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用下方分類鈕輕鬆瀏覽各分類!也別忘了利用右側浮動按鈕加入粉絲團,天天獲得不同更新!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 憤怒電玩宅 Misc2 kju d20 10204-114cuwcard1 duck1 board-james vine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262

今天洗臉時,
發現我有根帶點褐色、接近金色的鬍子...

這是怎樣啦!(翻桌)

今天一口氣翻了兩篇隨爆而逝,這樣才不吊各位的胃口。
還翻了一篇挺糟糕的小馬漫畫......對不起orz


Jhaipei Fumao的五千萬賀圖!拼貼風太讚了!

感謝米米子的贈圖,作這張應該很累吧......
(原來有網頁可以做,欺騙我的感情XD)

不解釋!

好諷刺啊。

...於是王子一眼就看上了灰姑娘。

"我不是怪人,我只是仍保有一顆赤子之心。我把它放在桌上的玻璃罐裡。"

Dat ass...


聽說Perry翻成"泰"瑞是因為粵語發音中"派瑞"有些不雅的關係...WTF?!
Seriously, what the fuck?!

現在這種煩惱比較少了......因為腦袋越來越空XD

我真的是這樣。

沒關係,不要穿了襪子再穿涼鞋就好。

克里斯表示:

欸,這個超婊的XD

你老媽有夠胖,當她戴上分類帽後,她被分到了每一個學院。
你老媽有夠胖,她在昨天的魁地奇球賽中擔任球場一職。
你老媽有夠胖,佛地魔想把她作成分靈體,卻發現自己的靈魂不夠用。

沒錯,你被坑了!

......好吧,這實在令人不太舒服。對不起。

時光旅行是很不可思議的。


終於遇到其他的紅軍了XD

目前看過最強的一張偽裝術...

(facepalm)

62 則留言:

  1. 偽裝那張真的花了一段時間才看出來...

    回覆刪除
  2. 偽裝那張不看你描述根本不知道
    最後一張.......facepalm.....

    回覆刪除
  3. 過敏那一張有翻過喔

    回覆刪除
  4. 謝特勒那張是甚麼意思?

    回覆刪除
  5. 讓我們整晚不睡覺來想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吧...

    (艸)

    回覆刪除
  6. 過敏那張龍大有翻過一張很像的 連下面的小評語也很像

    回覆刪除
  7. >Teddy Chen
    希特勒會出現是因為謝特勒不存在的緣故

    回覆刪除
  8. 蜘蛛人那張我想到限制級殺手wwwwww

    回覆刪除
  9. 衛生紙枕頭那張我記得龍大妳翻過了阿

    回覆刪除
  10. 鋼琴真的是看了湯姆與傑利才知道(艸)

    回覆刪除
  11. 分靈體....靈魂不夠...
    救救我 我笑慘了
    我的肚子...

    回覆刪除
  12. 第二章贈圖兩秒就做完了= =
    用這個網頁作
    輸入你的blogger ID就可以做了.........

    回覆刪除
  13. 小H.P.洛夫克拉夫特第一次在課堂上朗誦完自己的作文之後......



    再也沒有人見過那一班的其他同學了

    回覆刪除
  14. 美乃滋三明治大廚~~~

    回覆刪除
  15. 第二張圖是用HTML5文字雲做的,
    這是網址:http://timc.idv.tw/wordcloud/zh/

    挺有趣的啦XD

    回覆刪除
  16. 我同學到是前額的紅痣有根純白色的毫毛 被人當成佛祖來拜...

    回覆刪除
  17. 看鞋子才破解啊
    溼內褲別白目啊!

    蘋果花 我可以

    回覆刪除
  18. 枕頭那張我還真的翻過了...這是我第一次忘記自己翻過的圖orz

    回覆刪除
  19. 所以真的有謝特勒這個人?(歷史白痴

    回覆刪除
  20. 兩篇隨爆而逝!!!龍大我愛你!!!

    回覆刪除
  21. 俺是26歲的純血黃種人
    但是同時有黑白紅黃鬍子

    回覆刪除
  22. (默默的想:上帝搶了亞當的工作了呢...)
    不對!跟他認真我就輸惹!!

