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用下方分類鈕輕鬆瀏覽各分類!也別忘了利用右側浮動按鈕加入粉絲團,天天獲得不同更新!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 憤怒電玩宅 Misc2 kju d20 10204-114cuwcard1 duck1 board-james vine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541

這一陣子每天吃大量生菜,結果身體出了一些狀況,
查了一下發現原來最近天天吃的菜都是寒性的orz

在搞什麼笑啊orz

原來是捲餅日喔,嘖。

第二個回應XDDD

我只會喝綠茶去冰無糖...

祝你以後吃泡麵都沒有調味包!

火星那個婊子!

定力一流

超恐怖...

不、不、不、不、不(奪門而出)

看起來是沒什麼技術難度,但就是覺得好笑。

太神啦


原來如此啊!

第一步:想辦法成為阿公

鹽老鴨你......

無意冒犯,但是你媽真的超胖。

雷到配對就抱歉了XD



我為什麼要翻這種東西

鯊魚最後的表情太讚了

的確是在餵奶......XD

三洨

上個週末海豹叔叔跑來玩>///<
然後這是她請朋友樹懶做的伴手禮!
實在是太太太感謝了>//////<










底下WTF雜圖









/)^3^(\

笑噴了,把Drakul改成德古拉......

你當這是跑步機啊XDDDDD

WHAT

「自己切」「好,謝謝」

有人看得出這是誰的手嗎?

有點感傷Q_Q

40 則留言:

  1. Sonata duck 表示 Tuco Tuesday ¤ω¤

    回覆刪除
  2. 摩瑞官配不可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其實瑞比他弟x摩帝凱也不錯… …(好!好!我出去!不要用踢的!唉呦!

      刪除
  3. 我看不出那是誰的手,但是我勃起了,這樣可以嗎?

    回覆刪除
  4. 切蛋糕的是白雪公主裡的小矮人?

    回覆刪除
  5. RAINBOW DASH!!!!!!!!!!!!!!!!!!!!!!!!!!!!!!!!!!!!更期待了 (這讓我度日如年)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最重要的是 明天還有一次考試

      刪除
  6. 白目公主與七矮人 等等... 不對!
    更正 白雪公主與七矮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白痴公主 與七個小種狗(不 別搜尋

      刪除
    2. 白學公主大戰七矮人。

      刪除
  7. 老闆 我要一杯無茶綠糖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是一杯綠糖不加茶,淫叫蟻~

      刪除
  8. 切蛋糕的是唐老鴨

    回覆刪除
  9. 雖然與圖梗沒甚麼關係,不過關於公然餵奶,希望大家知道《公共場所母乳哺育條例》第四條第二項:
    「選擇母乳哺育場所之權利,不因該公共場所已設置哺(集)乳室而受影響。」

    本規定重要的並不是「放著哺乳室不用」,而是當哺乳室太遠、清理中或是已經有人在使用,而又必須哺乳之時,也無需顧忌旁人碎念「明明有哺乳室幹嘛還要公然露奶」。

    回覆刪除
  10. 摩瑞那張看完自動腦內補完聲音XDD
    有夠煩躁的XD

    回覆刪除
  11. 加菲貓那張是撕裂人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看不懂><求解釋!!感謝!

      刪除
    2. 一部老片
      其中有位女的被外星人(被寄生)在身體內產卵
      之後外星人一直喂他食物
      最後主角找到後那個女的已經龐大到足以跟神豬比,結果爆開來有一群像是手掌般大的蛆會經由嘴巴寄身在腦部……
      大致上後面就自己看吧

      刪除
    3. 喔喔喔對! 一直有畫面但是想不起片名
      那部是我童年的噩夢QAQ

      刪除
  12. 為什麼外國有這麼多笨鳥 <3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8OfWT28ADOY

    回覆刪除
  13. 那個彩虹頭髮彈吉他的是同人做嗎?
    還是那部卡通?

