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用下方分類鈕輕鬆瀏覽各分類!也別忘了利用右側浮動按鈕加入粉絲團,天天獲得不同更新!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 憤怒電玩宅 Misc2 kju d20 10204-114cuwcard1 duck1 board-james vine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530

老天,今天的圖是出了什麼事情,
好多奇妙的玩意。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529下方的留言區變成腦補一級戰區了啦,
不過目前還是請問大的腦補最為壓迫眾生XD

幾乎所有人都做過的靠北事

回應XDDDDDDD

記得要用水性的

第一次看見這麼禮貌的缺德法XDDDDD
不過認真說,最右邊那位好像依藤潤二筆下的角色......

來喔,這裡有雞排珍奶啤酒和烤雞串喔~

那個驚訝的表情可愛到爆!

小百科都是騙人的

我看了什麼鬼東西

牛奶倒入紅茶的瞬間

太寫實了XD

繆思女神使用了恐嚇,效果十分顯著。

欸不要這樣好不好,綠瑪莉歐已經夠可憐了耶。


信我者得永生,而且免費附贈和平。

不得不承認十分有用

男生表情:(你他媽......)

我覺得這個更屌啊XDDDDDDD

I don't even...

完全是這種感覺沒錯啊XDDDDD

蝙蝠俠酸爆了










底下WTF雜圖












嗚齁,好男人!

這改圖XDDD

神cosplay

別擔心,他們事後說了#NoHomo

這是一隻黑綿羊

(嚇哭)

61 則留言:

  1. 最後一張:我看了三小
    頭香被搶不開薰

    回覆刪除
  2. 最後那張獵奇兔子巧克力莫名的吸引我的視線

    回覆刪除
  3. No homo 讓我笑翻XD

    回覆刪除
  4. 來替繆思代班的是亞馬遜女戰士

    回覆刪除
  5. 朋友邀我去他家玩那張 很明顯的是 朋友想要邀他一起玩他的女友

    回覆刪除
  6. 不 月月
    我們沒邀請你

    回覆刪除
  7. 難得阿 好久沒有從頭笑到尾

    回覆刪除
  8. 超人跟蝙蝠俠那張我看不懂 求解

    回覆刪除
    回覆
    1. 冰雪奇緣的艾莎也有用冰改房子

      刪除
    2.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9. 小百科! 他媽的我當年還有一整套小百科! 不得不說他是我當年課外知識的來源.....而且還不錯看! 現在.....不曉得被書蟲吃完了沒?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小四 補習班老師還有一套 所以我ww
      ps.還有兒童版的

      刪除
  10. 那樣的謬思女神我可以

    回覆刪除
  11. 朋友在暗示你少一隻...

    男生表情:(這婊子...討棒子打...)

