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用下方分類鈕輕鬆瀏覽各分類!也別忘了利用右側浮動按鈕加入粉絲團,天天獲得不同更新!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 憤怒電玩宅 Misc2 kju d20 10204-114cuwcard1 duck1 board-james vine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550

今天的選圖風格有些不同,
偏向文字取向!希望各位喜歡!

昨晚玩D3打賽季大密境時取得了三年來人生第一把萊德強弓.....

然後在30分鐘內打到兩把。

其中一把是遠古。

沒有戒律,我非常哭哭。

對了,聽說現在是期中考週?

我這裡有個你一定要玩的小遊戲!!!
http://timelineapp.pointstone.org/coreball/game.html

遊戲目標是把所有大頭針插到球上,不能和其他大頭針相碰。
我剛過第50關,大家加油!

也歡迎分享給其他朋友喔,相信面臨期中考的朋友一定會十分感激你分享這個舒壓小遊戲!

^_<

延伸閱讀:
[三小] MEME - 最近崛起的超醜LINE貼圖 feat.可憐的畫面動物
[翻譯] 拖延症(procrastinating)這件事
[翻譯] 考試前不讀書卻盡做這些垃圾事



「好可愛XDDD」

陶德,你真是個心理變態,我尬意你。

原來吃胡蘿蔔有益視力的迷思是這樣出現的......

混音XDDDDDD
背英文字典最大的問題是
一連串的字都是同個字母開始,很不方便......

生意貓你搞屁啊!

丁下你媽,老師你他媽可能摧毀了一個未來的科學之星啊。

超......超可愛的<3

螢幕前的你,對,就是你,
把左手從臉上移開。
不用檢查攝影機裝在哪了,你找不到。

可惡想要一台!!!!!!

你媽超黑,就連歐巴馬看到她都要閉嘴。

舞棍國王!

你懂的!
啥?你不懂?你確定你是「好色龍」的讀者?

發人深省的一張圖

真英雄,不論國與國之間的大環境政策,
他真的是十足的英雄。
光是幫人擋子彈都需要常人一百倍的勇氣了,
我無法想像他撲上手榴彈時心中有多大的覺悟。
向你致敬,勇者。

這老爸真可愛XD

掰掰!

老爸XDDDDDDDDDDD

你他媽要是誰想開滑板鞋相關玩笑現在就給我滾出去。

請勿在強光下使用XDDDDDD

看起來是無病呻吟嗎?或許吧,
但這其實是十分深刻的體悟。










底下WTF雜圖













已高潮!

日本不意外

我覺得大腦當機了

第一時間會覺得這散熱效果似乎很好,
然而少了機殼,對流效果其實會非常差。
不過要是用工業級風扇24小時對著吹,
我想散熱效果一定是一等一的讚。

有創意!

黑暗靈魂玩家全都高潮惹!!!

46 則留言:

  1. 回覆
    1. DEEMO是個讓人省思的好遊戲.........

      刪除
  2. 只能服務三個人嗎? 我算了算至少可以六個人

    回覆刪除
    回覆
    1. 應該是十個吧

      刪除
    2. 誰說一個洞一次只能供一人使用?

      刪除
    3. 只有我好奇口水會不會流出來嗎?

      刪除
    4. 只有我好奇口水會不會流出來嗎?

      刪除
    5. 他平時好像會有個塞子之類的東西把洞塞起來

      刪除
    6. 只有我在想,把曼陀珠放他嘴巴→從兩邊的洞罐可樂→野生的傑尼龜出現了XD

      刪除
  3.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4. 體悟的悟
    我的滑板鞋 時尚時尚最時尚~

    回覆刪除
  5. 接受挑戰,別太期待

    回覆刪除
  6. 英軍不是拿藍莓來騙喔?

    回覆刪除
  7. 誰知道呢?
    可能是科學之星
    也可能是掃興又無趣的雞巴人

    回覆刪除
  8. 不要把手表帶在慣用手
    即使是apple watch

    回覆刪除
  9. 欸。 龍大。 你怎麼過第七關的

    回覆刪除
  10. 得丁下其實是因為雲是小水滴而不是水蒸氣,
    老師表示:自以為是的小王八

    回覆刪除
  11. 要一次服務多個人很難吧 感覺會撞在一起

    回覆刪除
  12. 灰塵也是一等一的多

    回覆刪除
  13. 星月暗淡,夜已深沉

    身為一個小學老師,卡爾斯以他正直、規律而富有責任感的生活信條,一絲不苟地過著他的每一日
    四十年,都如此。

    他疲憊地伸懶腰,實在是太繁重的工作,沒有比批改小學生那種不知所云、異想天開的作業
    更能使一個邏輯思維良好的知識人更勞累的事務。
    那些小學生是混沌的惡魔,善於尖叫、哭鬧,且極為不聽話,沒有一個是善與之輩
    那些家長以為把這些罪孽之子交到學校,就能掩飾家庭教育中無能的事實嗎?
    并不!親愛的先生女士
    他們只會在另一個地方,對可憐的人們潑灑他們那些天殺······哦~天真可愛的惡作劇。

