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用下方分類鈕輕鬆瀏覽各分類!也別忘了利用右側浮動按鈕加入粉絲團,天天獲得不同更新!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 憤怒電玩宅 Misc2 kju d20 10204-114cuwcard1 duck1 board-james vine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549

運氣就像特定的樂高零件,
你需要它的時候怎麼找都找不到,
不需要的時候它卻會在最奇怪的地方冒出來。

天氣開始變成四月該有的樣子了。
不過梅雨季就快到了...今年的漏水會多慘烈呢...orz

該不該讓這孩子知道殘酷的事實呢......
延伸閱讀:小時候會用來練習親吻的東西

人家不是流浪漢啊幹

這是我聽過最邪惡的把戲了

男生組是怎麼回事XDDDDD
不過還滿中肯的...

我原本以為這是開玩笑,
去查過之後才知道是真的......

克勞德是你?

好壞參半個頭XD

不能只有我一個人看到,放上來報復社會。

閉嘴,我已經夠美了。

晚來真的會嚇死人啊,這小子有前途。


好個屁!快救人啊!

我覺得這刺青很可愛啊XD
延伸閱讀:最近爆紅的「狗屎爛蛋小火龍」

天生一對?

測試嘴巴能張多大......你懂的

誰快去把這先生的腿打斷吧

解釋:老外喜歡開「迷彩=隱形」的玩笑,和忍者一樣。
底下的回應則是裝傻式吐槽。
好,我把青蛙殺死了,有人想拿去煮青蛙湯嗎?
延伸閱讀:小孩對食物的反應:蛙腿

不會因為摩擦生熱直接燒掉嗎?

史上最強自婊。











底下WTF雜圖











原來如此...

我看了什麼鬼東西

太慘了吧這個

超強悍鳥鳥

WHAT

請看!這就是便利的折疊ㄙ

60 則留言:

  1. 有時候我們還會踩到自己的運氣...噢幹。

    回覆刪除
  2. 坐等腦補文出現XD

    回覆刪除
  3. 不知道傑克凍人怕不怕下體凍傷XDD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覺得找傑克凍人就好,找冰霸王的話,可能每天都是冬天

      刪除
    2. 無限支持Jack x Elsa

      刪除
    3. 不行,Elsanna才是王道

      刪除
    4. 支持Jack x Elsa+1

      刪除
  4. 練習器不算甚麼!我有左右手(淚奔

    回覆刪除
  5. 那位先生能娶到他的太太真是奇跡

    回覆刪除
  6. 火神之槌砸了997次後,那老頭變成猛男了 @@

    回覆刪除
  7. 西瓜...黑人表示哭哭

    回覆刪除
  8. Elsa那張好賤XDDDDD

    回覆刪除
  9. 為了愛莎 挑戰看看!!!

    回覆刪除
  10. 為了愛莎 挑戰看看!!!

    回覆刪除
  11. 那毛毛根本就是LSP

    回覆刪除
  12. 我今天心情超差der Q-Q 不想補

    回覆刪除
    回覆
    1. 更難過的是過了兩小時都沒人屌你這評論('θ')

      刪除
    2. 因為很難過啊QAQ

      刪除
    3. (拍拍
      腦補這種事情開心想腦補時再補就好~

      刪除
    4.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5. 請問大辛苦了
      這次我來補

      刪除
  13. 雨傘魔杖 去去雨傘走!

    回覆刪除
  14. 親吻練習器好髒!這樣他吃到老爸的口水耶XD

    回覆刪除
  15. Elsa是Anna的沒人告訴你嗎?
    在路上請隨時小心魯班琴襲擊腦袋

    回覆刪除
  16. 槍戰當然要帶刀好省省子彈...Metal Slug!!!

    回覆刪除
  17. 飄著雪的萬聖節夜晚,窗外傳來陣陣小孩們的笑聲。女大學生雖然正為自己下星期的報告忙的焦頭爛額,卻還是不忘買了一大包糖果。反正一年才過一次,應應景也不錯,也正好有騙過自己良心的藉口可以買些糖果來解饞。


    「應該沒有其他小孩了吧···」笑著目送裝扮成可愛小妖怪的小孩們,女大學生抱著手上一大包沒發完的糖果,暗自心想。「那也該回去忙報告了。」




    叮咚。

    女大學生坐在電腦前,正要開始對下周的報告奮戰時,就這麼一聲門鈴孤單的響起,門外還是靜悄悄的一片,只有遠處模糊的嬉鬧聲。





    「誰?」她想。



    這和那些要糖果的小孩不同。小孩們不會只按一聲門鈴,也不會按了門鈴之後就安安靜靜地站在門口,更不會孤單一人來討糖吃。



    「來了!」女大生順手抄起桌邊的那袋糖果,應聲道:「哪位啊?」




    門外仍是一陣沉默




    女大生輕輕轉開了門,只見一個小孩半個身子倚在門口柱子後面,似乎有些恐懼。



    這孩子應該十一、二歲,身子卻比同年齡的兒童瘦小許多;眼神恐懼得乾枯;深色的亂髮,不知道有多久沒有修剪過;一身紅色的衣服上帶著一塊塊不知是油垢還是髒污的黑色污漬,傳來淡淡令人不愉快的氣味。



    「我···我···」那孩子半張臉躲在柱子後面,顫抖小聲地說:「我···我是你的月經,抱···抱歉我來晚了···」




    女大學生不禁啞然失笑,這是從哪傳來的要糖果新方法嗎?