    回覆刪除
    回覆
    1. 是mlp的rainbow dash

      刪除
    2. 都沒看我留言嘍

      刪除
  14. 摩帝凱這時候一點都不摩帝凱呢...

    回覆刪除
  15. 沒有跟我一樣是摩帝凱x班森的嗎~~~~~~~~~QAQ

    回覆刪除
  16. 梗圖不死,只是凋零。

    回覆刪除



  17. 在陰影之中響起忽遠忽近的狂亂鼠鳴,牠們就像是彈力球一般毫無規則的瘋狂彈跳,唯一相同的點只有牠們都很想把眼前的人類喉嚨咬開,大啖他的鮮血。


    但男子沒有配合牠們的打算,他揮舞著鋁製棒球棍,慎重並確實的擊斃這群嗜血的囓齒類,但是由於敵人實在是太小又太靈活,他必須花費非常大的功夫才能辦到。


    「滾開!狗娘養的!」過了不知多久,男子終於能把棒球棍狠狠揮到最後一隻染疫松鼠的腦門上。


    在一陣淒厲的瀕死尖嘯之後,沉默終於再次降臨。


    「.........」男子喘著氣,四處張望,想找找附近是否還有窩藏著的鼠輩,但他除了一團又一團糜爛的小小屍塊之外,甚麼都沒有找到。


    寧靜的空氣讓他稍微鬆了口氣,男子走到儲物櫃前,拿出一罐自己調配的食鹽水。然後他毫不猶豫的灑在了自己右臂上的新傷口上,劇烈的刺痛讓他面孔扭曲。


    簡單了包紮了一下以後,傷口依舊很痛,他暗暗祈禱這傷不會導致更嚴重的感染。接著他四處張望,似乎想找些什麼。


    整個客廳只有一個小小的油燈燈火,橘紅色的詭譎光芒最小限度的點亮了整個空間。


    破碎的沙發、被大量木板釘上的正門、早已失去作用的電視與其他的玻璃碎片散落一地、有著彈簧型電線的老式電話無力的垂在一旁。


    滿地不知何時乾涸的泛黑血斑,搭配著數分鐘前才剛死去的新鮮屍塊,把骯髒的土黃色地毯點綴的無比噁心。


    他輕輕嘆了口氣,繼續環視著客廳的牆壁。


    「這群小渾蛋到底是從哪裡......」他碎罵著,想找出導致染疫松鼠入侵居所的漏洞。


    而他並沒有花太多時間,就注意到了原本用來堵住牆洞的衣櫥一角不知何時被咬的支離破碎,夜風從暴露而出的牆洞中呼嘯吹入。


    「...這群該死的小瘋狗,哪玩意可是有一英吋厚啊...」男子忿忿罵著。


    他隨便抓了一塊廢棄的木板跟幾根釘子,敲敲打打的補上了那個衣櫥,激烈的動作讓右臂的傷口隱隱作痛,也讓許久未進食的胃發出咕嚕嚕的抱怨聲。


    他把槌子隨手一扔,打開了冰箱,想找點東西吃,冰箱裡的燈光早就已經不會亮了,男子用沒有受傷的左手提起油燈,照亮冰箱裡面,裡面的東西並不多,大多數是一些像繩子、碗跟釘子等等的材料,食物就更是少之又少。


