除
  8. 龍大又提到MLP
    作為看了的人
    Ts是一匹馬渣
    還有更多馬渣

    回覆刪除
    回覆
    1. 老兄你在說啥鬼

      刪除
    2. 那你應該沒看完任何一集
      或是你不到看的懂的年紀

      刪除
    3. 我是說最新一集
      Ts連姫友也要問Sp
      原來天琴也是Ts的同學好朋
      但她不記得了

      刪除
    4. 我還沒看過啊混蛋

      刪除
  9. 我相信哈比人3的成本是2億5千萬美金...250萬美金大概連劇本費都不夠付

    回覆刪除
  10.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11. 為啥要用手機?要是沒防水怎辦....還是用這個吧,附帶其他效果
    http://i2.pixiv.net/img-original/img/2015/02/02/02/44/29/48510229_p0.jpg

    回覆刪除
  12. 那位coser還有很多不錯cosplay~!!:)

    回覆刪除












  13. 空氣中瀰漫著濃重的寂靜,只偶爾會傳來幾聲身負重傷者的微弱哀號。

    斷裂的鐵質長劍與破碎的盔甲散落一地,它們曾經的主人若不是身首分離,便是化為了一堆黑色的人型焦炭,數以百計的屍體橫七豎八地躺在地上,到處都是鮮紅的人血與炙烈燃燒的火焰。

    鮮血的氣味與燒焦的氣味混合在一起,變成一種戰場獨有的刺鼻惡臭。










    但比起戰場的刺鼻氣味,更讓所有人喘不過氣的是來自空中的殺伐之氣。

    還有幸能站在地上的步卒們,努力將弓箭與火銃高高舉起並朝向天空,試著從煙霧瀰漫的混亂場景中找到自己的目標。

    他們的眼角瞄向殘破不堪的戰場,瞄向倒地的占有。

    他們不禁在心中又一次自問。

    手上的這些武器,真能成功討伐「牠」?









    洛薩將軍沒有把心思放在思考這些沒有助益的事情上,他左臂的金色獅盾一揮,圍繞其身的灰色煙硝全數散開。

    他望向天空,搜尋著帝國最大的敵人。










    末日黑龍,奈奧杜。










    牠有著一身光滑的黑色龍麟,巨大的倒刺在牠的背脊上形成了一排流暢的浪。

    但現在的牠顯得有些狼狽,自豪的美麗龍麟此時崩裂與滲血的傷口,鮮紅的血液不同從傷口內噴濺而出,高揮發性的龍血與空氣一接觸,迅速氣化成粉紅色的煙霧。

    黑龍奈奧杜縱身飛至高空,咬牙切齒著。









    洛薩所率領的討伐軍絕非烏合之眾,這一點他可說是大大的失算了。

    但是,牠身上的傷口畢竟不深,自己只需要在這個無人可及的雲端稍加休憩個幾分鐘...立刻就能夠以完美的姿態重返戰場。

    這次,牠一定會把那個纏人的小小人類徹底輾平...牠忿忿的握緊雙爪,喉頭滾動著高溫的復仇怒焰。











    突然,一股椎心刺骨的痛楚襲擊了奈奧杜的心臟。

    這是牠自誕生的千年以來,從未受過的巨大的痛楚。

    「怎、怎麼回事...」奈奧杜強忍著,發現自己胸前被長劍劃開的傷口正在發著紅光,痛的像是有人用岩漿倒進這個傷口之中,然後用佈滿鐵刺的釘頭槌在裡面拼命翻攪。

    這個傷口,是那個叫洛薩的人類造成的...他做了什麼手腳?!