    「你是要糖果的嗎?」女大學生輕輕嘆了口氣,跨出房門朝那小孩走去,微笑著對他說:「怎麼不是說不給糖就搗蛋呢?」




    那小孩沒有回答,看見女大學生朝他走來,急急忙忙試著將身體藏到柱子後面。


    「來,手伸出來,你的糖果!」女大學生抓了一把糖,遞了出去。

    那小孩猶豫了一下,畏畏縮縮地伸出手要接過糖



    這時女大學生才看清楚,那小孩的手上有許多新新舊舊的傷痕。擦傷、瘀傷、燙傷···手指的皮膚下宛如沒有肌肉,蓋在皮膚下的骨頭形狀清晰可見。



    「你要不要進來坐一下?」女大學生突然伸出左手抓住小孩的手腕,小孩嚇了一跳,想抽回右手,卻怎麼也無法把自己的手抽出女大學生的虎口。在那孩子的皮膚下感受不到任何肌肉的觸感。她略為焦急地問:「你很餓吧!姐姐這邊有一些東西可以給你。」


    那孩子微微點頭,不再反抗,隨著女大學生進到屋內。



    屋內有些凌亂,女大學生也不整理了,將堆在老沙發上曬好的衣服撥到一邊,先讓那孩子有個位子坐要緊。隨即轉身進入廚房,給這孩子準備一些東西果腹。



    還好冰箱裡還留了幾片前一天沒吃完的披薩,簡單地微波一下就可以吃了。


    女大學生把披薩送入微波爐,眼角餘光偷偷看著坐在客廳的那孩子。只見他正襟危坐,緊張的氣氛壟罩全身,彷彿將要被父母親責備一般。



    「來,吃吧!」女大學生把披薩端到孩子面前,隨手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那孩子看了著微微冒煙的披薩,嚥了口口水,卻仍遲遲不敢動手去拿眼前的披薩,抬起頭來巴巴望著坐在前面的女大學生。


    「吃啊!」女大學生微笑著說。


    那孩子急忙拿起披薩,狼吞虎嚥了起來。不用三分鐘,盤中的幾片披薩全下了他的肚子。



    「弟弟,你一個人嗎?」女大生開口問了。

    那孩子微微點了點頭,並沒有答話。

    「你怎麼會用這種方式要糖果呢?」女大學生喬了一下沙發上的衣服堆,做到那孩子身邊,親切地問。

    「因為媽媽說,這天要扮成恐怖的東西才要得到糖果···」那孩子低著頭,扭捏地小聲說。

    「那你怎麼會這麼說呢?」女大學生忍住笑,輕輕地說。

    「因為媽媽總是說,她寧願當時出來的是晚來九個月的月經,也不要是我···所以我想···晚來的月經是很可怕的東西吧···」小孩小聲說。

    「怎麼會有這種母親啊!」女大學生吃了一驚,心中暗自咒罵道。

    「姊姊,謝謝你的晚餐···我不能打擾你太久···」那孩子抬起頭,乾枯的眼神看的女大學生十分不捨。那孩子說道:「媽媽說,像我這種壞孩子,到哪裡都是麻煩,所以姊姊,我不能待在這裡···」


    「沒關係沒關係!妳不會打擾到我!」眼看那孩子作勢要起身,女大學生連忙壓住他的肩膀,摸摸他的頭說道:「今天我剛好想要有人陪我,我才要謝謝你。你爸爸媽媽呢?」


    「爸爸很早就過世了···」小孩低著頭,說著說著哽咽了起來。「媽媽和一個叔叔在家裡,叔叔愛抽很不好聞的菸,總是嗆得我咳嗽,叔叔嫌我討厭,所以總是打我。今天我不小心打翻叔叔的酒,被他趕出來了···這件衣服是隔壁奶奶借我的···」



    「原來是個飽受家暴恐懼的孩子。」女大學生聽著小孩的際遇,不禁一陣鼻酸。和他同年齡的小孩現在應該享受著家庭溫暖、學校教育和同學朋友間的信賴,但在這孩子身上完全看不到一絲喜悅,只有對任何人無限的恐懼和不信任。