    回覆刪除
  12. 在下午時的大街上人群熙攘
    路上充滿了忙碌的行人

    『啊!他在喬他的懶叫!』突然有人大聲尖叫
    所有人都順著那人手指的方向看去

    的確
    有個男人的手正放在他的褲襠上

    他指著路旁的一個女人狡辯似的說著
    『那她就可以在大街上喬奶嗎?』

    結果那女人相當鎮定的說
    『辛,沒想到你能發現我,但是你別想利用我』
    說完那個女人就突然撕開她的衣服


    眾人期待的香豔畫面並沒有出現
    那女人手裡握著一對閃亮的金瓜錘並說

    『不愧是沃嬝派第三十七代首席弟子,本想暗中偷襲你,卻還是被你發現了』

    那個被稱為辛的男子一陣狂笑

    『黛,你還太嫩了,我從你接近我的時候就發現你了』

    說完,辛一聲大喝,他的褲子就爆裂開來
    他從中拿出一條金燦燦的金蛇鞭說道

    『黛,雖然我們認識很久了,但你僑迺宮和我沃嬝派是死敵,我不能手下留情』

    聽到這句話黛對著辛大吼

    『閉嘴,要不是你的話姐姐也不會死,去死吧』

    說完他們就戰在一起了
    交手三百多招之後,黛發現了辛露出了一個微小的破綻
    於是她便一錘攻向辛的胸口
    不過她心裡卻想

    『他這麼厲害,這錘一定沒辦法成功』

    但是事情的發展卻出乎黛的預料
    這錘毫無阻擋的打在辛的胸口上
    辛被擊中後就倒下了

    黛怔怔的看著辛凹陷的胸口問道

    『你為什麼不出手擋下那一錘』

    『對不起』辛艱難的吐出三個字

    黛一個人站在一片狼藉的大街上
    心中沒有大仇得報的喜悅

    只有

    滿滿的疑問及空虛

    回覆刪除
    回覆
    1. 針對捏捏的描述不夠,請強化捏捏的部分。

      刪除
    2. 到底是怎樣啦!你最好給我出續集!

      刪除
    3. 請問大一語驚醒夢中人啊,我要去國外進修捏捏描述博士了
      ヽ(・∀・)ノ

      刪除
  13. 這年頭有多少人知道漢聲小百科。記得後來有辦叫《漢聲報報》的週報,不過沒幾期就停了。
    最後一張讓我想起法櫃奇兵。

    回覆刪除
  14.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15. 報告龍大,我從戰區愉快的回來了~
    之前封筆了好久,這一次寫小說寫得超級無敵霹靂開心的~!!
    所以這裡也會變成戰場嗎?
    拜託再來,我很期待!!!⊙///ω///⊙
    (刪除)指考什麼的至少在這一刻是不存在的!(刪除)

    回覆刪除
    回覆
    1. 指考是什麼?好吃嗎(逃避
      ヽ(・∀・)ノ

      刪除
    2. 指考是蛋糕喔!是好吃的蛋糕喔!上面還撒滿了拿破侖從滑鐵廬上買回來的糖霜喔~!!(+1

      刪除
    3. 是存在的,而且猶如夢魘一般如影隨形

      刪除
  16. 世界毀滅者的手臂也太長了吧

    回覆刪除




  17. 男子最後一次確認自己的裝備,從頭飾、項鍊,一直到軍靴甚至襪子,他不厭其煩、一絲不苟的重複檢查,確保它們都在最佳狀態。然後他舉起了自己的盾與劍,並用劍敲了敲盾,模擬待會可能遇到的衝擊。

    女牧師坐在一旁的大石上,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看著男子,就像是在看一個技藝高超的吟遊詩人表演般目不轉睛。