    洛薩站在地上,暗暗祈禱法器的魔法效力能夠正常運作。

    他頸上的首飾正泛著與奈奧杜傷口上相同的紅色凶光。

    那是個被人稱為「至死方休」的詛咒魔器。

    用浸染了千名競技場鬥士之血的紅色鑽石所製,一旦持有者與人相爭,則必有一方死亡的恐怖魔器。

    不可逃跑、無法投降,一旦「爭鬥」成立,試圖褻瀆這場決鬥的人都會承受魔器巨大的懲罰。

    一旦開始決鬥,唯有至死方休。









    黑龍能從胸口的傷痕感覺到巨大的的魔力,雖然還不是很清楚自己究竟中了什麼詛咒,但罪魁禍首絕對是洛薩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牠忍著激痛,用巨大的瞳孔看穿了漫天的雲霧,直視站在地面上,比米粒還要更小上許多的洛薩。

    很快的,牠發現詛咒的來源正張狂的發著劇烈的紅光。









    「洛薩小賊!盡玩弄些小把戲!」奈奧杜忍受不了激痛,只能拖著受創的身軀重返戰場。









    此時,從西方的山嶺之巔,黃昏時的霞雲被另一隻巨獸給劃成兩半。

    牠開展的雙翼巨大,幾乎與奈奧杜相差無幾,但截然不同的是,來者有著一身湛藍的美麗龍麟。

    那是一頭遠古藍龍。

    秘法守誓者,瑪奎法。










    奈奧杜沒有對這個意外的訪客釋出敵意,反倒是欣喜之情溢於言表。










    「我的兄弟!你來幫助我了!」渾身散發著混沌之氣的奈奧杜咧著大口,對著來者高聲笑說。

    高牆上近百名的法師大隊與弓弩手臉上都毫不保留的顯露出絕望。更別說是位於地面的普通步卒。

    他們從沒聽過,惡名昭彰的奈奧杜,與一向不問世事,僅對秘法有所興趣的的瑪奎法有任何關係,更別說是以兄弟相稱了。

    領軍的洛薩將軍擔憂地看著天空,現在的局勢已經變得完全無法掌控了。









    藍龍瑪奎法振著他的雙翼,意味深長的看著奈奧杜。

    眼前的黑色巨龍,曾是他視為兄弟、視為至寶的存在。

    牠曾經年少氣盛。

    牠曾經純真無邪。









    但如今,牠已化為一個,帶給世界毀滅與絕望的存在了。










    「不,兄弟。」瑪奎法瞇著眼。「我是來結束你的暴行的。」

    奈奧杜的笑容僵住了。

    原先的狂喜被背叛感、哀傷、糾結與回憶等複雜的情緒給掩蓋了過去。

    所有人呆站著,看著邪龍奈奧杜露出如同人類一樣的神情。








    但很快的,憤怒取代了一切複雜的情緒。

    「瑪奎法!連你也要阻擾我!」奈奧杜雙翼開展,朝著瑪奎法的喉頭俯衝而去!








    「全軍聽令,協助藍色巨龍討伐奈奧杜!」洛薩舉起他的銀白巨劍,號令全軍!

    原先對情況還一知半解的法師、弓弩手與步卒們,聽到將軍的吶喊,士氣瞬間從絕望被點燃至巔峰!

    畢竟,新的友軍是另一條上古巨龍!還有什麼事情比這更振奮人心的?!