    「弟弟,今天晚上你先住姊姊這邊好不好?姊姊也有些衣服和食物可以給你。」女大學生溫柔地說道:「你家在哪裡?姐姐明天早上陪你回去,讓你叔叔不要再打你了好不好!」


    「姐姐···謝謝你···」原本在眼眶打轉的淚水潰堤了,那孩子哭倒在女大學生的懷裡。「我媽媽他···我媽媽他···那樣對我···好痛喔···」


    「好了···不要去想你媽媽和叔叔了!」女大聲輕輕柔柔梳著那孩子一頭亂髮,在他耳邊輕聲說:「來~跟姐姐說,你家在哪裡?姐姐知道有誰可以幫你。」


    「胡佛街···273號···」那孩子抬起頭,用汪汪淚眼看著女大學生,含糊著說道。「姐姐,我今晚···真的可以留在這裡嗎···」




    「當然可以!」女大學生抱著他,小聲說。




    「那我以後可以來找妳嗎···」



    「傻孩子,當然可以···」



    「姐姐···謝謝妳···」




    隔天早上七點,女大生被窗外的鳥叫聲吵醒。他伸了個懶腰,一轉身,卻發現身邊床上空蕩蕩一片,沒有紅色衣服的小孩,沒有一頭亂髮,更沒有那枯涸的眼神。



    那孩子已經離去了






    女大學生抓了床邊的外套,簡單梳洗了一番,隨手把前一天晚上沒發完的糖果塞進包內,便急急忙忙地出門。




    「胡佛街,好熟悉的街名啊···」



    在女大學生家裡大約二十分鐘的路程,女大學生終於來到胡佛街。




    一整排老舊的建築,四周雜草蔓生,看來是個荒廢的地方。斑駁的門牌找起來好吃力,女大學生費了好一番功夫才認清楚方向。




    273號,就在轉角,一間兩層樓破舊的老房子。牆上長春藤蔓生;庭院裡雜草早高過人了;圍牆鐵條上鏽跡斑斑,有的甚至已經鏽蝕脫落了;窗戶沒有一片是完整的。緊閉的大門上繞著鐵鍊,鎖頭上也是鏽得誇張。完全感受不到有人在此居住的跡象。




    「難道他騙我?」女大學生心想。



    她繞過深鎖的大門,從旁邊矮牆上的一個大洞鑽了進去,蔓生的雜草刮得她滿臉生疼。




    一個人楞著站在院子裡,看著眼前這棟老舊建築,女大學生腦海深處浮出一片片的影像,逐漸拼成一張完整的圖。






    沒錯,胡佛街,這個街道我聽過,這棟房子我也認得。就在那天的報紙斗大的頭版···






    「人倫悲劇!毒癮發作的母親絞殺稚子後夥同男友埋屍。」







    女大學生轉過頭來,圍牆角落雜草深處的一個小土堆,前方擺著一塊圓石,沒有名字、沒有供品、更沒有思念。

    壓在石頭下露出一角早已風化變色的布塊,卻隱隱約約可以看出原本的紅色。



    「弟弟,姐姐來看你了!」



    女大學生輕輕拿起手帕擦拭那塊石頭,將上方的青苔、灰塵清除乾淨。



    「弟弟···至少你現在不痛了···」




    離去前,女大學生猶豫了一下,把包包裡剩下的糖果全部放在圓石塊前面。





    「姐姐···謝謝妳···」




    女大學生的腦海裡,浮起熟悉的聲音。






    但那聲音,不再顫抖。

    回覆刪除
    回覆
    1. 原本還以為會超展開成其實女大學生其實就是小男孩的媽媽,而前半段是她吸毒導致的幻覺之類的……
      結果居然是洋蔥T_T,害我不小心淚目了

      刪除
    2.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3. 誰準你在我旁邊切洋蔥的..嗚嗚..我有點..過敏..

      刪除
    4. 可惜這邊沒辦法按讚

      刪除
    5. 別把才華浪費在切洋蔥上r

      刪除
    6. 對不起因為我只有這點能力,只能寫出這樣的腦補文QAQ

      刪除
    7. 好長啊!!!!!!!!!!!!!!!

      刪除
    8. 嗯...
      這篇文章有一點小小的矛盾
      原文中她把剩下的糖果全部給了小男孩
      而不是一大把
      而且埋藏屍體的地方也需要修改
      如果改在一棵孤單的小樹苗旁邊
      更能體現出小男孩孤單的形影
      小弟的愚見若有侵犯到大大的地方請見諒。
      老實說跟請問大比起來也相差不遠了
      請加油繼續創作下去喔!

      刪除
  18. 鳥鳥好可愛 我可以看一整天了我的天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我也可以看一整天
      看妳

      刪除
    2. 可是我只想看鳥鳥

      刪除
    3. 不要在這邊說我們這麼私密的事...>///<

      刪除
  19.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0. 如果我真的買到那種傘的話我會拿去對準那商人的嘴巴試試。

    回覆刪除
  2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2. 第一張圖如果改成
    他兒子發現後用屌爽
    然後他爸是拿來親嘴的
    感覺也很有趣

    回覆刪除
  23. 你確定那是拿來接吻的嗎

    回覆刪除
  24. 腦中瞬間浮現冰霸王的猥瑣聲音

    回覆刪除
  25. 大亨小傳的梗我不懂 哪個大大可以解釋一下

    回覆刪除
    回覆
    1. 第一個回文是大亨小傳的開頭第一行字

      但是發文者是說誰沒看過大亨小傳
      後來自婊自己根本沒看過

      刪除
  26. Schrodinger's cat.薛丁格的貓
    物理學的一個理論
    把貓跟炸彈放在盒子裡
    直到打開觀察前
    這貓的生死是重疊的

    漫畫是在玩這文字遊戲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