    男子用力將奧里哈康製的長劍撞擊到自己的黑鐵盾牌上,劍與盾迸發出五種顏色的燦爛火花。

    確認了裝備與劍盾的狀態良好之後,他便試著低鳴。他用鼻子與喉嚨的深處震盪自己的聲帶,用這樣的動作來確定自己的喉嚨沒有任何問題。

    「咳哼!咳哼哼!」男子哼咳著,外翻的鼻孔噴出一陣陣的白煙,這樣的動作他重覆了好幾次,然後他停了下來。







    接著他深呼吸。

    吸氣。

    吐氣。






    「久等了。」男子準備完,轉過頭去跟牧師示意。

    「不會。」女牧師從石上躍下。「...不過,你確定不會有問題?」

    男子沒有回答,而是轉過頭去。






    -----------------------------------------------------------------






    男子跟牧師一向搭配無間,他們倆人是最親密的搭擋。

    他們在一起征服過乾旱的沙漠、狹窄的密巷。

    他們征服過茂密的叢林、廣大的荒野。

    征服過潮濕的林地,也征服過曲折的峽谷。






    在這些旅程中,原本稚嫩的男孩,也漸漸成長成能獨當一面的強悍戰士。

    他那原本翡翠色青翠的皮膚,漸漸也變成墨綠,甚至有點接近黑色。

    他變強了。

    但,他也失去了很多。





    「......又想起他們了?」女牧師察覺到男子的異狀,問道。

    「......」男子默認了。

    「他們會回來的。」女牧師安慰道。「你很清楚!提氏兄弟是不會就這樣...」

    「別說了。」男子打斷。「謝謝妳。」

    女牧師還想說下去,但她很快就了解到這不是她能夠幫上忙的,於是她垂下雙肩,嘆了口氣。






    「......今天的地城...是前所未有的困難啊。」男子把心思放回今天的任務上。

    「嗯,光是待在這裡就可以感覺的到。」女牧師看著地城的入口。

    深邃、幽黑。

    彷彿一隻古代邪惡生物的喉嚨一般。






    「...不要緊,我找了另一個夥伴,他應該馬上就...」男子話還沒說完,突然近處傳來一聲高亢的聲音打斷了他。

    「呀呼!小琵納!好久不見!!!」

    聲音的源頭向男子打招呼,然後過了一秒,他發現女牧師也在,聲音又更高亢了一些。

    「蕾絲!妳也在!好久不見!!!」

    矮小但活力十足的男孩興奮的跑了過來,他背上背著一個與自己差不多大的巨大背包,胸前與腰際都掛滿了五顏六色的不同液體,有些清澈如水,而有一些則散發出危險的光芒。

    「哇哇哇!你小心點啊路柏!你全身上下都是危險物品啊!」女牧師露出恐懼的神色,倒退了好幾步。「你不要忘記你的藥劑上次發生過甚麼事情!」

    「發生事情?」矮小的男孩路柏歪著頭。「妳是指哪一件事情?」

    「......算了。」女牧師蕾絲嘆了口氣。

    路柏是很知名的藥劑師,雖然個性有點脫線,但在冒險犯難上是值得倚靠的好夥伴,自己和男子也曾經好幾次跟他協同作戰,幾乎每一場戰役都能大獲全勝。

    雖然今天的目的地是前所未有的凶險,但路柏能夠過來幫忙,的確可說是整個團隊的一劑強心針。





    「那麼,這就是今天要挑戰的地方嗎?」路柏好奇的跳到洞口東張西望,他的種族總是有著強烈無比的好奇心,而路柏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嗯,不過戰術還是一樣的。」蕾絲試著笑一下,讓自己放鬆一點,但是她發現自己還是很緊張。「我持續在琵納身上施展防禦魔法,然後盡可能的探索整個洞窟。」

    「那我就老樣子,用藥劑幫助你們吧,準備好了嗎?」路柏不知何時已經把兩瓶手掌般大小的透明藥劑緊握在手。

    他總是有著與好奇心同等的行動力。

    蕾絲轉過頭去看著琵納,後者點點頭,於是她也點點頭回應。





    「那就開始吧!」路柏把藥劑狠狠砸進洞口,三個人默契十足的一起衝了進去!





    -----------------------------------------------------------------




    洞口內是一條極為狹窄的巷子,三人幾乎只能側身通過。

    粗糙的牆面上處處都是銳利的石片,但路柏的藥劑似乎對這種窄巷有著相當程度的效果,石片已經沒有想像中的粗礪,再加上蕾絲的防護結界,三人有驚無險的通過了地城的入口。

    但挑戰隨之而來,地城四處都是精巧的機關陷阱與兇猛的怪物,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一波一波襲來,三人必須非常沉著才能夠應付。






    「想像以上的強敵啊。」琵納在難能可貴的休息時間抱怨道。

    「.........」蕾絲沒有回話,只是大聲的呼吸著,她光是要維持在琵納身上的保護結界就已經豁盡全力了。

    「嘿,再撐一下,我感覺的到,地穴的最深處就快到了。」路柏雖然也是滿目瘡痍,但依舊樂觀的笑了出來。

    蕾絲也盡力擠出一絲微笑。

    眾人休息了幾分鐘,隨即繼續啟程。





    路柏的想法沒有錯,他們的確離地城的最深處不遠了。

    但正如同他們以往所面對的大部分挑戰一樣,洞穴的最深處,總是有著最強的守護者。






    那是一條極為巨大的黑色岩蛇,其身體由一塊塊的巨岩所拼湊而成,巨岩之上有著奇妙的裂痕,即使是深諳神祕學的蕾絲,也很難判斷那裂痕究竟單純只是裂痕,還是某種遠古魔法的刻印。

