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用下方分類鈕輕鬆瀏覽各分類!也別忘了利用右側浮動按鈕加入粉絲團,天天獲得不同更新!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 憤怒電玩宅 Misc2 kju d20 10204-114cuwcard1 duck1 board-james vine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547

這是大概是近年來最涼的四月中旬了......

不用開冷氣耶,超爽的。

覺得自己越來越像章魚哥了

這是在酸英制還是怎樣?!

你他媽...

仔細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啊

這不是某部經典電影中出現過的橋段嗎?XD
忘記片名是什麼了...

超帥

貼心的設計

「我不想知道這種事,謝謝。」

接骨木魔杖<_<

昨天剛好咬到,好痛......


副總統哭哭

你真的很機掰

人生十大恐懼之一

好樣的,厄尼。
二戰禮儀,簡單無比。


對槍過敏到底是哪招XD

天公伯啊

......

胖可丁是生命,胖可丁是愛。

白爛蜘蛛人










底下WTF雜圖












肯定很痛...

思樂冰暢飲日,無論帶多大的容器去裝都均一價,於是......

噢~~~是誰住在深海的......咦?

Dick Butt? Duck Butt? Dick Duck Butt???

是神器WD-40......

50 則留言:

  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 只要龍五手上有槍,他什麼鬼都能買到...

    回覆刪除
  3. 只有我在意那隻鴨子的尾巴=_=?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不是鴨子,是Dickbutt.

      刪除
  4. 在9GAG上看到: 有人要進行將頭換到另一個身體上的手術,所以這到底是頭部移植手術還是身體移植手術?

    回覆刪除
  5. 是黑色追緝令嗎?

    回覆刪除
  6. Falling down. 怒火風暴 又翻 城市英雄

    回覆刪除
  7. 硬要撿隊友的槍就對了XDDD

    回覆刪除
  8. 飛強真的很恐怖............

    回覆刪除
  9. 次數增加結果不意外...(看向古埃及

    回覆刪除
  10. 不~~~~~~~
    幹你媽的等等
    喔好了
    不~~~~~~~

    回覆刪除
  1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12. 說真的。 兔子我了解 那烏龜是被卡車開過喔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不是,
      是坦克車。。。

      刪除
  13. WD-40真是個好東西,做機械的都說讚。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可以用來降溫、潤滑和防鏽
      而且聞了會上癮

      刪除
  14. 最後一張WTF之影片支援 (3:55處...隨便啦)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6exm2Hi28Xw

    回覆刪除
  15. 香港周日全天都能在麥當勞買到早餐的哦

    回覆刪除
    回覆
    1. 香港週日時每個人都他媽是龍五

      刪除
  16. 請問龜兔賽跑是發生什麼事了……?