    咖啡在半個小時前已經冷了,而需要批改的部分還有一半

    我非常榮幸,非常榮幸,各位先生女士,對於你們親愛的小孩。卡爾斯這麼想著
    那些思想迷糊地,迷惑那些流行的,幻想的,不切實際一無用處的小孩
    他們需要一個好的教誨者,一個好的人生導師
    教導他們,他們所愛的那些一切的狗屎爛蛋,是執迷不悔者的食物
    他們需要邏輯,需要知道社會的規矩,需要知道成為一個文明人的一切!而不是那些妖精的喃喃私語
    真是悲傷啊,我的後輩,那些還沒嘗到真正險惡小朋友們,鼓勵他們繼續擁有童心的做法。
    卡爾斯不無報復性地想。
    就是成為你們這種拿著微薄薪水,而且只能和同類玩在一起而樂在其中的可憐蟲。

    要教導他們正確的人生觀,這就是小學老師的使命。研磨機沙沙作響時,卡爾斯這麼想
    要教導他們什麼是實用的科學,什麼是實在的事物
    唯有實際才是王道,難道要成為政客一樣,以兜售口才為生的騙子嗎
    難道要像那些作家一樣,像一個終日頹喪的,賣弄瘋狂的傢伙過日子嗎?
    孩子乃國之棟樑。他不自覺地挺起胸膛

    是的,教導他們早日認清,摒棄無意義的幻想,就是我等的使命。






    ----------------------------

    他端著熱咖啡壺回到書房,溫度似乎更冷了些。
    已經是12點鐘了,必須盡快將剩下的部分批改完。

    作為一個實用主義者,卡爾斯很明顯對他的語文教學工作頗有微詞。
    看看這些!看看,拜託。他有點煩躁

    受著必須盡心工作的自我約束,他必須好好的審閱每一篇胡言亂語的小學生文章

    丁下。丁下。丁下。

    不,喬兒小姐,棒棒糖並不會說話,即使它有直觀的嘴唇造型,但它絕對沒有足以協助自主發語的器官。
    我很遺憾,約翰先生,您的朋友拉拉卡之死令人悲傷,但馬桶并不能通往金魚天國,我建議您將它埋在花盆增加肥力
    是的,喬治先生,我非常讚同。但您知道規矩,聖誕老人的信箱對來信也需要預約。
    關於您所說的,喬布斯先生。。。。。。







    扣。

    卡爾斯望向門

    瑪麗莎?他不敢確定地問道。

    一片安靜。



    不。不可能的。
    瑪麗莎早就在一星期前搬出這屋子了。
    現在這屋子,只有我······只有我了。

    按下對前妻的愧疚,權當扣聲是哪裡傳來的相似敲門的聲音
    他繼續他的工程








    扣扣。







    不,這不對勁。
    他高聲厲喝:誰!






    安靜,依然。






    他搖了搖頭,也許太勞累了,平日的話,10點以前就已然熟睡了。
    只是精神不濟的幻覺,他安慰自己地這樣想。還是完成工作重要。









    扣扣


    扣扣扣扣扣扣扣扣扣扣扣啪扣啪扣扣扣啪扣扣啪扣扣啪啪扣啪扣啪扣啪啪啪啪啪啪扣扣啪扣啪扣扣扣扣啪啪扣扣扣啪扣啪扣扣扣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


    夠了!!!
    他緊抓起熱咖啡壺,對著大門大叫
    不管你是誰!!!馬上離開我家!!!滾出去!!!!!!

    撥給警局!電話!
    他急轉頭瞥向書桌前手機的位置

    手機不見了。







    愛蘭市的警察們今日集體休假,老師。

    那是一雙閃著貓頭鷹般亮光的眼睛,眼角掛著笑

    需要為您效勞?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等卡爾斯將手中的咖啡壺摔出去,他又開始說話了。

      我敬愛的老師還是四十年如一日地,進行著偉大的工作呢。他笑笑,別有深意地斜眼望望墻上
      值得嘉獎,雖然無可置疑地······愚蠢到家。

      你是什麼人?卡爾斯稍稍回復了一點身體的自主權,腳還有點不自覺的顫抖
      你······不對,你怎麼進來,我非常確定五道鎖都有鎖上。

      我是禮物,老師。他笑笑
      一份教學的回饋,一份你工作的收穫與慰勞,當然要以非一般的方式交給你,老師。

      我不知道你是誰。卡爾斯看著他,以牙齒一個個地咬字。

      他歎了一口氣

      我想,我們來談談您偉大的教學方針。他往墻上瞥了一眼,笑笑。
      多虧您的諄諄善誘,您的學生,小亞當斯,走上了一條不得了的路呢。



      我不記得你是哪位小亞當斯?卡爾斯警戒地看著他。

      對,對。那是當然的,我們親愛的「丁下佬」,我們至高的仲裁者。他笑笑。
      我相信只有丁下,沒有差異,四十年,如一日。



      不論如何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誰!卡爾斯大吼
      你馬上給我滾出我的家!現在!即刻!馬上!!!!!!!!!!!!!!!

      您不想看看你的教學成果嗎?老師。他的表情有點失望
      還是希望您看看吧,也許呢會感到,嗯······他打了個響指。


      驚喜?