    巨大的黑岩蛇沒有雙眼,而是緩緩吐著堅固如鋼的蛇信,用它獨有的方式打量著三人。





    但是琵納發現了,黑色岩蛇並不僅僅是謹慎而遲遲不進攻。

    隨著黑色岩蛇的徘徊,地下城的四周漸漸揚起不甚明顯的有毒煙霧,而且周遭的空間也變得越來越狹窄,若是在這邊與守護者耗上太多時間,只怕情勢會變得非常不利。











    必須速戰速決!












    「蕾絲!掩護我!」琵納喊道!接著他從腹部深處發出一陣振奮人心的咆吼!

    受到戰士戰吼的激勵,蕾絲雙掌凝聚白光,在琵納身上又重新施放了一層層的保護結界。

    「看我的!路柏特製~~~超級藥劑!」路柏奮力往大蛇身上扔出數瓶藥劑!

    藥劑瓶破裂開來,裡面的液體濺得四處都是,黑色岩蛇的堅硬外皮一碰到路柏的藥劑便軟化許多,反之琵納碰到藥劑卻是變得更加兇猛,速度與力量都大幅的提升。






    但地城的守護者可不是省油的燈,雖然三人奮力戰鬥,但黑色岩蛇卻完全不見疲態。而且岩蛇的堅固外皮被藥劑溶解之後,居然化成了無數的黏液怪襲擊而來!

    「黏液怪!小心!」

    蕾絲又施放了一次防護結界,試著幫陷入苦戰的琵納分攤一些傷害。

    但不知道為什麼,施術卻失敗了。

    「?!」蕾絲雖然驚訝,但是她依舊沉著的再次嘗試施法,白色的光芒凝聚在手中,覆蓋到了琵納的身上。

    但防護結界卻像是被腐蝕一般迅速的消散。

    「怎麼回事!」琵納用盾牌推開渾身惡臭的黏液怪,然後緊緊盯著黑色岩蛇的動態,現在的狀況非常不樂觀。

    「我!我不知道!我的結界失效了!」蕾絲非常困惑。

    「再試一次!」琵納指示,蕾絲很迅速的又施放了一次法術,但這次結果還是一樣。






    「......是藥劑!」琵納迅速判斷出來。

    「甚麼?!」正在與黏液怪纏鬥的路柏驚訝的喊道。「不可能!我的藥劑不會有問題的!」

    「我知道!但是事實就是被你藥劑灑到的地方,結界瞬間就破了!」琵納怒道。「一定有什麼地方出錯了!」

    「出錯了...出錯了...」路柏一邊閃躲著黑色岩蛇的猛攻,一邊思考著。「我只是...在新配方裡放了一些油啊!」

    「油?!」蕾絲大驚失色。「你說油?!」

    「對啊!怎麼了嗎!」路柏緊皺眉頭。

    「我的防護結界一旦碰到油就會失效啊!」蕾絲又氣又怒。

    「不行了,快撤退!」琵納當機立斷,然後他奮力撞向大蛇,試著幫被瓦礫阻隔退路的路柏爭取一些逃跑的時間。

    路柏會意過來,他奮力一跳,從散落一地的瓦礫中一躍而出,但是大蛇卻沒有被琵納的撞擊吸引,反而它猛然的撞向了路柏!

    「路柏!」蕾絲尖叫,手上白光揚起。






    神聖的防護結界只維持了半秒就消失了,不過這已經足夠讓路柏從致死的重傷中逃出一劫!

    但是路柏背後的大袋子就沒有這麼好運了,黑色巨蛇其力萬鈞,僅僅只是掃過而已,路柏的大背包便應聲裂開,裡面滿滿的特製藥劑就這樣噴濺出來。

    黑色岩蛇、黏液怪、琵納、蕾絲、路柏全身都濺滿了油膩膩的特製藥劑。

    大蛇的外皮開始大幅溶解,無數的黏液怪從它的外皮中被分泌而出。

    原先就存在的黏液怪則是受到液體的影響,變得更加靈活、快速。

    而三人受到藥劑影響,身上僅存的少量神聖結界被溶成了一坨坨充滿魔力的黏液。






    「完、完了。」琵納只能看著自己...迅速的被發出惡臭的無數黏液怪包圍...