    回覆刪除
  23. 沒有怪顏色的鬍子,但是有黑褐紅黃白的雜色頭毛

    緊身褲加上屁屁,超棒的視野

    回覆刪除
  24. 龍大有看過這張圖嗎?
    http://truth.bahamut.com.tw/s01/201303/f92891c77ff8e7aaa3c9022039935349.JPG

    跟戰爭是同系列的
    但我在官網沒翻到.......

    回覆刪除
    回覆
    1. 該不會是同人?
      因為… …畫風感覺… …不太像啊… …
      (大概是同人吧… …)

      刪除
  25. 那位時間旅人回到過去幹掉了謝特勒才出現了希特勒,
    然而希特勒的時空又不會出現一個要回到過去幹掉謝特勒
    的時間旅人,那這位到底是為什麼會存在的?
    等等,該不會他接下來要去幹掉希特勒
    接著就會出現安特勒但安特勒的時空中又不會有人要去殺希特勒
    所以................
    ..........
    ...


    幹,到底是哪個天才說要改變過去的啊!?

    回覆刪除
  26. 於是王子看一眼就上了灰姑娘...

    回覆刪除
  27. 汝長出龍鬚了嗎=w=?

    ...蘋果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回覆刪除
  28. 蘋果花啊~~~~~哼嗯嗯嗯嗯嗯~~

    回覆刪除
  29. 話說龍大,你有看到阿單槓小馬之前放的毛毛小馬短片嗎?
    連毛毛小馬都進化是那招阿wwwww

    回覆刪除
  30. 派瑞不雅? 為什麼?

    回覆刪除
  31. 文字雲裡面怎魔沒有出現"戒酒"XD(被揍

    回覆刪除
  32. 偽裝那張是位華裔藝術家
    我忘記名字了
    他這作品有一系列

    回覆刪除
  33. 我也是從那一集知道鋼琴內部怎麼運作的ㄎㄎ

    回覆刪除


  34. 「蘋果花!我的老天...你這次為了獲得可愛標誌跑去做了什麼事?!」

    「噢,Applejack,我猜我沒有獲得"美乃滋三明治大廚"標誌的天份...」

    「呼...」

    「而且我還被白上了好多次...」









    「...是哪個天殺的渾蛋?!」









    「我不知道...但是...但是......」









    「快說...你想起任何有關他的事情了嗎?」









    「他...他有一根帶點褐色、接近金色的鬍子...只有...一根...」









    語畢,名叫蘋果花的小小馬就昏厥了過去...








    回覆刪除
  35. 恭喜龍大五千萬人次跟生日!這篇賀文還行吧?!

    回覆刪除


  36. 「最近有好點了嗎?娜米小姐?」一個帶著誠懇微笑的年輕女子說道。

    「好一點了...對不起,我又忘記妳的名字了...」名叫娜米的婦人略帶抱歉的說。

    「沒關係,這不是妳的錯。我叫吉兒。」女子沒有任何不悅。












    母親並不是個健忘的人,相反的,她的記憶力比任何人都超群。

    在我剛出生的時候,她還是世界排名第一位的糕點師父,前途一片光明。














    但一次車禍意外毀了她。










    ------------------------------------








    那場車禍重創了她的腦部,雖然在急救過後保住了性命,但命運之神卻惡作劇似的奪走了她一項
    非常重要的東西。





    ...對人類的辨識能力。






    對母親來說,從那天之後,全世界的人都變成同一個人了,她再也分不清楚男人與女人、老人與小
    孩、黑人與白人的分別。在她眼中,每個人都像是一模一樣的人偶,發著一模一樣的機械嗓音。