      所有空間都溶解了,所有事物都化為粉嫩的肉紅色
      潮濕,溫暖,黏膩
      把一切,包圍

      卡爾斯終於不可歇止地尖叫起來,他的面部肌肉抽縮至不可思議的程度



      您教導得是,幻想全無價值,因為真的換不到實際的東西。他笑笑
      真後悔我不聽從您的教導,還是沉溺在無謂的幻想之中,至今呢,事事無成。
      眼看著,我的從您的班級一同畢業的友人們,臉上掛著那種冷硬的堅毅表情
      他們開始論辯國家大事,開始為議題進行爭論,開始裁決所謂的,價值。
      他們把所有的故事書與娃娃都送給了我,然後,漸漸的,我就同那些被遺棄的東西一起,被丟出了他們的圈子
      我就開始迷茫起來了,為什麼呢?為什麼呢?

      他們,只是個才上中學的孩子呢。


      嗚嗚嗚啊啊啊嗯嗯嗯嗯······卡爾斯不能發語
      舌頭似乎變成了流水一般的東西,流連到肉色的軟壁上融合在一起了。
      那個自稱學生的他坐在他面前,善意地,笑笑。

      然後我才明白了,這全都賴您教誨有方。他笑笑。
      只要把童年與幻想自孩子那裡抽去,空缺的他們,就等於失落靈魂的尸體
      這時候只要灌輸他們大量的現實知識以填補那種空缺,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就能達到所謂的,思想催熟的效果吧?
      這種在人類早期就進行社會化灌輸的方法,真是機械時代的政治正確好方法,給您拍拍手。他笑笑地鼓掌。



      向您報告一下,他們都成為不得了的成功人士呢。他笑笑。
      艾米麗亞成為了電訊公司的區域最高負責人。
      亞倫領導著科研小組在進行研究的攻堅。
      喬治比較差一點,但那個主管位子的薪水和待遇也很優厚。
      克里斯丁是個好母親,雖然從職場下退下的她還有有那份白領麗人的銳利。

      只是您應該看看孩子們。老師,看看他們的孩子們。他輕聲歎氣。
      有一日我結束我便利店排程下班。看見小安迪坐在公園長椅上哭泣。
      我問他,怎麼了嗎?他一邊哭一邊把本子拿給我,上面是小孩子的繪畫,畫著一個小女孩
      說,媽媽不准我再想這些幻想朋友什麼的無意義的東西
      愛麗絲感覺很傷心,我也很傷心。

      我便問了,愛麗絲是誰呢?他便跟我介紹愛麗絲
      愛麗絲是很可愛的金髮女孩,溫柔美麗又聰明
      在安迪被同學欺負受傷後會安慰他
      在安迪面對著不可逾越的難題時鼓勵他
      在寂寞的時候為他唱歌,做他的朋友。
      一切都很好。

      但克里斯丁,他的母親
      強烈地否決了他自身的幻想的存在正當性
      於是他不知道如何自處,就跑到公園大哭。
      他說愛麗絲其實很脆弱,他知道
      因為沒有人看見他看見的東西
      只要連他也看不見愛麗絲,愛麗絲就會死去
      到時候,他會變成和他媽媽一樣
      過著和另一半吵架的不安寧生活的大人。

      您知道了嗎?老師。他哀傷地望著他。
      在虛空中有許多墳塋,和您不無關係。



      我只是在教訓他們生活的殘酷!亞當斯!卡爾斯終於能發聲,他急於大叫
      幻想是錯誤!你都看到了!他們成功!而你是個侵入家宅的廢物!!!

      我不否認您的看法,我親愛的老師。他笑笑
      我無疑是個無名的可憐蟲,愛發白日夢的傢伙只配在便利店打工一輩子,連女朋友都交不起。

      所以我來向您懺悔了,這種人生。他笑笑。無名望,無聲譽,只有對夕陽感動及對來往的人好奇的人生
      失敗極了吧?


      今天呢,是我30歲的第一天,能否對我說聲生日快樂呢?老師?他笑笑。
      我還以為今日是我獨獨看著電腦,以釋放慾望做慶祝而已的小日子
      沒想到那個傳說是真的。他笑笑。
      我成了魔法師。