    他眼中的最後一個畫面,是全身發出劇毒的黑色大蛇奮力向他們三人衝撞而來......











    -下集待續-










    角色介紹:

    琵納(Peni):身經百戰的半龍人戰士

    身形健美,非常愛喝酒,但是在處理事情上有著自己的原則與堅持。對奇蹄目生物似乎有著常人難以理解的癖好。




    蕾絲‧渡(Rex‧Do):使用最強結界術的人類女牧師

    與一般的牧師不同,蕾絲幾乎不會其他種類的法術,但是她強力的結界術足以彌補這個不足。其結界術強悍的程度世界知名,甚至到了一些地區是直接用其姓名來取代結界二字的地步。




    凱登‧路柏(catin‧Lubri):靈活的半身人藥劑師

    聒噪、好奇、行動力強又善良的半身人,他幾乎一輩子的時間都花在冒險與調製幫助冒險用的藥劑上了,曾與琵納和蕾絲一起解決了不少任務。




    提氏兄弟-提斯 與 提奎爾(Tis and Ticular)

    琵納的摯友,在一次任務中與他們失去聯繫,但琵納相信他們一定會回來。
















                                                         記得要用水性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請問大設定也太詳細了吧
      可是沒有蕾絲的三圍嗎?

      刪除
    2. 這姓名根本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刪除
    3. 取得很棒對吧

      刪除
    4. 前面兩個有看出來
      後面兩個也有玄機嗎?

      刪除
    5. 請問大 第三個求解
      <(_ _)>

      刪除
    6. 坐等下集~

      刪除
    7. 不要等,沒有!!!

      刪除
    8. 為,什,麼!QAQ
      上面明明寫著下集待續!(哀桑指

      刪除
  18. 「兒子,我要把這顆球傳給你」
    「這可不是普通的球」
    「只要你讓這顆球落地」
    「人類就再也不會摸你,愛你」
    「噢我的天!」
    「我的老天啊!我抖個不停!」




    情況十分危機!我最愛的家人都被恐怖分子綁住!
    我爸還叫我咬著一顆手榴彈!!
    我恨死家庭旅遊了!!
    但老爸說的對!如果我弄掉了這顆手榴彈我們全都會被炸死!那就再也沒有人摸我愛我了!
    如果我能把手榴彈丟進恐怖分子的卡車裡
    應該可以解救大家
    我試著小心運送
    但我的口水因為太緊張而一直流!!
    噢老天噢老天噢老天!!
    它飛出去了!!
    我急忙一個轉身側腰滑壘加念動力好不容易救援成功
    不知道我剛剛表情是不是很呆///
    希望沒人看到


    最後我成功把手榴彈丟進卡車裡
    再來只要...
    「喂!請問是小明嗎?我需要你的空中轟炸!」
    打電話給我國小同學就好
    他一直都有自我毀滅的傾向前陣子還把自己改造成憤怒鳥
    1.告訴小明正確轟炸座標

    1.我是狗是要怎麼給座標啦!
    2.和小明來一場激烈的網愛
    >> >> 3.停止偷請問的哏,以免良心不安


    於是傳奇就這麼結束了...
    有著歡笑與淚水
    也有著痛苦與煩惱
    勇者在這趟旅程中學到了不少
    也認識了很多夥伴
    一同冒險 一同生活
    看似新奇的冒險 也變得理所當然
    所以該結束了...
    在打敗魔王後...
    在救出公主後...
    故事將在人們心中
    永不熄滅












    RIP. Dog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可以盡情偷我的梗沒關係的!

      偷一次記得匯款一百萬就好惹(遭毆打

      刪除
    2.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昨天半夢半醒之間我到底打了什麼鬼啊啊!!
      結尾還因為太睏了敷衍過去!!