    回覆刪除












  17. 「不好意思,我們早餐時段只到早上十點半呢。」年輕的女店員露出營業用笑容。


    男子沒有動怒,而是靜靜地從大衣中掏出一柄黑色的手槍。


    那是一柄貝瑞塔92,幾乎在任何有槍出現的電影裡都會出場的常客。


    常見、通俗。


    致命。












    「現在,可以給我一份早餐嗎?」男子嘴角微微翹起,他正在試著展現自己的紳士風度。


    「您手上的,是什麼東西呢?」女店員臉上還是那樣的營業用笑容。


    「這是一柄槍。」男子抬了抬眉。「真槍。」


    「它能用來做甚麼呢?」女店員繼續問。


    「它能射出子彈。」男子耐心的答。「毀人財物、奪人性命。」












    「不對呢。」女店員閉上眼,輕輕地搖了搖頭。


    「嗯?」男子不解。


    「你拿的,不是槍呢。」女子用指尖指著那柄黑色的貝瑞塔92。











    「而是...你心中的寂寞呢。」












    男子沒有回話,他只是看著自己的手,自己的槍。


    這是一柄寂寞的槍。












    他輕輕地把槍抬了起來,瞄準女店員的眉間。


    女店員不閃不避,甚至連一絲懼色都沒有。












    「妳覺得寂寞可以殺人嗎?」男子的眼神中有著悲傷。


    「寂寞已經殺人了呢。」女子的眼神中也有著悲傷。












    「殺了誰?」男子問。












    「殺了你自己呢。」女子回答,一顆晶瑩剔透的淚從她臉頰滑落。












    男子閉上眼,微微抬起頭。


    這家店的日光燈好刺眼。


    刺的他,有點想要流眼淚。












    女店員沒有說話,而是靜靜的等。


    過了幾秒,男子睜開眼,重新把視線擺回女店員的臉上。


    「雖然我沒有辦法幫助你,但是這算是我的一點點小小心意呢。」


    語畢,女店員輕輕地把雙手覆上男子持槍的手,一股令人安心的溫暖隨即從手上傳來。


    這一刻雖短,對男子而言卻像是永恆。












    當女店員把手緩緩的離開時,男子手上的槍,已不知何時變成了一袋早餐了。












    「我不能賣你早餐,所以這就算是我送你的呢。」女子微微笑著。


    沉甸甸的重量從手中傳來,應該是豬肉滿福堡吧。












    自己最愛吃的早餐。












    「妳怎麼知道......我......」男子無法理解。


    女店員的左手食指輕輕的貼上男子的唇。


    「這是營業機密呢。」女店員瞇著眼,俏皮地笑了。












    男子微微睜大雙眼,但很快的他也會意過來。


    不要這麼不解風情呢,就讓這一份豬肉滿福堡,成為自己人生旅程中,一個小小的、可愛的謎題吧。


    他輕輕地微笑,點了點頭,然後轉身離開。












    「再見了呢,寂寞的客人。」女店員笑著說。


    男子走了幾步,停了下來。












    「我不寂寞了。」他沒有回頭,而是背對著女店員說的。「在這短短的幾分鐘。」













    女店員沒有回話,而是對著男子的背影鞠了一個躬。


    背對的男子沒能看到,他舉起另一隻沒有拿早餐的手,瀟灑的道別。















    -----------------------------------------------------------











    「副店,他沒付錢耶。」另一個年輕的男店員怯怯地走出來,他剛剛一直在後面偷看。


    女店員沒說話,只是把不知何時拿到手的貝瑞塔92掏了出來,槍口正好朝著男店員的側腹。


    「咿咿咿咿~不要用槍指我啦~」男店員嚇得花容失色。


    「這把在隨便賣都有三萬塊以上。」女店員語氣平淡。「你拿去給DVD店的朗哥叫他收。」


    「咿咿咿我才不要!」男店員嚇得半死。「他剛拿槍指著妳......妳都不會怕啊,副店?」


    「怕個屁。」女店員用鼻子哼了口氣。「就憑他這種破外行,在他開槍之前我就已經用番茄醬包裝的鋸齒邊割斷他喉嚨兩次了,還可以順便割斷你喉嚨一次。」


    「咿咿咿!為什麼要順便割斷我的喉嚨?!」男店員極為驚恐。


    「買一送一嘛。」女店員搔了搔頭。


    「請不要把我的性命當成深夜時段的大薯!」男店員一邊驚恐一邊抱怨。















    -「文青副店長是女殺手的秘密要是曝光我就死定了」序章完-

    回覆刪除
    回覆
    1. http://pleaseask2012.blogspot.tw/

      https://www.facebook.com/pleaseask2012?ref=hl

      刪除
    2. 現在大薯沒買一送一了,哀傷

      刪除
    3. 好感人....?

      還以為又是暗器!
      就知道是幹槍!現賺兩萬九!

      刪除
    4. 哼,最好番茄醬包裝的鋸齒邊可以割斷喉嚨!

      刪除
    5. 是十大奇兵之首的番茄醬包!!

      外行都以為槍才厲害
      不愧是請問大
      竟然知道如此冷僻的兵器

      刪除
    6. 美乃滋算暗器嗎?

      刪除
    7. 名字也太長了吧?(標題)

      刪除
    8. 現在流行標題越長越好~

      刪除
    9. 等龍大回覆中...