      就這樣,晚安了,我親愛的老師。他笑笑,站起來,對著陷入粉色亂壁,看起來已然昏迷的男人揮手道別。








      突然一敲響指

      啊,對了,老師。他笑笑。
      作為生日禮物,這東西就送給我吧。

      他走到墻上,唯有那一邊未化成黏膩奇異的粉肉色軟壁,上面掛著相框。

      他把那個裱著發黃作文紙的相框取下來,收入懷裡。

      他笑笑。





      祝好夢,老師。

      刪除
  14. 當然要打丁阿,他不知道雲是水的小分子?
    真正的水蒸氣是肉眼看不到的

    回覆刪除
  15. 看到Deemo不忍吐槽以前的鋼琴琴鍵是黑的

    回覆刪除


  16. 不等卡爾斯將手中的咖啡壺摔出去,他開始說話了。

    「我敬愛的老師還是四十年如一日地,進行著偉大的工作呢。」他笑笑,別有深意地斜眼望望墻上
    「敬業精神值得嘉獎,雖然無可置疑地······愚蠢一如往常。」

    「你是什麼人?」卡爾斯稍稍回復了一點身體的自主權,腳還有點不自覺的顫抖
    「不對!你怎麼進來,我非常確定五道鎖都有鎖上。」

    「我是禮物,老師。」他溫和地笑笑
    「一份教學的回饋,一份你工作的收穫與慰勞,當然要以非一般的方式交給你,老師。」

    「我不知道你是誰。」卡爾斯看著他,牙齒一個個地咬字。

    他歎了一口氣

    「我想,我們來談談您偉大的教學方針。」他往墻上瞥了一眼,笑笑。
    「多虧您的諄諄善誘,您的學生,小亞當斯,走上了一條不得了的路呢。」


    「我不記得你是哪位小亞當斯?」卡爾斯警戒地看著他。

    「對,對。那是當然的,我們親愛的「丁下佬」,我們至高的仲裁者。」他笑笑。
    「只有丁下,沒有差異,四十年,如一日。」



    「不論如何我不需要知道你是誰!」卡爾斯大吼,發瘋一般將桌上的文件摔向他
    「你馬上給我滾出我的家!現在!即刻!馬上!!!!!!!!!!!!!!!」

    「您不想看看你的教學成果嗎?老師?」他的表情有點失望
    「還是希望您看看吧,也許呢會感到,嗯······
    他打了個響指。


    驚喜?」


    所有空間都溶解了,所有事物都化為粉嫩的肉紅色
    潮濕,溫暖,黏膩
    把一切,包圍

    卡爾斯終於不可歇止地尖叫起來,他的面部肌肉抽縮至不可思議的程度



    「您教導得是,幻想全無價值,因為真的換不到實際的東西。」他笑笑
    「真後悔我不聽從您的教導,還是沉溺在無謂的幻想之中,至今呢,事事無成。
    眼看著,我的從您的班級一同畢業的友人們,臉上掛著那種冷硬的堅毅表情
    他們開始論辯國家大事,開始為議題進行爭論,開始裁決所謂的,價值。
    他們把所有的故事書與娃娃都送給了我,然後,漸漸的,我就同那些被遺棄的東西一起,被丟出了他們的圈子
    我就開始迷茫起來了,為什麼呢?為什麼呢?」

    他們,只是個才上中學的孩子呢。


    「嗚嗚嗚啊啊啊嗯嗯嗯嗯······」卡爾斯不能發語
    舌頭似乎變成了流水一般的東西,流連到肉色的軟壁上融合在一起了。
    那個自稱學生的他坐在他面前,善意地,笑笑。

    「然後我才明白了,這全都賴您教誨有方。」他笑笑。
    「只要把童年與幻想自孩子那裡抽去,空缺的他們,就等於失落靈魂的尸體
    這時候只要灌輸他們大量的現實知識以填補那種空缺,在某種意義上來說,就能達到所謂的,思想催熟的效果吧?
    這種在人類思想發展早期就進行社會化灌輸的方法,真是機械時代的政治正確好方法,給您拍拍手。」他笑笑地鼓掌。



    「向您報告一下,他們都成為不得了的成功人士呢。」他笑笑。
    「艾米麗亞成為了電訊公司的區域最高負責人。」
    「亞倫領導著科研小組在進行研究的攻堅。」
    「喬治比較差一點,但那個主管位子的薪水和待遇也很優厚。」
    「克里斯丁是個好母親,雖然從職場下退下的她還有有那份白領麗人的銳利。」

    「只是您應該看看孩子們。老師,看看他們的孩子們。」他輕聲歎氣。
    「有一日我結束我便利店排程下班。看見小安迪坐在公園長椅上哭泣。
    我問他,怎麼了嗎?他一邊哭一邊把本子拿給我,上面是小孩子的繪畫,畫著一個小女孩
    說,媽媽不准我再想這些幻想朋友什麼的無意義的東西
    愛麗絲感覺很傷心,我也很傷心。

    我便問了,愛麗絲是誰呢?他便跟我介紹愛麗絲
    愛麗絲是很可愛的金髮女孩,溫柔美麗又聰明
    在安迪被同學欺負受傷後會安慰他
    在安迪面對著不可逾越的難題時鼓勵他
    在寂寞的時候為他唱歌,做他的朋友。
    一切都很好。

    但克里斯丁,他的母親
    強烈地否決了他自身的幻想的存在正當性
    於是他不知道如何自處,就跑到公園大哭。
    他說愛麗絲其實很脆弱,他知道
    因為沒有人看見他看見的東西
    只要連他也看不見愛麗絲,愛麗絲就會死去
    到時候,他會變成和他媽媽一樣
    過著和另一半吵架的不安寧生活的大人。」

    「您知道嗎?老師。」他哀傷地望著他。
    「在虛空中有許多墳塋,和您不無關係。」



    「我只是在教訓他們生活的殘酷!亞當斯!」卡爾斯終於能發聲,他急於大叫
    「幻想是錯誤!你都看到了!他們相當成功!而你!!!」他惡狠狠地要瞪死眼前那個微笑的傢伙
    而你是個在深夜侵入家宅,站在我的書房里大放闕詞的廢物!!!」

    「我不否認您的看法,我親愛的老師。」他笑笑
    「我無疑是個無名的可憐蟲,愛發白日夢的傢伙只配在便利店打工一輩子,連女朋友都交不起。」

    「所以我來向您懺悔了,這種人生。」他笑笑。「無高薪,無聲譽,連女友都無,只有對夕陽感動及對來往的人好奇的人生」
    「失敗極了吧?」


    「今天呢,是我30歲的第一天,能否對我說聲生日快樂呢?老師?」他笑笑。
    「我還以為今日是我獨獨看著電腦,以釋放慾望做慶祝而已的小日子
    沒想到那個傳說是真的。」他笑笑。



    「我成了魔法師。」











    「就這樣,晚安了,我親愛的老師。」他笑笑,站起來,對著陷入粉色軟壁,看起來已然昏迷的男人揮手道別。








    突然一敲響指

    「啊,對了,老師。」他笑笑。
    「作為生日禮物,這東西就送給我吧。」

    他走到墻上,唯有那一邊未化成黏膩奇異的粉肉色軟壁,上面掛著相框。

    他把那個裱著發黃作文紙的相框取下來。

    醒目的丁下,那圈黃漬是淚痕嗎?