      刪除
  19. 「嘿!」一個熟悉聲音突然從蝙蝠俠背後出現
    「幹什麼?克拉克?」蝙蝠俠並沒有回頭,只是略帶不耐煩的回應
    「跟我來!」
    「......!!」蝙蝠俠正要張嘴回絕,卻立刻被超人抱住了腰,開始飛行
    雖然蝙蝠俠在空中不斷的掙扎,但是超人抱得死死的,蝙蝠俠完全無法放開


    空氣中的空氣越來越冷,不久後看到了一座冰宮
    超人在冰宮前降落,將蝙蝠俠放了開來

    「你的臉怎麼有點紅?」超人注意到了蝙蝠俠的臉
    「.......」蝙蝠俠狠狠瞪了超人一眼「你抱太緊了。」
    「誰叫你一直掙扎嘛!!」超人替自己爭辯
    「所以這冰宮殿是怎樣?」蝙蝠俠提起重點
    「這是我蓋的家。刻意遠離人群....我的孤獨堡壘。」超人凝視著眼前的冰宮「你一定感同身受。」
    「的確,艾莎。」蝙蝠俠丟出一句酸溜溜的話
    超人可不會漏聽這一句話,馬上轉過頭來露出雖小臉
    「所以你蓋在這裡到底要幹嘛?」蝙蝠俠早就聽出來超人在開玩笑,又再問一次
    超人不發一語,將蝙蝠俠拉到自己面前
     
     
     
     
     
    深深給了他一吻
     
     
     
     
     
    「......這是給你的,親愛的」離開蝙蝠俠的雙唇,超人小聲地說出來
    蝙蝠俠不改他的撲克臉,轉過身去在看一次冰宮
    「離城市太遠了,這樣我會看不到高譚市需要我時的燈」
    「不過,謝謝。」最後這句話講得非常小聲

    超人從後面環抱著蝙蝠俠,頭搭在他的肩上,一起看著冰宮
    「這樣我才能跟你單獨在一起阿。」
     
     
     
     
     
     
     
    「我還是會把阿福找過來」
    超人又給了他一個雖小臉。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何等基情四溢啊!!!(◎///◎)

      刪除
    2. 喔喔喔喔喔!
      超蝙萬歲!超蝙萬歲!超蝙萬歲!
      同好來握抓~!!(★///﹏///★)

      刪除
    3. 超陰蝠4ni
      yoooooo!!

      刪除
    4. 看到那張圖,我的眼裡只有他們的超萌互動(?)

      刪除
  20. 喬伊不分享食物,尤其是冰淇淋!

    回覆刪除
  21. 好吧,我也想參戰。
    那~本次受害者:孔乙己/魯迅筆,狗狗接球趣圖/好色龍譯,我家的老狗/客串演出。
    其餘受害雜文族繁不及輩載。

    我是隻普通的狗,生於普通人家,一天吃兩頓。不常給家裡添麻煩,在附近的狗圈裡也有些地位。
    附近的狗圈大約分成兩種狗,一種是倍受寵愛的家犬,一種是不受人歡迎的街犬。其中有隻狗是唯一的被人愛戴的流浪狗,他嘴裡總有球,也耍好球,但不常言語,久了大夥兒就忘了這狗的名字了,只管叫他咬球狗。
    咬球狗並非不會言語,只是嘴裡多了球,談嘴會鬆,球便落了地。有一回大夥兒集起問他問題,說是為什麼嘴裡總要咬球,他非但不答,甚欲延身回到大夥兒都不知道在那的窩。最後,這帶的大頭,李家的大老來了。
    「為何不放球?」群犬高聲附和,「對啊,放下球來,有球大家玩!」
    咬球狗將球一拋,「不放!」一聲斷喝,沒狗敢搶球。李家大老續逼,「不放就打你。」
    「不放!!」更堅定的爆喝,連李家大老也不想管了。幾個屁蟲嚷嚷著李家大老年事已高,不想打,先回府了。
    又過了幾天,咬球狗日益消瘦,但仍不放球,原先幾隻對球有興趣的狗也斷了念,由那去。
    又過了數日,大家淡忘了他,也沒發現他不見了,有幾隻注意到的,也只說是幻覺,便不再注意。
    一回我想去較遠的地晃乎,聞到了仿若認識的味道,尋味而去,是隻咬著球的狗對著小狗說話,大約是年老了,咬球的狗相當消瘦,他對著小狗說著這球是人類喜歡你的訣竅,萬不可落地。一旦落地,人類將對你失去興趣,不再賞食、賞摸摸。說完將球傳給了小狗,躺下去了。小狗抖著,咬著球,表情很複雜。我靠過去聞聞去了的狗,雖似曾相識,但又想不起是誰。
    又過了數日,我們這一帶又有了隻咬球狗,有些狗問起之前的咬球狗,大夥都沒甚映像,大約是沒這條狗吧?