    瑪奎法並不是奈奧杜的對手,牠心裡很清楚。

    同齡的黑龍跟藍龍,在實力上有著決定性的差距。

    藍龍擅長施放祕法,但黑龍卻是純粹力量的化身,牠那自然的黑甲足以反彈七成以上的法術,而力量與速度卻又比藍龍大上許多。

    法術未能討到便宜,而近戰撕咬又鐵定慘敗。這就是瑪奎法的現狀。

    奈奧杜也很清楚這件事情,所以牠決定在十秒內解決瑪奎法,避免夜長夢多。








    在地面上的洛薩也很清楚這件事情,他舉起大劍,用如鏡的劍鋒反射陽光,向城樓上打出暗號。

    位於城樓上的秘密武器隨即現身。








    「一箭一殺」。

    羅卡。







    原本比起洛薩,奈奧杜更堤防這個威名遠播的精靈射手。所以牠一直沒有貿然接近城牆,為的就是防止羅卡的「秘箭」。

    若是瑪奎法沒有出來攪局,只怕羅卡的秘箭也無法輕易得手。

    但此時,奈奧杜有著另一個比起羅卡來說更加致命的對手。

    所以牠沒有注意到羅卡。

    這是牠最大的失誤。









    站在羅卡身邊的士官,看著他躍到城垛上。

    拔箭。

    拉弓。

    射。

    這一連串的動作行雲流水,合起來幾乎不超過一秒。

    彷彿羅卡要射的,只是一隻平凡無奇的雀。









    「秘箭」如光般射出。

    奈奧杜跟瑪奎法都沒反應過來,因為這支箭實在是太快了。










    箭,直直的射進了奈奧杜的左眼。

    比起剛剛的詛咒更深入骨髓的劇痛傳來,讓奈奧杜仰天長嘯。

    瑪奎法沒有讓這個機會溜走,牠的利齒瞄準了奈奧杜的喉頭。














    從此刻起,羅卡失去了「一箭一殺」這個稱號。
























    取而代之的,是「龍狩」。












    回覆刪除









  14. 奈奧杜巨大的屍身躺在地上,光是那巨大的頭顱就幾乎有一頭成年公牛的大小。

    瑪奎法的牙上和身上,還染著黑龍那鮮紅的血,但也幾乎快要全數蒸散了。

    粉紅的血霧帶著既辣且苦的味道,逐漸消失在黃昏的風中。

    瑪奎法垂著頭,不知是否在沉思著。








    「藍龍大人。」洛薩將軍靠了過來,他得花上很大的心力,才能讓自己的表情不因為黑龍血霧的嗆鼻氣味而有所改變。「感謝您的協助...我代表國王與帝國的所有子民,向您致謝。」








    「.........」瑪奎法依舊低著頭,不發一語。

    洛薩抿著嘴,繫於背上的大劍像是察覺了主人的惶恐,不停發出與金屬戰甲碰撞的鏗鏘聲。

    「若是您願意,不知我們是否有榮幸,能招待您來我們的慶功盛宴?我們將在宴席上舉杯高歌!讚嘆閣下斬殺萬惡邪龍的不世功...」洛薩還沒說完,藍龍卻突然轉過頭來,眼中冒出了熊熊燃燒的怒焰。

    他心中一凜,沒能再說下去。








    「停下你的侮辱!」瑪奎法咬牙切齒。「奈奧杜...是吾之兄弟,是吾最珍視的寶物...」

    斗大的淚珠從瑪奎法的藍色眼珠滾滾而落,砸在地上,形成了一潭潭充滿祕法能量的水池。

    「這...」洛薩皺眉,龍族一向我行我素,雖然瑪奎法毋庸置疑的幫助了自己擊敗了黑龍,但會否成為帝國的下一個大敵?自己完全無法斷定。

    「奈奧杜與吾...早在千年以前就在此處降誕!在你那尊貴的『帝國』還僅是一個逐水草而居的遊牧部落時,吾與吾的兄弟早已翱翔於天際之中!」瑪奎法雙爪緊扣著地面,抓出數道猙獰的爪痕。

    「.........」洛薩沒能回話。









    那是一段長達千年的兄弟之情。

    而瑪奎法最終決定為了內心所貫徹的正義,手刃了自己最珍視的兄弟。

    洛薩身為僅有數十年壽命的人類,哪能對眼前的偉大存在,了解一絲半點?












    「吾謝絕汝等的宴席,相對的,吾之兄弟的屍首,將由吾帶走。」

    「這...」洛薩語塞。

    大家都知道,奈奧杜的屍首有著多麼巨大的意義,牠的頭骨應當掛在王座的頂端,視為國之至寶代代相傳,證明帝國連上古黑龍都能夠討伐...