    收入懷中,他笑笑。





    「祝好夢,老師。」



    回覆刪除
  17. 舒壓小遊戲?根本就是抓狂小遊戲!

    回覆刪除
  18. 「永別了,你這小王八羔子!」廣播中傳來熟悉的聲音。對,那是我母親,僅僅只是血緣上有關係而已。

    我沒有理會剛剛的廣播,繼續獨自坐在商場的長凳上,看著對面的玩具店。每一個從店鋪裡走出來的孩子,臉上都露出各種幸福的笑容,而我是永遠都不能體會得到。

    因為,我是一個被遺棄的孩子,只是一個他媽的野種。

    「孩子,你自己一個?」身旁突然有一把低沉的聲音問到。不知何時,一位男子坐在我旁邊。

    我轉頭看一下,他魁梧的身型立刻給我一種壓迫感。目光剛好對上他的眼睛,那種兇厲的眼神嚇得我立刻把視線移走。

    只是那一眼,我肯定,那是一個在江湖裡打滾的男人。

    偶爾母親接客時都會出現類似的客人,他們一般都會連續出現幾個月,然後就莫名其妙地消失。

    大概是死了吧。

    「啞的嗎?」
    「阿!?」

    他的氣場令你不得不屈服在他之下。這一刻,大腦好像漿糊般一下子運轉不了,連呼吸也要小心翼翼的。

    「我問你是自己一個?」
    「原本不是,現在是了。」
    「父母呢?」
    「沒了。」

    ……

    然後,我們陷入寂靜中。可是受制於他的威嚴下,我不趕貿然地離開,兩個人就這樣一直地坐著。

    「剛剛那個是你母親,對吧?」過了一會,他主動打破了沉默。

    「你......怎知道?」

    他並沒有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吐出一句令我驚寒的話語。

    「想殺死她嗎?」

    「我......我......你......」這衝擊性的問題令我頓時失去思考能力。

    他這話是想怎樣?殺死母親?!為什麼?

    「你想殺死她嗎?」他再次重複問題,語調平淡的像平常與別人問安似的。

    「你......是誰?」到底他想怎樣!

    他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看著我,眼神依舊那麼的兇厲。

    想殺死母親嗎......

    我不停地問自己,內心漸漸地冒氣了一股怒氣。

    想啊!

    「我要殺死她!」我按耐不住的說出口。

    這十幾年豬狗不如的生活,我已經受夠了!

    「好,我帶你去殺死她。」

    突然,視線出現了一團白光,迅速地包圍著我們。下一秒,我們已經消失於空中。當我張開眼的時候,我們已經站在我家門口。準確來說,是我不熟悉的家門。

    「你到底是誰?為甚麼我們在這裡?」這個男人把我弄得越來越亂。是幻覺嗎?我是在做夢對吧?怎麼可能一秒就回到這裡?

    「過程不重要,重點是結果。你想殺你母親,我就把你帶到這裡。」門彷彿沒上鎖的被他輕輕地推開。

    甚麼?!這裡是?

    屋內的擺設與我的家很相似,可是又不一樣,家具都比現在的新淨。而且,我的東西......都不在了。

    「這是你15年前的家。」他看穿我的驚訝回答著。

    他可以時空穿越?!我是瘋了吧?

    「她在房裡正在熟睡,你拿著這把刀一下子插進她心臟就可以的了。」他把匕首遞給我,然後隨意地坐在沙發上。

    匕首的冰冷傳到我手中使我抖了一下。我靜靜地走進房裡,窗外的燈光照著母親的臉,缺少了皺紋以及濃妝的打扮,她看上去很溫柔。

    「ㄚ~」床邊突然冒出一把嬰孩的聲音,我嚇得立刻退到門後去。

    那是我!

    熟睡中的母親條件反射似的把身體轉向嬰兒時的我,右手輕輕地在我身上打拍。

    一下,一下,直至她回到夢中裡。

    看著,心裡柔軟的一處被觸動了,剛剛煽動起來的怒火慢慢地減退。

    幹!明明知道未來的結果,可是我還是不能下狠心。眼淚滴答滴答地流下,無言地訴說著內心的哀痛。

    「我下不了手...... 」許久,我退回客廳裡,把匕首還回給那男人。
    「你確定?」
    「嗯......」
    「好,這是你的選擇。」

    下一秒,我們又回到商場的長凳上,彷彿剛剛發生的事只是一場白日夢。不過,臉上的淚痕告訴我,那是真實地發生過。

    「你到底是誰?」
    「時候到了,你就會知道。現在讓你知道,對你沒好處。」
    「那你為甚麼要接近我?」
    「因為我要帶你走。」
    「帶我走?為甚麼?」
    「因為你沒有選擇。」

    ......