    回覆刪除
  22.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這是啥咪巫術?!
    看回應的時間比本文還長......

    回覆刪除
    回覆
    1. 529篇的回應是內文的五倍...

      刪除
  23. 呣咕咕!腦補發文失敗第二次,這回恐怕參不了戰了。

    回覆刪除
  24. 我!回!來!參!戰!了!●///ω///●
    話說請問大大我找到了滾到森林裡的「招」了!
    我們來玩你丟我撿好不好?(愉快的舉起了「招」
    我先來!(丟~!!

    -----------------------

    河邊的咖啡店裡,古老的爵士樂夾雜著些許人聲耳語,咖啡的芬芳正微微向悠閒頷首,他們伸出雙手,喜悅地勾起嘴角共舞,和著音樂,旋轉跳躍過無數來客之間,唯獨店裡一隅被哀傷沉重佔有。

    明亮的角落裡沒有一絲歡笑浮現,爵士輕鬆的氛圍聽來卻是離歌,低頭用叉子輕搓蛋糕的少年眉頭緊皺,「你今晚會回去對嗎?回到過去?」細小的聲音似是在懇求不同的結果。

    對面那頭較為年長的男子無奈地輕聲嘆息,他啜飲一口咖啡後,向眼前的男孩伸出右手,「嘿,要不我們來做個約定? 」男子微捲的頭髮下,深邃的雙眼彎成了月牙,「如果你以後能找到變成老老的我,那麼我就請你吃一百個草莓蛋糕? 」

    少年仍舊是低著頭,卻也伸出了他的手,「 那麼說定囉。」他悶悶的聲音裡仍帶著顫抖:「但是如果、如果你還是甩不掉你說的那個魔鬼的話,你一定要回來我這個時間找我!我一定會保護你!」男孩抬起頭,明亮的雙眼裡淚光閃爍。

    炙熱的太陽自窗戶灑落,用金邊勾勒出那大手勾著小手的輪廓。

    在分別之時,男子使勁揉了揉少年棕色的頭,「和你說個秘密好了。」本應是處在二戰時的男人微笑,「如果成功了,那麼在現在就會有我發明的飛天車、酷炫的雷射槍,或許還會有月球殖民地喔!」

    直到現在,成了老頭的少年仍舊會在夢中夢見午後的咖啡廳、香甜的草莓蛋糕和那位認識了三年的朋友。

    「告訴你,我們那年頭根本沒有飛天車、酷炫的雷射槍或月球殖民地。」一位年老的男人坐在沙發上,被時間刻劃的皺紋被他用力地擠成一團,老者搖晃著手裡的水杯,憤怒地向走過他面前的孫子抱怨。

    他的孫子早已見怪不怪,一如往常的回答:「可是爺爺,我們現在也沒有那些東西啊。」他總搞不懂,為何爺爺會不停地說著同一句話,明明沒有老年痴呆。

    老者站了起來,「一點也沒錯,你們這一代真令人感到失望。」他用力抓起飲料,狠狠地將液體倒入杯中,像是和手裡的飲料瓶有著什麼深仇大恨一樣。

    「失望透頂了。」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