      刪除
    10. 「既然你會怕,這把槍我就拿走了!」女店員轉了轉手上的槍,一派輕鬆地說道。


      「咿咿咿別在店裡面玩槍啊!走火了怎麼辦?」男店員老早躲個老遠,瑟縮在漢堡保溫櫃後方顫抖地說。


      「這東西要是走得了火我跟妳姓!」女店員仍然擺出一貫甜美的微笑,用甜膩的聲音親切而虛偽地說著。頭也不回地緩緩走入深處的準備室。




      「什麼番茄醬包割喉···隨便說說的他也信,真受不了這些大學生的腦袋···」


      在漆黑的準備室中,女店員小聲嘀咕著。她熟練著卸下子彈,用他細嫩的指尖輕輕觸摸著第一顆子彈的每個角落,彷彿像在擦拭一個珍貴的藝術品一般。



      2145073



      彈殼邊粗糙地刻著。


      對她來說,這個數字再熟悉不過了。



      21:45分,第07集會點,第3級任務。


      「第3級?多久沒出現第3級的任務了?」她暗自思忖。


      她的疑慮並不是沒有根據的,只有出現嚴重危害組織存滅的因子才會被歸類在第3級任務,雖然任務的難度並不一定是特別困難(有時第2級任務暗殺的對象甚至強過第3級。根據統計,第2級任務死亡率大約是第3級任務的2﹒35倍),但絕對不容許失敗,任何一絲細節的疏忽都有可能導致組織的崩解。



      或許因為這個原因,組織才會找上她。



      戰慄的黑水仙。


      擁有百分之百任務成功率的殺手。



      不過這也都只是往事了。現在的她,就只是一個女店員、一個孩子的母親。



      「怎麼會找這種麻煩事給我呢···」女店員輕輕嘆了口氣,嘀咕道:「明明就說我不想幹了···」



      夜裡公園的角落,昏黃且閃爍的燈光為這個夜裡帶來一絲孤寂氣氛,飛蟲徒勞無功地撲向老舊的街燈,發出細瑣的啪噠聲,和不遠處的大石鐘規律而無趣的滴答聲正好為這個夜晚增添一絲寂寥。



      女店員披著一件深色夾克坐在街燈下,雙手托著腮,雙眼無神地盯著遠處街道上閃爍的霓虹燈,彷彿是一個想著遠方戀人的少女般。



      「妳退步了。」背後傳來一個粗糙的聲音,這聲音她認得,正是早上來店裡鬧場的男子。「以前的妳是不會讓別人有機會走到妳的背後,看來安逸的生活讓妳的危機意識腐化了。」



      「是嗎?」女店員用一貫虛假制式的笑容,甜甜地說:「組織的新生代就這點實力嗎?」


      那男子低頭凝神一看,倒抽一口涼氣。



      女店員的外套腰際鼓起一塊,那男子還以為是外套不合身而產生的皺褶。實際上卻是女店員將貝瑞塔9.2藏在腰際的外套內,槍口早就對準後方那名男子的眉心。


      「你最好記住,深色會掩蓋立體的細節。」女店員微笑著說,站起身,將貝瑞塔手槍遞了出去,男子猶豫了一下,伸手接了過來。



      「不愧是傳說中的水仙,即使退休了仍然是頂尖的殺手。」男子笑著說:「有機會真想像水仙前輩討教幾招。」



      「我不想和你廢話太多,我已經退休了!這是我和首領達成的協議。為何會用這種方式找上我?」水仙收起她那親切的笑容,正色說道:「我並不打算復出,現在組織怎樣都已經和我無關,我只是一個平凡的上班族,請你們不要打擾我現有的人生。」



      「很可惜上面並不這麼想。」那男子不屑地笑了一聲,冷冷說道:「奪走無數人命的殺手卻想過平凡的生活,你覺得有可能嗎?」


      「是嗎···這就是他們的答案。」女店員低下頭,閉上眼睛,緩緩說道。



      「能親身感受到水仙前輩的戰慄,在下可是感到萬分榮幸。」那男子嘴角微微上揚,冷笑著說道:「可惜這次沒有拒絕的餘地,水仙前輩的小孩可是在首領家作客,叫做沛···沛···沛···對了,叫做沛珍!真是個可愛的小孩呢!我真想知道這麼可愛的小孩體內是填充著怎麼樣的內容物,嘗起來是怎麼樣的味道,或許做成燒賣會相當受歡迎呢···」



