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用下方分類鈕輕鬆瀏覽各分類!也別忘了利用右側浮動按鈕加入粉絲團,天天獲得不同更新!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 憤怒電玩宅 Misc2 kju d20 10204-114cuwcard1 duck1 board-james vine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624

昨天休息了一天,
今天開始繼續正常翻譯,
抱歉讓各位擔心了~XD

應該是休息了一天的緣故,
今天選的圖自己感覺都還不錯XD

中肯!一般並不會在意別人家裡的擺設或品味和自己家不一樣,
唯獨浴室不一樣就是讓人感覺不對勁啊!

包肉粽XD

那不是重點吧XD

哭哭惹

有無聊網友計算後發現這樣該資料夾中有大約125萬張圖......哪找來的啊?!

地獄見

夭壽喔!

效果十分不顯著

幽默XD

Brutal.

把我的感動還給我

A_A

又是無界天際梗XD

光看就不舒服...

說得好


XDDDD

「靠腰我要變成安德魯了」

幕後執行XD

WHAT THE FUCK

魔獸世界的你媽超胖笑話!

巨人XDDD

那麼強一定是開外掛啦!







底下WTF雜圖







[!]


"Surprise oral!"

WTF!!!


投稿 by 胡子
月月夠了喔

不用翻譯了,自己看XD
雖然完全沒管詞態變化但是......XDDD

120 則留言:

  1. 奶子就像太陽
    老二不就向日葵……………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奶子像太陽
      那O液就像后羿的箭一樣…
      糟了西斯西斯

      刪除
    2. 樓上邏輯還可吧

      刪除
    3. 龍裔你突破天際了

      刪除
  2.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3. 你媽超胖,全隊只要有她一個當坦就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媽超胖他可以同時坐在兩隊的溫泉裡

      刪除
    2. 你媽超胖,還沒靠近邊境就已經出現疲勞的讀取條了!

      刪除
    3. 你媽超胖 胖到遊戲崩潰

      刪除
    4. 你媽超胖,他可以在溫泉同時坦全部的塔

      刪除
    5. 你媽超胖,整張地圖只能顯示ID

      刪除
    6. 你媽超胖,他學了五次飛行才成功

      刪除
    7. 你媽超胖,大災變其實是她嘗試跳繩的後果

      刪除
    8. WOW的梗 DOTA搞屁阿

      刪除
    9. 你媽超胖,選地精結果別人以為她是牛頭人

      刪除
  4. 你媽超胖,全隊只要有她一個當坦就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媽超胖~他連隊友的傷害都全坦了

      刪除
  5. In fact, our grandfathers fuck each other when they were alive.

    回覆刪除
  6. 第一張雜圖有聲音

    !

    這是什麼妖術

    回覆刪除
  7.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8. 你媽超胖至少要有13個死亡騎士才能拉的動她

    回覆刪除
  9. 你媽有夠胖,神真子被她坐扁了

    回覆刪除
  10. 你媽超胖,要出動全達拉然的法師才能做出夠讓她通過的傳送門。

    回覆刪除
  11. 電腦工程師小知識超實用

    回覆刪除
  12. 電腦工程師小知識超實用

    回覆刪除
  13. 寵物墳場是部好片。

    回覆刪除
  14. 你媽超胖,大災變的資料片是她摔跤摔出來的

    回覆刪除
  15. 你媽超胖,大災變的資料片是她摔跤摔出來的

    回覆刪除
  16. 你媽超胖,每次回覆都會重複出現。

    回覆刪除
  17. 那看起來像一隻會在森林裡的陽房前的貓 荊棘擋住了你的去路

    回覆刪除
  18. 你媽超胖,遊戲根本沒有時間可以跑出完整的程式碼
    喔不對,遊戲根本裝不下,在這之前,工程師根本寫不完這個角色

    回覆刪除
  19. 即便是個商人,還是有人威脅要把你變成地毯

    回覆刪除
  20. 最後一張我邊念邊笑XDDD

    回覆刪除
  21. 血源詛咒好看的服裝多的是,愛把自己包緊緊怪誰呀...

    回覆刪除
  22. 你媽超胖,外域變成這樣,其實是因為她試圖穿越傳送門

    回覆刪除
  23. 你媽超胖,光登入就會造成整個伺服器崩潰

    回覆刪除
  24. 所以戰慄時空3那個是跟"便秘"電影的笑話一樣嗎?
    未推出.....

    回覆刪除
  25. 喝冰水咬冰塊...殘暴!

    見接...

    回覆刪除
  26. 你媽超胖胖到去cosplay天元突破

    回覆刪除
  27. 超胖wow系列讓我笑超久!XD
    效果十分顯著!