    同時,她也記不清楚任何人際關係了。







    這缺憾徹底崩壞了她與人類社會的連結,也無情的摧毀了她的前程。









    ------------------------------------






    「媽媽...吉兒小姐...」我揉著雙眼,睡眼惺忪的走到客廳。

    「啊,是小娜娜,來,給吉兒小姐抱一下。」吉兒小姐友善的說。

    我猶豫了一下。

    但我注意到了媽媽開始坐立不安,所以我走向媽媽,然後鑽進了她的懷抱。

    吉兒小姐嘆了口氣,但笑得更深了。








    對媽媽來說,全世界的人都是一樣的,即使是在車禍後一直支持我們的社工人員吉兒、還是
    心理變態的連環殺人犯。

    所以她非常抗拒讓我和其他人接觸,因為她無法分清楚誰是好人、誰是壞人。









    但,說來奇怪,全世界的人都一樣,媽媽就是只認的出我來。








    ------------------------------------







    媽媽在車禍之後,行動雖然沒有太大不便,但是因為有腦疾在身的緣故,她再也不能做
    費勁的工作。

    雖然她之前的存款足以支撐我們母女的生活,但最大的遺憾是,她再也沒辦法做她
    喜愛的糕點了。

    即使如此,她還是非常堅持,在每年的我的生日,親自下廚幫我做一塊小小的蛋糕。

















    那是...全世界最美味的蛋糕。







    ---------------------------------------






    在我十歲那年,母親的病情急速惡化。

    在她的病床旁陪伴她的時候,我終於開口問了她。

    「媽媽,為什麼妳認不出吉兒小姐,卻認得出我來呢?」












    素來堅強的母親,聽了這句話之後卻哭了。

    「娜娜,娜娜...媽媽沒有認出妳來...沒有...」

    「妳的臉跟所有人都一樣,妳的聲音也跟所有人都一樣...」










    我當時還小,沒聽懂。但母親哭了,所以我也哭了。











    「媽媽是靠味道來認妳的,我每天早上都要聞一聞妳的洗髮精的味道、妳身上的香氣,我才
    能知道:『啊...這就是我的女兒,我最愛的女兒。』」


    「這樣就夠了!媽媽...媽媽知道我是娜娜就夠了!」


    「但是...但是媽媽還是好想看看妳,好想看看妳真正的臉啊...聽聽妳真正的聲音啊...」











    我們母女倆就這樣,抱在一起,哭成一團。









    --------------------------------------






    母親的病情並沒有好轉,在她臨終之前,她壓抑已久的情緒終於崩潰了。






    「滾開!你們這群沒臉的渾蛋!離...離我遠一點...!」

    母親大肆咆哮著難聽的髒話,吉兒小姐流著眼淚抱著我,而我卻不發一語。






    「娜娜!娜娜呢?!我...我的女兒呢?你們這群狗娘養的...把我女兒、女兒還來...」

    母親神情癲狂,披頭散髮,樣子可怖至極。






    但我一點都不怕,我拉開了吉兒小姐的手,如同往常一樣的撲到母親身上。






    母親卻沒認出我來,反手甩了我好大一巴掌。






    「你是誰!滾開!你跑到我身上做什麼!娜娜!娜娜呢?!」





    在那瞬間,我心中有什麼東西壞掉了。