      「你們這些傢伙!!」女店員用盡全力才忍住由喉嚨深處湧出的嘶吼,全身顫抖著,咬著牙低聲說道。


      要知道身為一名殺手,絕對不能養成大聲說話的習慣,任何一點聲音都有可能造成任務失敗,更遑論嘶吼了。


      「這次對象是個敵對勢力的老頭···我們組織稱他是K,不管我們派了多少人過去談判總是如石沉大海,從來沒有一個人回來過。這傢伙攏絡了另外兩派人馬圍攻我們,上週我們從C區據點淪陷了,現在B區也是苦撐著···」男子也不管女店員同不同意,緩緩說著:「恐怕不用兩個月,我們的勢力就要從首都圈撤離了···而他們唯一的弱點就是四個兒子不睦,每個人都希望繼承K的位子,私底下鬥爭的可兇了。所以只要殺掉這傢伙,他的四個兒子會忙著爭權···這也是我們唯一的機會了。」



      「那報酬呢?」女店員冷冷地問。



      「報酬就是貴公子的平安,還有三千萬元。」男子從身後取出一個牛皮紙袋遞了出去,緩緩說道:「詳細內容都在這裡。最好記住,這可是不能失敗的任務···」


      「閉嘴,我開始執行任務的時候你連投票權都沒有,輪不到你來教我怎麼做!」女店員哼了一聲,流暢地接過那包牛皮紙袋,一點也不拖泥帶水。「還有沒有什麼屁話要說?」



      「你做的滿福堡很好吃!」男子頓了頓,笑著說:「謝謝你的招待。」



      「蠢材···」女店員低聲咒罵,轉身消失在寂靜的公園深處。




      房間裡只有一個人,一個白髮蒼蒼的老人,倒臥在沙發上熟睡著···或許用醉倒了來形容比較貼切,因為他身邊的桌上放著一瓶威士忌和一桶冰,冰上還插著一隻碎冰錐。



      房間並不小,洋溢著淡淡薰香,正是女店員最喜歡的檀木香。原木桌椅、細緻雕刻的屏風、牆角擺著一大顆瑪瑙、展示櫃裡不知是多久之前的骨瓷器,不難看出他對擺設的講究。



      要不是那牛皮紙袋裡有相片,很難以想像這個老人就是第3級任務的對象。女店員環顧一下四周,簡約風格的裝潢,牆上掛著一張張照片,高爾夫、釣魚、滑雪···唯一不變的就是每張相片裡那老人慈祥的笑容。



      對殺手而言這是很危險的行為,任何與任務無關的行為都應被避免,尤其過度認識暗殺目標,這會造成暗殺時的猶豫,而這也往往是成功與否的關鍵。


      女店員輕輕走到老人身邊,仔細打量眼前這位白髮蒼蒼的老人-K。穿著不合時宜的白色西裝,或許是才剛開完會回來吧!臉上的皺紋掩蓋不了他威嚴的相貌;臉上一抹潮紅,或許是酒精的催化;嘴裡一張一合的,不知道在念些什麼。



      「別怪我···」女店員小聲說,順手抄起桌上的碎冰錐,高舉起,卻怎麼也刺不下去···




      如果這是陷阱?他真的這麼可惡?事情真的如他講得這麼順利?如果我殺錯人了?如果對方早就知道我們的計畫?如果他是誘餌?如果···



      女店員腦中不斷冒出各種想法,思緒如湧泉般雜亂而無序的不斷滲入她的腦海中,她在自己的腦海裡不斷被名為矛盾的大浪給沖擊。大腦和高舉著的右手之間彷彿隔著一道雜亂的網,她無論如何怎麼也無法控制自己不去質疑自己任務的正確性。