    回覆刪除







  28. 濕潤的泥土混雜著落葉,散發出一股森林獨有的發酵芬芳,周遭鬱鬱蔥蔥的樹林在黃昏的暮光下映出了漂亮的顏色。

    一陣皮製的長靴在落葉與草堆中拖行,發出窸窸窣窣的摩擦聲響。




    薇莉亞完全沒有這個心情駐足欣賞黃昏時的森林之美。紅色的鮮血從她的左手臂一滴滴滑落,她痛苦地皺著眉頭,盡可能的加快自己的腳步。

    她試著說服自己,再走一個小時左右就可以走出這片該死的森林,到時候就可以趕回村莊接受治療,說不準還能喝上一杯熱呼呼的暖酒,配上一條烤好的香料山羊腿。

    想起酒跟美食,她艱難的舔了舔嘴,才發現自己口中已經連一丁點口水都不剩了。

    薇莉亞搖搖晃晃,感覺自己的眼皮越來越重...越來越重…







    「喵~」突然,一聲不大不小的貓叫聲從薇莉亞的右前方不遠處傳來。

    「咦?」薇莉亞略為回神,抬頭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在杳無人煙的森林中,有野貓其實不是什麼稀奇或值得注意的事情,但是薇莉亞還是轉過了頭。





    她看到了,一隻有著長鬍鬚的貓,前掌正攀著一塊比牠的身軀更小上一些的方形立石。

    雖然有點難以想像,但是那姿態居然有一點點像是,等著客人上門的店舖老闆,百般無聊的靠在展示桌前一樣。

    「...幻覺?」薇莉亞不是很確定。

    鬍鬚貓看著薇莉亞,那圓圓的大眼睛直直的盯著她的雙眼。



    然後牠開了口。

    「幻你的毛線球,咱是實實在在的貓咪喵。」那隻貓理所當然似的講起了人話。



    「……果然是幻覺。」薇莉亞點點頭,她很確定自己已經因為體力的嚴重衰弱而精神失常了。

    「隨你的便喵笨蛋。」那隻貓靈巧的縱身一躍,跳到薇莉亞的身邊,牠繞著薇莉亞仔細的看了看,接著嗅了嗅。

    「妳受傷了喵,雖然不是什麼致命傷,但是要拖著這身體走到最近的村莊是不可能的呢。」

    「............」薇莉亞聽到「幻覺」這樣說,原本就很沉重的眼皮幾乎要整個閉起來了。

    「不過妳運氣不錯喵,我正好有一些治療藥水可以賣妳,要是妳付得出錢來的話,」鬍鬚貓離開薇莉亞的身旁,慢慢的走回方形立石,並從立石的陰影處叼出了一塊約巴掌大小的赤色藥水。

    「藥水......」薇莉亞強打起精神,不管這是不是幻覺,這都是她最後一根救命的稻草。

    「三銀幣一瓶喵。」貓咪把藥水叼在立石上,然後用前掌輕輕的把藥水瓶往前推,那姿態就像是店鋪老闆把商品放到桌上一樣自然。

    「我沒有銀幣...這個呢?...」薇莉亞從錢袋裡掏出一枚小小的石榴石,這一顆寶石雖小,但起碼價值三十枚銀幣以上,對初出茅廬的薇莉亞來說可說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而她也是為了在地下城拿到這顆寶石,才會中了隱藏的箭矢陷阱,導致現在負傷趕路的慘況。