    原來母親說的沒認出我來,就是這個意思啊。





    但我卻執拗的抱著母親,完全無視她對我又打又罵。





    醫生跟護士想要拉開我們兩個,卻徒勞無功,只能眼睜睜看著我身上出現一道又一道指甲畫
    出的血痕。

    過不了幾分鐘,母親迴光返照的力氣終於用完了,她無力的倒在床上,眼神空洞。







    「我...我只是想要我的女兒...我的...女兒...」說完,她就嚥氣了。








    「媽,我在這啊。」我輕輕柔柔的說。





















    吉兒小姐抱著我,淚如泉湧。

















    從那天過後,我依舊一樣懂事、乖巧。

    但卻再也沒有辦法真心的笑了。











    ---------------------------------------------

    回覆刪除





  37. 「娜娜。」吉兒小姐看著我,那眼神中有著複雜的神情。

    「什麼事?吉兒小姐?」我放下手上的書,抬頭看著她。

    「其實...妳是個巫師。」

    「噗,這是什麼笑話嗎?」我試著微笑,但似乎並不成功。

    「我一直沒有跟妳說,是因為妳母親的關係,她已經失去了很多東西,她不能再失去妳了。」

    「但現在是時候了,妳有著魔法的天賦,這裡不是你該待的地方。」

    「是嗎?」

    「但是,如果妳決定要去霍格華茲的話,可能會有很長一段時間不能回到這裡了。」

    這裡的意思,就是這個我自小到大生活的家吧。

    但我卻沒有一絲留戀。












    「沒關係,我們走吧。」












    反正,到哪裡去,都是一樣的。


















    到哪裡去,都再也見不到媽媽了。







    ---------------------------------------









    我被分到了史萊哲林,身為原麻瓜的我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樣的學院。

    但我也一點都不在意,我只是盡全力的學習,想把過去的傷痛全都忘記。

    但周圍的學生卻不這麼想。






    「聽說妳是麻瓜啊,從來沒聽過麻瓜可以進入史萊哲林呢。」

    「對啊對啊,我看妳是分錯了吧?」

    刺耳的笑聲在我耳邊迴盪,但我一點都不在意。















    我原本以為是這樣。









    --------------------------------------






    有一次,校園出現了野生的催狂魔,雖然沒有造成學生傷亡,卻讓教職員大為緊張。

    經過討論的結果,教師決定教導學生屬於高級魔法的護法咒,他們評估,如果十個學生能有一個學會
    ,再讓學生們盡量集體行動,這樣就能更好的保護學生的安全。










    毫不意外的,護法的形態又變成了學生們相互攻擊跟嘲笑的對象。

    護法是小白兔的,就被嘲笑成毫無男子氣概。

    護法是鼬鼠的,就被嘲笑成臭鼬。









    我沒理會他們幼稚的行為,只是靜靜的回想自己最快樂的事情。











    和母親相處的時光。












    「疾疾,護法現身。」銀色的能量從我的魔杖前噴湧而出。











    ...但我的護法是一塊蛋糕。

    我啞然失笑,這是怎麼一回事?