      過去的她,不曾猶疑。而如今,她卻遲遲不敢對一個白髮蒼蒼的老者下手。



      那男人說的沒錯,安逸的生活讓她的危機意識腐化了。





      「媽媽!」




      女店員腦海中閃過一個聲音。






      「媽媽,晚上我會早點回來的,要等我吃晚餐喔!」






      女店員的眼眶不知何時被淚水浸濕了,模糊的視線裡出現著瘦小而熟悉的身影,一個逐漸遠去的熟悉身影。




      「等等!」她想這喊這兩個字,卻卡在喉頭,怎麼也喊不出口,只能看著那身影逐漸扭曲,消失在眼中。




      女店員揉了揉眼睛,眼前只有散著酒氣的白髮老人。



      「沛珍···媽媽現在就來救妳···」女店員心頭湧起一陣甜膩,牙根一緊,右手拿著碎冰錐快速地向老人眼窩刺了下去······




      http://i.imgur.com/arhiE5N.gif

      -「文青副店長是女殺手的秘密要是曝光我就死定了」第一章完-

      刪除
    11. 腦補腦補的腦補...

      刪除
    12. ......結果是肯德基爺爺嗎!!!!!!!!!!

      刪除
    13. 阿對吼! 還有基爺這號人物!

      刪除
    14. 高手真多
      後續呢? (敲碗

      刪除
    15. 槓害我前面看那麼認真

      刪除
    16. 「眼窩?真是令人訝異的選擇呢,黑水仙。」老人依舊閉著眼睛。

      「....」女店員手上的冰錐在距離老人眼皮半寸的地方停住,冰錐上的水滴沿著慣性飛濺上了老人的眼皮,老人的眼皮反射性的抿了抿。

      「比我想像中的還要快呢。」老人睜開了眼。

      女店員弓步彎腰單手握著冰錐,一瞬間為了自己的遲疑而後悔,但左手馬上反射性的摸上了背後的槍把。

      不必要還真不想用這種會引起騷動的東西啊。女店員正嘀咕著。

      「坐吧?」老人頭一撇慢慢的直起身子。

      女店員退了兩步迅速抽回握住冰錐的的手,手背托住握著槍的左手。

      「真美啊。」老人讚嘆道。

      「不過我不記得你是左撇子呢。」老人順了順胸口的衣領。

      「人是會改變的。嘿!」女店員出聲制止向矮桌伸出手的老人。

      「放心,只是威士忌罷了。」老人笑笑地雙手舉起做出了投降的姿勢,一邊拿起桌上的酒杯。

      「你也來一些吧?」

      「....」女店員默不作聲。在這個完被全他佔上風的情勢下,他卻覺得好像被眼前的老人牽著走。

      「好吧。」老人晃著酒杯底殘存不多的威士忌然後一口乾了。

      「你有什麼想說的嗎?在你死之前?」女店員想擺脫現在這個情勢,把槍口對上了老人的頭。

      「遺囑的話我早就寫好了。」老人無視對準自己的槍口,給自己又添了半杯酒。
      「不過你可別跟我兒子們說啊!」老人一口氣又喝了半杯,嗆辣的酒讓他臉上的皺紋都聚在一塊了。
      「我可以要回我的冰錐嗎?」老人指了指女店員手上的冰錐。

      「你認為這很好玩嗎?」女店員提高了音量。

      「不,你誤會了,我一直在等你。」老人放下手中的酒杯。

      「什麼意思?」

      「你認得這個吧?」老人緩緩的從西裝外套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一枚戒指。

      「是尚恩的,怎麼會在你手裡?」 女店員刻意壓抑自己原本即將升高的音調問道。

      老人輕輕把戒指放在桌上。
      「如果...」老人合攏雙手,把身體向前傾。
      「如果說我告訴你....尚恩並沒有死呢?」老人的眼神一下子變的銳利。

      「不可能,我親眼看著他死的!」女店員的音量一下子提高。








      我要去洗碗了



      我可以說尚恩的s是小騎士嗎

      刪除
    17. 我喜歡你精闢的動作敘述、生動的對話方式和令人驚豔的故事劇情
      我決定讓賢了


      (已投降

      刪除
    18. 請允許我畫成漫畫!拜託!

      刪除
  18. 不懂屍體不見的梗~

    回覆刪除
    回覆
    1. 簡單 想想看增加的那一次是在她死掉後

      刪除
    2. 就是有戀屍癖的人把屍體拿去做那檔事了...

      刪除
    3. 我居然沒有想到這點

      不過有點噁

      刪除
  19. 房間裡有蟑螂的那張圖配上 I Will Always Love You 的副歌 莫名的配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