    鬍鬚貓看著放在桌上的石榴石,雙眼放光。



    「喵喵!沒問題沒問題喵!」鬍鬚貓把石榴石叼了起來,前掌把治療藥水又推的更前面了些。

    薇莉亞毫不遲疑抓起藥瓶,把那瓶藥水喝掉了一半,然後把剩下半瓶不疾不徐的倒在左臂的傷口上。



    舒心的暖和感從身體的深處跟傷口緩緩擴散。



    「得救了…」薇莉亞頹坐在地,地上的落葉跟雜草跟她身上的皮甲摩擦,發出沙沙的聲響。

    「唉呀喵,這石榴石還真是漂亮。」鬍鬚貓用前掌把玩著那顆閃爍著暗紅光輝的石榴石,相當滿意。「我沒有錢可以找妳,不過這裡還有幾瓶藥水,就都給妳喵。」

    薇莉亞看著鬍鬚貓從立石的後方叼出一瓶瓶大小不一,材質有玻璃、金屬甚至木頭的藥水瓶。

    「妳運氣很好喵!這一瓶是捕魚藥水!喝下去可以讓妳變成捕魚達人喵!」鬍鬚貓一說到魚這一個字,圓圓的貓瞳又變得更加閃亮。「另外這一瓶是捉蝴蝶藥水喵…這一瓶是…」

    鬍鬚貓口沫橫飛的介紹,但除了剛剛才被用掉的那一瓶治療藥水之外,其他的藥水幾乎都是沒什麼用的東西,薇莉亞甚至還在一瓶紫色玻璃裝的藥水裡看到了一大撮的貓毛。

    「這一瓶是什麼?」薇莉亞伸手抓了一瓶最大瓶的藥水,暗色玻璃裡面裝的是琥珀色的透明液體,薇莉亞可以透過瓶身看到貓咪那毛茸茸的身體。

    「啊?喔,那瓶是咱釀的蜂蜜酒喵。」貓咪眨眨眼,語氣平淡。



    但對薇莉亞就不一樣了。



    「太讚了!!!」薇莉亞一聽到蜂蜜酒三個字,立刻打開了瓶蓋,深深的聞了一口,蜂蜜酒的甜美香氣直接衝進了她的鼻腔。「哇哈!太香了!」

    她用沒有受傷的右手抓緊藥…酒瓶,仰頭猛灌,不出幾秒就喝了整整半瓶。

    「呼哈!」這不是品質最好的蜂蜜酒,但對薇莉亞來說,這絕對是她喝過最好的飲料,一瓶名為「大難不死」的絕世佳釀。

    「酒鬼喵。」鬍鬚貓瞇著眼。

    「嘿嘿。」薇莉亞放任自己沉浸在美酒的濃郁芬芳之中,對她來說,從一個地下城歷劫歸來,正需要這樣的獎賞。

    她從行囊裡抓出攜帶的芝麻麵餅,大口的吃了起來,那姿態比男性冒險者都還要更豪邁。

    「咕嚕…」鬍鬚貓看著薇莉亞津津有味的吃著麵餅,配著自己釀造的蜂蜜酒,也不自禁的咽了口口水。

    「要吃點嗎?」薇莉亞注意到了鬍鬚貓的眼神,她剝了大概巴掌大小的麵餅,遞給鬍鬚貓。

    「哼…哼!是妳要給咱,咱才勉強吃的喔喵!」鬍鬚貓偏過頭,但身體卻誠實的靠了過來。

    「真是不坦率的貓咪呀。」薇莉亞笑笑。

    「咱叫比爾德!咱有名有姓喵!」鬍鬚貓嘴上佯怒,但是還是乖乖的把麵餅叼走,還替自己也開了罐蜂蜜酒,一人一貓就這樣吃著餅、喝著酒,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







    當薇莉亞回過神來時,滿月已高高掛在天空之中。

    自己不知何時靠著一塊大樹樁,就這樣睡著了。

    「……夢?」薇莉亞眨眨眼,發現身上正蓋著自己的毛皮斗篷。

    她把斗篷輕輕掀開,在自己的大腿外側發現了幾罐熟悉的藥水。

    其中,也包括兩瓶所剩無幾的蜂蜜酒。

    「……呵,真是奇遇啊。」薇莉亞笑得燦爛,離開了森林。







    ────────────────────────────────────────────







    這天之後,薇莉亞總是會在冒險的空檔,回到這座森林之中,然後在這座方形立石旁紮營,等待比爾德的出現。

    大部分的時候,牠會在日落時分現身,但偶爾也有幾次,薇莉亞紮了兩天的營也沒能見到牠。





    「妳就這麼閒喵?」比爾德前掌攀著立石,瞇著眼問。「這樣下去妳要猴年馬月才能夠成為首屈一指的冒險者喵?」

    「嘻嘻。」薇莉亞搔著頭,只是笑。


    雖然比爾德口頭上挖苦著,但牠並不是個瞎子。


    薇莉亞身上的裝備,每次見面都精進了不少,從第一次見面的革制輕甲,如今已經是精靈一族的精緻鑄造品了。同時,她的身手也遠比以前矯健許多,若是現在的她要再次闖盪當時讓她吃足苦頭的那個地下城,恐怕是一點難度都沒有了吧。