    對阿,我已經被遺棄了。在這世上,我還可以選擇甚麼。

    「我跟你走。」






    ------------------------------------------------------------------------------------------------------------------------------------------------------


    「S041429,任務完畢。3秒後傳送至E03房間。」

    3
    2
    1


    「你把他送去了總部?」一把女聲在背後響起。

    「把他也拉進來不怕他變成你的弱點?」女的繼續問道,可是男人還是沒有回應。

    「你是愧疚吧!」男人聽到這句後,終於停下來,沉默著。

    ......

    「我只是把他帶回屬於他的地方而已。」

    「哈!那也是。你讓我很期待他的成長。」那女輕笑著,挑逗地走過來,雙手環抱著男人。




    - 續 -

    回覆刪除
  19. 這個遊戲...我一直以為是要把數字球放於轉動中的大頭針...
    原來我一直玩錯了orz

    回覆刪除
  20. 摩擦摩擦 在這光滑的路上 摩擦!!!!!!

    回覆刪除
  21. AA卡84關ing 84關各種逆天

    回覆刪除
  22. AA卡84關ing 84關各種逆天

    回覆刪除
  23. 我有那隻一模一樣的明日香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隻應該是朝比奈喔

      刪除
  24. 老師評丁下是對的...因為水蒸氣看不到RRRR

    回覆刪除
  25. 雖然知道是迷思,卻不知道來源呢...
    圖鑑錄聲音的點子真的很讚=w=
    摩擦摩擦摩擦...(啊~~~嘶
    ...不塊是日本=w=

    回覆刪除
  26. Deemo其實創作背景還挺黑暗的
    有幾首樂譜名重組之後是醫院術語 其中一個是顱內出血
    遊戲中的2組神秘數字是座標 指向台北台大醫院
    一整個給人很玄又毛骨悚然的感覺
    而且似乎未完待續?
    整體而言Z>B

    回覆刪除
  27. Deemo其實創作背景還挺黑暗的
    有幾首樂譜名重組之後是醫院術語 其中一個是顱內出血
    遊戲中的2組神秘數字是座標 指向台北台大醫院
    一整個給人很玄又毛骨悚然的感覺
    而且似乎未完待續?
    整體而言Z>B

    回覆刪除
  28. 丁下,廢話,因為天上的雲主要是凝結核跟水和冰晶組成。有些比較低的是水為主,以灰塵為中心然後將空氣的水蒸氣凝結上去,變成雲。所以主成分為[液態水]。水蒸氣是沒有辦法看到的。

    回覆刪除
  29. 星期天的午後,初冬的太陽照在舖著一層薄雪的街道上,白得刺眼。小男孩獨自在街角的家裡,身上蓋著充滿霉味及毛球的髒毯子瑟縮在牆角。


    房子並不小,甚至還有院子,但是屋內能落腳的地方卻不多,到處都散落著菸頭、酒瓶及吃剩的食物,地板上一塊一塊打翻的酒乾掉後留下的痕跡,蒼蠅和蟑螂肆虐著這個住所。

    小男孩細心的拿髒抹布擦拭牆角的每一寸地板,這個角落是他的淨土、他的聖域,髒毛毯是他的城牆,這是他唯一可以容身的地方。



    「小王八羔子,你給我好好看家!滿桌滿地都是吃的東西,你自己找,要是你出什麼亂子,我晚點回來你就死定了!」 小男孩的母親撂下這句話候便牽著男友的手開心離去。




    今天小男孩運氣還不錯,在椅子下找到一塊包在塑膠袋裡吃一半的麵包,有點乾,咬痕上一點一點的霉斑,看來放好一段時間了。滿室的食物讓蟑螂老鼠懶得費力去撥開塑膠袋,才讓這半塊麵包得以留在椅子下放到發霉。小男孩並不介意,把有霉斑的地方撕下來就好(*錯誤行為請勿模仿*),畢竟這是三個星期以來找到的食物中份量最多的一次,配著桌上一點酸掉的飲料和軟掉的餅乾屑,勉強可以度過這天。


    小男孩左顧右盼,畏畏縮縮地爬出他的小城堡,爬到椅子下把那半塊麵包撿起來,如獲至寶般地揣在懷中,快速鑽回屬於他的牆角,彷彿像是在這不到五公尺的距離中有人會搶走他的午餐。小男孩再次鑽入他的髒毛毯中端坐著,鬆了口氣,難得今天他拿食物沒有被罵的。