    周遭沒能成功施法的無聊學生們看到我的護法,哄堂大笑。

    「蛋...蛋糕?!妳是有多餓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的肚子好痛...」

    「妳媽要是看到妳這樣一定會很擔心!」











    我失控了。












    他們可以嘲笑我,嘲笑我的身分、嘲笑我是個麻瓜。

    但我絕不允許他們嘲笑我的蛋糕。













    那是...我母親的蛋糕。











    --------------------------------------





    我醒過來的時候,自己正被五花大綁在一張充滿魔法的床上。

    房門外傳來低低的人聲,我卻聽得一清二楚。

    那是吉兒小姐跟校長,或許還有幾個我不認識的人。





    「對一個才十幾歲的小女孩出動二十個正氣師!你們是有什麼毛病!」吉兒小姐暴怒的說。

    「去妳的,妳知道她的護法有多強嗎?」另一個不認識的男性聲音。

    「光是聞到那蛋糕的香氣就會失去神智...從來沒聽過這種護法。」另一個女性的聲音。

    「如果不是校長先生張開了防禦法術讓我們強攻,只怕她現在還在學院裡大鬧...」

    「這種強度的護法根本就違背常理!」

    「所以現在呢?你們要把她關到阿茲卡班?」吉兒小姐怒道。

    「妳才是有什麼毛病!我們是這種人嗎?!」

    「雙方都冷靜點。」校長沉穩的聲音。「這只是單一事件,我會讓其他學生忘記這件事情。」








    突然,房門被打了開來,校長那和藹的笑容就出現在房門前。

    「至於妳,偷聽的小貓。能跟我談談嗎?」








    ---------------------------------------






    我離開了霍格華茲。

    這跟校長、跟我讓同學受的傷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是自願離開的。

    因為我找到了我最想做的事情,除此之外,其他都不重要。








    我開始訓練我的護法咒。








    一開始,它還只是一塊散發著甜甜香氣的蛋糕。

    很快的,它開始有了顏色。

    最後,他甚至有了真正蛋糕的蓬鬆感覺。







    「這樣就可以了嗎?」校長不知何時出現在我的背後,笑著說。

    他走向前,輕輕的用魔杖點了一下我的護法。

    我的護法就這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塊真正的蛋糕。

    跟我回憶中一模一樣的。

    母親的蛋糕。







    我欣喜若狂,但隨即又沉默下來。

    校長注意到了我的轉變,他把蛋糕遞到了我的面前。







    「好蛋糕,不吃嗎?」

    「......這是我母親的蛋糕。」我低低的說。「但也已經不是我母親的蛋糕了。」














    母親,我很想念妳的蛋糕。

    但我更想念和妳一起吃蛋糕的時光。












    我拿起叉子,吃了一口。











    好甜、好甜...










    ...甜得發苦......












    回覆刪除
  38. 先寫到這,有人想看的話我再把它寫完。

    這次真的是賀文了!恭喜龍大雙喜臨門!早生貴子!(啥

    回覆刪除
  39. 第一篇賀文超讚的www

    但是這第二篇加了過量的洋蔥是怎麼回事啊啊啊QAQ
    (敲碗)

    回覆刪除
  40. 不要拖稿(敲碗
    我要看蛋糕和龍大之間的令人感動的恩怨情仇以及那麼一點點小曖昧!

    回覆刪除
  41. 你老媽有夠胖,如來佛祖始終逃不出她的小指指甲

    回覆刪除
  42.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43. 「校長先生,在魔法的世界裡,有可以跟死者溝通的物品嗎?」

    「依我所知,沒有。」

    我低下頭,不發一語。

    「但在魔法部的神秘部門,有一個石拱門。」校長接著說。「通過那座石拱門的人從來沒有回來過。沒有人知道那個石拱門從何而來,也沒有人知道那個石拱門究竟為何而造、由誰而造。」

    「……」

    「但知情的人相信,那石拱門的後面,就是彼岸。」

    「我可以去看看嗎?」

    「不可能的。」校長直接說。「神秘部門就連我都沒有資格進去,就連我剛剛跟妳說的這些話,其實都是有罪的。」

    「我會進去的。」我的神情堅定。

    校長沒有說話,只是遞給我一張傳單。

















    「WWE、世界巫師娛樂。」

















    ---------------------------------------


















    這是一場屬於成人的職業魔法鬥技,比起強大的巫師,觀眾更喜歡花樣百出的小丑。

    我原本跟這種暴力的場合應該八杆子打不著邊,但他的冠軍獎勵卻非常吸引我。


















    「可以向魔法部長提一個合理的要求。」
















    ---------------------------------------















    我憑藉著連正氣師都沒辦法應付的蛋糕護法,一路過關斬將,雖然大部份都非常輕鬆,但
    偶爾也會遇到一些實力驚人的法師。

    我開始沈浸在戰鬥中,只有在戰鬥的時候,我才覺得我是活著的。















    ---------------------------------------











    「東邊紅門進場的是!年僅14歲就踏上巔峰的怪物!「血色蛋糕使」!我們最可愛的小女
    孩!娜娜!」

    「不要拍我,小心我餵你們吃蛋糕。」我冷冷的對拿著相機猛拍的記者說道,但卻毫無用處。還有幾個記者居然興奮得昏倒了。













    「西邊藍門進場的是!我們永遠的冠軍!喜歡小馬的變態半龍人!「三明治使」,好色龍!」

    競技場的冠軍、連續六屆WWE的衛冕者就這樣走了進來,然後接過了記者的麥克風。



















    「娜娜,妳是我的小隻馬 。」


















    我嫌惡的說不出話來。


















    ---------------------------------------

















    最後,我終於站在夢寐以求的石拱門前。身旁站著魔法部的部長、吉兒小姐和校長。

    「嗚嗚,小娜娜好可憐。嗚嗚嗚嗚……」魔法部的女部長緊緊抱著我,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真不知道母親病故的是她還是我。