    他翻找了一陣,從冰箱最裡面拿出一袋用透明塑膠包裝的餅乾,這是他最後的存糧了。


    他撕開餅乾的包裝,撲鼻而來的並不是食物的香氣,而是腐敗的惡臭。


    「該死!」男子不敢置信,他把餅乾包裝翻了過來,保存期限還剩下三個月。「又來了!」


    他憤怒的把餅乾摔到了地上,泛著黑綠色的食物碎裂一地,他洩憤般的猛踩那袋餅乾,直到袋子跟內容物都完全失去原本的形態為止。


    心中的怒火略為熄滅之後,他把手在褲子旁抹了抹,然後回過頭去,把敞開的冰箱門關上。


    又得冒著生命危險出去嗎?自己已經沒有任何食物了。水倒是還有一點,但如果太長一段時間沒有進食,導致體力耗減的話,反而會陷入無力對抗活屍的惡性循環之中。


    「......好累...」他頹然坐在地上,隨身的鋁製棒球棍也因為掉落而發出刺耳的金屬敲擊聲。休息一下再說吧,剛剛跟那群鼠輩的惡鬥幾乎耗盡了他的體力,他閉上眼,勻稱的呼吸著,緩慢而確實的恢復著體力。


    正當他就要用坐姿進入睡眠的前一秒...


    客廳的大門轟然破開!


    木門連著門框倒了下來,壓碎了堆積在門旁的家具,巨大的衝擊不知道是砸碎了什麼,一時之間煙霧迷漫,整個門口都是白茫茫一片。


    男子的魂差點被嚇飛,睡意更是蕩然無存,但他隨即恢復冷靜,右手安靜的抄起掉落一旁的球棒,確定活屍還沒注意到自己,趕緊從坐姿起身,並保持著低姿態。


    這片灰塵確實遮蔽了男子的視線,但對入侵者來說應該也是一樣的,他一面注意著門口的動靜一邊後退。


    雖然很想知道自己的木門瞬間被砸爛到底是什麼東西造成的,但現在必須以保命為優先。他背抵著牆壁,悄然無聲的迅速離開,然後他一路跑到走廊。


    自己並不打算跟感染了變異狂犬病的活屍戰鬥,只要輕輕把往車庫的門打開,然後駕駛車輛離開就好。就讓這群活屍傻傻的待在這空無一人的房子裡吧。


    車庫門就在走廊底,並不遠,而且門旁邊還有一個原本用來置放花瓶跟芳香劑的小小矮櫃,正好可以擋住自己,就算活屍追了過來,也不會在第一時間注意到他。


    他蹲低身子,靠著矮櫃當掩護,並慢慢的把自己的球棒輕靠在櫃旁;這是為了讓自己能夠同時騰出雙手。


    他用雙手壓著門鎖,盡可能的把發出的聲音減到最小,然後躲在矮櫃後,用眼角的餘光瞄著客廳的方向。


    有一隻活屍出了客廳,但是很明顯還沒有注意到他,男子吞了口口水,深深吸了一口氣。


    喀答。


    門鎖開了,接下來要作的只有打開門、悄悄離開...


    男子移動了自己的腳。


    但他的右腳卻突然失去了平衡,就好像有人奮力的扯了他的右腳一下。


    男子重重的跌倒在地上!腹部與下巴跟地板猛烈撞擊,發出驚心動魄的巨響,被靠在櫃旁的鋁製球棒接著倒下,發出落井下石的金屬撞擊聲。


    玄關上的活屍轉過頭來,笑裂的大口流淌著烏黑惡臭的唾液,又黏又稠的滑落到走廊的地板上,化成一團團的墨黑。


    接著它開始拔腿狂奔!


    男子沒有時間感受痛楚,他爬起身來,用此生最快的速度打開門、穿門而過,接著他立刻把門關上。


    但活屍的其中一臂已經從門縫中穿透而入,它用著不像是死人的巨大力道瘋狂的撞擊著門,伸入門內的手用那又髒又長的指甲瘋狂亂抓,男子當機立斷,從腰際抽出一柄將近有三十公分長的砍刀猛砍牠的手臂。


    活屍的手臂被猛砍了五六刀,噴出黑色的濃血斷了開來,男子趁著這個機會把門關上。


    即使是手臂被砍斷,活屍依舊不知痛楚的猛撞著門,在男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才把門成功鎖起之後,他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腳。