    「哎呀,弟弟只有你一個人嗎?」窗外傳來熟悉慈祥的聲音,是隔壁的奶奶。


    小男孩緊張了起來,雙手緊緊抓住身上的毛毯,不知道究竟要不要回話。在他腦中的計畫只有一個人過完一天,對於隔壁老奶奶的突如其來感到不知所措。


    「弟弟,可以幫奶奶一個忙嗎?」窗外的老人微笑著向瑟縮在牆角的小男孩招手。小男孩猶豫了一下,披著舊毛毯緩緩起身,小心翼翼地走向窗邊。


    「弟弟,奶奶想出去買點東西,但是東西多了奶奶怕拿不動,你可以陪奶奶一起去買東西嗎?」那老人微笑著說。


    「可是···媽媽要我看家···」小男孩低著頭,小聲地說:「要是媽媽回來看不到我···他會很生氣的···」


    「你媽媽星期六都很晚才回來的···」老人說:「你陪奶奶出去,五點前就回來了,你媽媽不會發現的。奶奶還知道哪邊有好吃的東西喔!」

    「好吃的···東西···」小男孩心動了。在他的記憶中,食物就只是果腹用,好吃這兩個字只在字典上出現過。「奶奶我陪你去···但是要在媽媽回家之前回來···」

    「好好好,那我們出發吧!」老人慈祥地說。

    小男孩小心翼翼地將毯子脫下、摺好,放回他的小角落。毯子下的他,穿著不合身的衣服,上頭東一塊西一塊的補丁,沾滿油漬汙垢;褲子很明顯是重複刷洗到褪色變薄的成人褲子,只是很粗糙地把褲管剪短,甚至沒有反摺縫合,任由毛邊慢慢往上擴張。


    「哎呀,你穿這樣可不行啊,百貨公司的保全不會讓你進去的!」老人有些驚訝地問道:「有沒有其他衣服可以換?」

    「沒有了···」小男孩低著頭,難過地搖頭說。

    「沒關係,奶奶家裡還有幾件孫子留下來的衣服,奶奶去拿給你。」


    小男孩靠在窗邊,半個身子躲在牆後,畏畏縮縮地看著老人的背影消失在轉角。大約過了十分鐘,老人又緩緩出現在他眼前,手裡提著一個塑膠袋,慢慢走到窗前。


    「來!這件衣服是我孫子的,先借你穿,應該會比較合身。」老人將手中的塑膠袋遞了出去,小男孩猶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接了過來。打開塑膠袋一看,一件亮紅色的衣服和褲子,滑順而乾淨,還散發著淡淡的香味。「快換上去吧!奶奶肚子餓了,穿好了我們就去吃午餐。」


    「謝謝···」小男孩低聲道謝,小心翼翼地換上手中乾淨的紅色衣裳,彷彿害怕弄傷這衣服一般。簡單的打理一番,牽著老人的手緩緩離開名為家的牢籠。


    刺耳的鈴聲響起,驚醒了躺在豪華沙發上的女人,吸完毒的餘勁讓她頭痛欲裂。女人並沒有起身,只是伸手在桌上亂摸,使得原本就凌亂的桌子摸得更加無序,也讓放在桌上得藥丸、保險套散落一地。


    「誰啊?」她不耐煩地說。


    「大姐頭,是我,威爾斯。」電話那頭的聲音再熟悉不過,正是女人男友的下游。


    「幹,我在休息你他媽打給我幹什麼?」女人有點憤怒,說:「有什麼事情不會晚點打是不是?」


    「大姐頭先別生氣,我剛剛看到你的小孩在百貨公司。」威爾斯有些焦急的說。「在南區的比爾森百貨···」


    「你他媽是不是看錯了?那小王八羔子怎麼可能跑去百貨公司?」女人打斷了威爾斯,對著電話咆哮:「你他媽可不可以動一下你的蠢腦袋好好想一下你到底在講什麼?」



    「大姐頭,我不可能看錯的!」威爾斯說:「你家鄰居的老太婆帶她去的!我認得那個老太婆!」


    「幹!」威爾斯聽到最後一句話,電話就斷線了。


    女人從沙發上起身,大腦仍然痛得她皺眉扶額,一個踉蹌,驚醒了躺在她身邊的男人。


    「幹什麼啊?」男人半瞇著眼說:「還沒晚餐吧?」


    「隔壁的死老太婆把那小王八羔子帶去百貨公司。」女人撿起地上的衣服,粗魯地穿上回答。

    「妳就讓他去啊···」男人閉上眼睛,無精打采地說道。

    「讓他去?你他媽在跟我開玩笑嗎?」女人對著沙發上的男人吼道:「那老太婆如果帶他去百貨公司買衣服,哪王八羔子身上的傷不就曝光了?到時候警察來了你要怎麼處理?你揍他的事情不就曝光了?你打算怎麼處理你說啊?」

    「那你打算怎麼辦?」男人緩緩坐起來,說。


    「去把那小王八羔子帶回來,給他知道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女人咬著牙說。



    雖然只百貨公司地下美食街的平價午餐,對小男孩而言卻是難得稱得上是享受的一餐。小男孩連餐盤裡一滴湯汁都不肯錯過,將整份餐點吃得一乾二淨,滿足地撐得癱在椅子上動彈不得。

    稍作休息一會,老人緩緩起身,牽起小男孩的手開始逛百貨公司。


    對小男孩而言,百貨公司彷彿是個未知的境地,各處的商品從未曾出現在他的生活中。他從來沒想過衣服的款式、搭配、配色,看得他眼花撩亂。與其說是老人帶著小男孩逛百貨公司,不如說是小男孩拖著老人逛,每間店都是一個全新的眼界,都令小男孩捨不得離去。