    「娜娜,石拱門就在前面了,妳想要怎麼做?」校長沈穩的說。

    我輕輕的拉開抱著我的部長,然後走到石拱門前。

    說來奇怪,這裡一點風都沒有,石拱門的半透明布簾卻微微的晃動。

    我慢慢靠近布簾,想要聽清楚門後傳來的低鳴。














    吉兒小姐緊張的看著我,似乎害怕我下一秒就會跳進去。













    我回過頭,給了她一個微笑,然後專心的聽。














    終於,我聽清楚門後的聲音了,她在問。














    「妳是誰?」














    我沒有回話,只是靜靜的招喚出我的護法。那一塊蛋糕。
















    神秘部門的森冷氣氛突然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甜蜜香氣。
















    「媽媽,我是你的女兒娜娜啊。」
















    語畢,我讓我的護法穿過了拱門。

















    ---------------------------------------
















    「最後,拱門後的聲音究竟說了什麼?」吉兒小姐問道。


    「……秘密。」我壞壞的笑了。















    這次是真心的。















    「妳!娜娜學壞了!娜娜叛逆期!你們霍格華滋是怎麼教的!」吉兒小姐暴跳如雷。







    「啊,娜娜小姐已經不是我們霍格華滋的學生了,所以我們沒有責任。」校長平靜的說。
















    我笑了出來,這是從母親逝世以後,我第一次開懷大笑。
















    ---------------------------------------













    其實,我也很想跟吉兒小姐說的,但想了想,我還是決定保留。












    因為,拱門傳來的最後一個聲音是…















    「……對不起,會痛嗎?」























    不痛,媽媽,不痛。













    娜娜很堅強。















    回覆刪除
  44. 音速小子是豪豬,豪豬又不等於刺蝟...

    回覆刪除
  45. 蘋果花對奶油派製作大師的可愛標誌有沒有興趣阿

    回覆刪除
  46. 最後的補完充滿了洋蔥和爆笑是怎麼回事www

    回覆刪除
  47. @黑野 音速小子叫Sonic the "Hedgehog"...
    豪豬的英文是porcupine。
    而且你看過豪豬就知道音速小子不可能是豪豬。
    刺蝟的特徵是全身有短刺,遇到危險時會縮成一球,
    音速小子便是以此為原型。
    豪豬有著長長的尾巴,身體只有後半部有刺,
    而且刺如長矛,還可以主動噴出去攻擊後方的追擊者。
    我也曾聽過"音速小子不是刺蝟是豪豬"的說法,
    不過在得知音速小子的原文頭銜和觀察過刺蝟和豪豬有何不同後,
    我還真的不知道當時這個說法是怎出現的。

    回覆刪除
  48. 請問大的小說
    看到第三篇才知道是影射哪一篇漫畫的小說
    -----------------------------------
    而且最後一篇小馬的漫畫......
    (我看看我的下面)
    (facepalm)
    我真墮落

    回覆刪除
  49. 還我眼淚阿!!!!!!
    你害我在網咖哭了!!!!!!!!!!!!!!!!!!!!!!!!!!!!!!!!!!!!!!!!!

    回覆刪除
  50. 娜娜,妳是我的小隻馬 。

    這三小阿!!!!!XDDDDDD

    回覆刪除
  51. 「好蛋糕,不吃嗎?」
      「好蛋糕,不吃嗎?」
        「好蛋糕,不吃嗎?」

    對不起。。。

    回覆刪除
  52. 於是王子看一眼就上了灰姑娘

    回覆刪除
  53. 果然,看右邊滾輪縮得扁扁的就知道請問大又發功了

    回覆刪除
  54. 抱歉...我的淚線有點塞

    回覆刪除
  55. 讓蘋果花『白』上好幾次的元凶!
    http://i.imgur.com/tJA0TxC.png

    回覆刪除
  56. 只有我一個人看到蛋糕瀚小隻馬笑出來嗎= =

    回覆刪除
  57. 我也來幫一下AB好了=w=+

    回覆刪除
  58. 好色龍,tag一下請問大大啦www

    回覆刪除
  59. 過敏那張之前是在哪一篇出現過啊?

    回覆刪除
  60. 好感人……真的……那蛋糕……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