    自己右腳的鞋帶掉了下來,無力的拖在地上。


    剛剛就是因為左腳不小心壓到右腳的鞋帶,才會導致自己摔了個狗吃屎。


    「開甚麼玩笑...」他用左手扶著下巴,並用右手掏出放在口袋內的車鑰匙,一陣一陣擾人的刺痛從腹部跟下巴傳來,口腔內傳來的濃濃甜腥告訴他剛剛那一撞讓他咬破了嘴。


    他忍耐著,打開轎車的門並坐了上去,發動起來。引擎發出低沉的轟鳴聲,前方的電動車庫門則發出喀拉喀拉的刺耳聲音。


    這巨響絕對會吸引所有附近的活屍吧?但他已經管不了這麼多了。男子把握電動門開啟的數十秒時間,四處搜尋車庫與車內是否還有什麼可以帶走利用的東西,然後他的目光很快的被一個藍色的塑膠片吸引住。


    那個小小的、有著鋸齒邊緣的塑膠片卡在副駕駛座的椅座縫隙,甚至不比大拇指更大,男子伸手去抓,指尖被輕輕的刺了一下。


    男子捏住塑膠片,然後拉了出來,一粒不知何時卡在這裡的薄荷糖就這樣掉到他的手上。


    「希望沒壞。」男子撕開薄荷糖的外包裝,藍寶石般的糖果散發出沁人的香氣。他張嘴吞了下去,化學甜味在他的口中迅速蔓延。


    男子皺了皺眉,因為糖果碰到了他口內的傷口,於是他用舌頭輕輕把糖果撥到口腔的另一邊,享受著薄荷糖的滋味。


    車庫門已經開到足夠讓車子出去了,外面沒有活屍,這是個好兆頭。


    他猛踩油門,車子從車庫離開時幾乎是騰空飛起的,他一個甩尾開到了大街上。大街上活屍數量並不多,他暗自慶幸,然後繼續加速,離開了自己所住的小小街區,往森林的方向開去。


    薄荷糖就要完全溶化了,他把它撥到舌尖,希望可以嚐到最後一點點甜味,就在此時,車子卻突然熄了火。


    他嘗試重新發動,卻怎麼樣都發動不了,而且汽車前蓋還漸漸冒出濃濃黑煙。


    他立刻下了車,然後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汽車在一分鐘內燒成了一團火球。


    「......」他已經連罵髒話的力氣都沒有了,他掏出口袋中的最後一根煙,點了起來,然後深深吸了一口。


    在暗夜中的無數活屍被火光與爆炸聲吸引,漸漸從周遭圍繞過來。


    男子撿起路旁的一根鐵棍,不知道告示牌還是圍欄的哪一部分,他沒興趣細想。揮舞了幾下,很順手。


    接著他笑了出來。


    不是絕望的自嘲。


    是靠著憤怒做為燃料的生命之火。


    「要來就來啊!」


    男子向前猛衝,鐵棍狠狠貓中一隻還來不及反應的活屍腦袋,早已見慣的血與腦漿像是抽像派畫作般的噴濺在柏油路上。


    在數公尺外的活屍終於把目光從火光移開,它張開雙臂想要擒抱男子,卻晚了好幾拍,男子的鐵棍從上而下直直的把它的腦袋給打扁,眼珠子都飛了出來。


    腎上腺素狂飆,痛楚、疲累甚麼的早已煙消雲散,男子兩眼通紅,握著鐵棍的力道大到雙臂微微顫動。


    「讓派對...開始吧...」男子咧開大口笑著,剛剛吃薄荷糖導致口水大量分泌的關係,有好幾滴唾液飛濺出來。唾液滴到了地上,形成了一塊小小的墨黑。








    回覆刪除
    回覆
    1. 每次看請問大的腦補是我為數不多的樂趣之一~

      刪除
    2. 這該不會是在腦補「腐化的餅乾」吧?

      刪除
    3. 先祖之怒......

      刪除
  18. 好腐喔﹝內心爽ㄉ要死

    回覆刪除
  19. RS早就被我腦補無數次哈哈哈哈哈#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