    老人其實也沒有買什麼東西,就只是帶著小男孩逛逛,偶爾挑幾件衣服幾罐香水,所以小男孩也樂得輕鬆。



    「弟弟,我忘了問你叫什麼名字了?」老人輕輕牽著小男孩的手,溫和地問道。


    「我不知道···」小男孩猶豫了一下,低頭回答。「媽媽都叫我小雜種,不然就是小王八羔子···叔叔都叫我喂···或是你,所以我不知道我叫什麼名字···」


    「你都沒有去上學嗎?」老人驚訝地問


    「沒有···」小男孩搖了搖頭,小聲說:「媽媽說她沒有錢給我上學···所以我沒有上學···」


    「這樣啊···」老人輕輕摸了小男孩紅褐色的頭髮。小男孩也不反抗,任由老人慈愛的撫摸。「你跟我一起來吧,奶奶買件衣服給你···」


    「不行啦!」小男孩嚇了一跳,身體不自主往後退了一步,緊張地說道:「奶奶我不能讓你破費···奶奶你請我吃午餐已經很夠了,我···我不能收奶奶的禮物···」

    「不行,我堅持,你不用跟奶奶客氣!」老人緊緊牽住小男孩瘦弱的手,走進最近的一間童裝專櫃。「來,奶奶幫你挑。」

    小男孩卻不敢走店裡,躲在專櫃門口的展示玻璃窗框旁。


    「奶奶,我真的不能···」


    「這件很適合你喔!」老人輕輕將小男孩牽入店裡,隨手拿起一件衣服在小男孩身上比了比,笑著說:「來,去試穿看看。」

    「那我···不好意思了···」小男孩抱著衣服,低著頭小碎步地奔向試衣間。兩三分鐘後小男孩低著頭抓著衣角,羞赧地走出來。

    「很好看啊!」老人坐著,仔細打量眼前穿著新衣的小男孩,微笑著說。

    「奶奶···這件很貴的···」小男孩小聲地說:「我···我不敢收···」


    「你怎麼還在說這種話?」老人皺了眉頭,輕輕摸著小男孩的頭,說道:「奶奶說要送你的,你就收下吧!這件不貴,奶奶付得起!」

    「謝謝···」

    老人牽著小孩的手,慢慢離開了店面,唯一不同的,是小男孩手上多了一個小巧可愛的紙袋。小男孩的臉上除了緊張,也帶了一絲滿足。


    「服務中心報告,服務中心報告···」

    正當老人牽著小男孩要離開時,耳邊突然響起溫柔的廣播聲。不過廣播小姐還沒說完時,麥克風的另一頭傳來一陣雜音和碰撞聲,之後陷入一片沉默,彷彿服務台出了什麼事情。幾秒後,傳來一陣熟悉又粗魯的聲音。

    「小王八羔子,我知道你在這裡,現在給我到大門外面跟我回家,不然你死定了!聽到了嗎?你再亂跑就要永別了!」

    「她們來了···」


    距離大門口不過兩分鐘的路程,小男孩卻是一腳都跨不出去,愣在原地。老人乾枯的手輕輕地搭在小男孩的肩膀上,發現小男孩竟然渾身發抖,嘴巴一張一合的,恐懼完全佔據了他的表情。小男孩突然蹲了下來,雙手抱著頭,眼淚止不住地掉在地板上,陷入歇斯底里狀態,也引來路人的側目。

    「奶奶陪你去吧!」老人彎下腰,輕輕將小男孩扶起來,溫柔地說:「是奶奶要你來的,奶奶陪你去吧!」

    「不,奶奶,謝謝你今天請我這頓飯,我該回家了,我媽媽在找我···」小男孩抬起頭,淚眼看著老人慈祥的面目。由於在強烈恐懼害怕下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擠出一個笑容和一段話,小男孩的臉頰不斷在抽動,但控制得住嘴角卻控制不了淚腺,眼淚仍簌簌流下。「奶奶,謝謝你,我該回家了···」


    小男孩將手中為數不多的行李交給老人手中,向老人行個禮,轉身朝大門跑去。老人嘆了口氣,只能眼睜睜看著小男孩的身影逐漸變小,消失在人群中。

    回覆刪除
    回覆
    1. 「喂~小希爾嗎?今天奶奶陪一個和你同年紀的小朋友出去逛街,他好開心呢!他就住在奶奶家隔壁,你如果來的話一定可以跟他做朋友的···」初冬的夜晚,老人坐在火爐邊的搖椅上,輕輕將手機貼在耳際,溫柔地說:「奶奶還買了一件衣服給他,他好喜歡呢!你看到一定也會覺得很漂亮的···」


      「您撥的號碼是空號,請查明後再撥···」電話的另一頭傳來生冷的聲音。


      「小希爾···已經三年了···你怎麼不來看奶奶一下呢···」老人看著牆邊衣櫥上的相片,泛黃的相片上是一個可愛的小孩,笑得好燦爛。老人眼眶中泛著淚,緩緩將可愛小紙袋裡的衣服拿起來,細心摺好。老人小心地打開相片下的櫃子,裡面整整齊齊放著的全都是小孩的衣服。

      「有機會奶奶會去找你的···」老人拖著沉重的腳步走到窗邊,看著隔壁洋樓裡燈火忽明忽滅,窗外的風雪聲底下隱隱約約夾雜了男人粗吼聲和小孩的哭泣聲。老人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奶奶一定會去的···」

      老人眼中逐漸充滿了老淚,窗外的景象也逐漸模糊。她輕輕抹掉眼角的淚水,緩慢地離開窗邊。在眼角餘光最後出線的,正是隔壁洋樓忽明忽滅的燈火照映在門牌上···


      273號


      「奶奶一定會去找你的···你等著···」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