    但他轉念一想,若此役瑪奎法沒有出手,甚至是...牠選擇幫助了奈奧杜,那戰況絕對會大翻盤。

    最起碼,決不會勝的如此輕鬆。

    帝國軍並沒有獨攬所有功勞啊...洛薩低首,沒能反駁。

    「藍龍殿下,此役首功歸於閣下,您要取走屍首,我們當然雙手奉上。」

    洛薩深深一揖,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








    「就這樣吧。」

    瑪奎法仰天長嘯,巨大的龍吟聲響徹大地。

    壯闊、蒼茫的巨吼穿透了整個覆蓋戰場的灰黑厚雲,炫目的陽光貫穿九重天際,直直照耀著整片狼藉的戰場。

    純白的日光淨化了此處的殺伐之氣,取而代之的是聖潔。

    但,除了聖潔之外,所有人也從這壯闊的龍吟中,聽到了濃濃的哀慟。









    當所有人從龍吟聲中回過神來。

    藍龍與黑龍,早已不見蹤影。













    ***











    即便是死了,黑龍的龍麟依舊有著非常強大的抗魔能力啊。瑪奎法閉上眼,慢慢加重了施放在奈奧杜屍體上的法術。

    奈奧杜身上的傷口漸漸消失,連被秘箭所貫穿的左眼也恢復原貌。

    不一會兒,黑龍那原先傷痕累累的外表,重新以近乎完美的姿態,復甦於世。








    但這些都只是表面上的。

    奈奧杜死了,再也不會回來。









    瑪奎法小心翼翼的扭轉重力場。緩緩將奈奧杜無瑕的屍身升起,然後將牠冰封進一塊永遠不會融化的堅冰之中。

    在冰中的黑龍,神采飛揚。

    就像回到了年少那張狂、唯我獨尊,但卻無比單純的年紀。








    在冰柱之前,有一面巨大無比的鏡子。

    那鏡子大到,足夠容納藍龍與黑龍進去還綽綽有餘。

    瑪奎法將一切都完成之後,輕輕的將鏡子挪移到倆龍的面前。

    牠看著鏡中的自己,與身旁那彷若還在世的奈奧杜,露出了一抹苦笑。










    「杜,你常笑我,身為一條龍,對金銀財寶沒甚麼興趣,卻對這面鏡子情有獨鍾。」

    瑪奎法的眼中盈滿了熱淚。











    「但我沒能跟你說的是,我最珍視的寶物,就是你啊。」











    藍龍偎著冰柱。

    牠沉沉睡去,流著淚,臉上卻掛著微笑。

    就像是回到年少時,小小的藍龍與小小的黑龍一同成長的,那無憂無慮的時光。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是在發什麼瘋阿
      放那麼多洋蔥

      刪除
    2. 鼻子酸酸的QAQ

      刪除
    3. 千年甲甲龍...

      刪除
    4. QAQQQQQQQQQ 求前傳(X)

      刪除
    5. 好虐QQQQQQQQQ

      刪除
  15. 在門鈴響之前她就覺得不對勁。

    她看著眼前穿著斗篷的人,門外白色的燈光將他的臉---事實上她不能稱之為臉,那只是具骷髏---照的更加蒼白,寬大的黑斗篷垂在他身上,肩上的骨頭貼在那層薄薄的不上,幾乎要刺穿它。他的臉面對著她,接著緩緩靠近,直到她看清楚瞪著她的空虛眼窩,原應該是眼球的地方被寂靜的黑暗取代,像兩團燃燒的黑火。

    她突然覺得好冷。

    「這不是道具服。」他的聲音從那不曾張開的兩排牙齒中傳出,就像個垂死之人毫無生氣,她甚至在聽到他聲音的那一刻顫抖了一下。「我是來⋯⋯」

    她當然知道他是誰,她都這把年紀了會不知道什麼在等她?

    不等他說完,她立刻將手中的東西往他身上丟。這不是她第一次碰到這種狀況了,她很清楚該怎麼做。

    「我靠,全尺寸的士力架!」他趕緊捧起雙手,巧克力棒卡在骷髏的縫隙間,平淡的語氣終於有些起伏。他低頭看著手中的巧克力許久,接著慢慢地抬頭看著她,他空洞的眼窩停留在她豐潤並且保持笑容的臉上,似乎在思考不發一語。沈默並沒有維持太久,他後退了一些,令人窒息的低氣壓頓時從她身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萬聖節原有的歡樂氣息,那低沉不帶感情的嗓音再次從他的牙縫中竄出:「算了,當我沒說。」

    她對眼前的死神溫暖的笑笑。這孩子每次都只是需要些甜頭罷了。

    回覆刪除
  16. 妳人真好!

    快呼叫傑尼龜消防隊!

    回覆刪除
  17. 小火龍:"Dick in the kettle."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