    「哼。」比爾德從立石後面叼出兩瓶藥水,遞給了薇莉亞。「看妳這麼可憐,這兩瓶藥水就送妳喵,妳可得好好工作,然後多花點錢來買咱的藥水啊。」

    「比起藥水,我更想喝你的蜂蜜酒耶。」薇莉亞笑咧了嘴。

    「煩死喵!咱有準備啦!」比爾德不滿的叫著,卻還是從老地方叼出了兩瓶裝滿的蜂蜜酒。

    「哇啊啊啊!太棒啦!」薇莉亞高興的叫出來聲來。「就是這個啊!每次工作完我最期待的就是這個啊!」

    「………笨蛋喵。」比爾德撇過頭去,不讓薇莉亞看到自己的表情。

    「嗯?」薇莉亞沒聽清楚。

    「咱說妳是笨蛋喵!」比爾德飛撲到薇莉亞的頭上,跟她扭打成一團。







    ────────────────────────────────────────────







    不太一樣了。

    在一個無月的暗夜裡,薇莉亞突然站在了立石旁,一動也不動。

    原本這個時候並不是比爾德會出沒的時段,但森林裡揚起的騷動讓牠不得不出現。

    「怎麼會這個時候來喵?…」比爾德試著讓語氣放緩一點,但牠很清楚地感覺到,薇莉亞身上有什麼東西不太一樣了。





    那是一種肉食野獸…混雜著血腥的氣味。





    薇莉亞沒有回話,只是站著,她的雙眼不停流出斗大的淚珠,滑過臉頰、滴落到森林的地上。

    比爾德也算博學多聞,牠一下子就知道了,薇莉亞身上發生了什麼。

    月族的獸血。也就是人類所稱的,狼人之血。





    那是一種詛咒,同時是一種祝福,獲得狼之血的人類會得到非人的力量,沐浴在滿月之下時則同時擁有著與獨角獸媲美的再生能力。

    但第一次變身的人類,無一倖免的會產生巨大的「嗜血衝動」。

    「嗜血衝動」是無法被遏止的,唯一消除這個衝動的方法,是「殺戮」。





    毫無意義的「殺戮」。





    薇莉亞應該就是正處於「殺戮」後的冷靜期吧…看她的反應,只怕她對自己「剛剛做的事情」是極度的後悔。

    比爾德有很多很多事情想問,但牠卻只是靜靜地盯著薇莉亞。



    回覆刪除




  29. 然後牠跳到立石上,接著輕巧的一躍,直接降落在薇莉亞的頭頂上。



    「咦?啊!」哭泣著的薇莉亞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著,慌亂的退了幾步,但比爾德卻硬是巴在她的頭上不肯離開。

    「說妳笨還不信喵!笨蛋!」比爾德咬上她的頭皮,雙爪胡亂的刨抓著。

    「痛、痛死啦!幹嘛!」薇莉亞氣急敗壞,原先哭紅的臉頰現在又多了幾道新鮮的爪痕。

    比爾德抓了幾下,然後又從薇莉亞的頭頂跳了下來,趁薇莉亞架勢未成的時候,牠狠狠的加速,撞在她的胸口上。

    薇莉亞被這衝擊撞的失去平衡,呈大字型倒在了森林的地上。

    比爾德就這樣傲然的立在她的胸口,冷冷的俯視著她。

    「不過就變成了個狼人,妳別以為自己有多特別喵!」比爾德冷冷的說。「咱可是會說話的貓!比妳這笨蛋稀有多了喵!在咱眼裡,妳就還只是那一個手受傷,差點死在森林裡的新手冒險者!笨喵!」

    「……………」薇莉亞瞪大雙眼,看著比爾德。

    「看什麼看喵!」比爾德惡狠狠地叫著。





    「謝謝你。」薇莉亞微笑,伸手抱住比爾德。

    「嗚喵!放開我喵!笨蛋喵!」比爾德整個炸毛,卻沒能逃離薇莉亞的魔爪。

    薇莉亞卻不放手,緊緊的揣著比爾德,她微笑著,雙眼卻不自覺的流下薄如蟬翼的淚水。

    比爾德掙扎了一陣,發現脫逃是不實際的之後,就靜靜地躺在了薇莉亞的胸前。

    「哼…擔心什麼喵,就算肉身變了,靈魂不還是那個像個娃兒的小笨蛋嗎?」比爾德嘟噥著,放鬆了自己毛茸茸的軀體,輕柔的趴在薇莉亞身上。

    「………謝謝。」薇莉亞抱著比爾德,就這樣沉沉的睡去…







    ────────────────────────────────────────────








    在那一天月夜之後,薇莉亞來到森林的頻率減少了。

    不知是為了贖罪?還是說世界變得更加紛亂了?薇莉亞身上的責任越來越重,每一次的任務也越來越艱難。

    從一開始的兩三個禮拜,慢慢地變成一個半月、三個月。如今,比爾德已經半年沒見過她了。

    不過牠告訴自己,牠並不擔心。

    因為每一次薇莉亞回來的時候,身上的裝備都更加的精良,那原先稚嫩的眼神也更加的老練。





    她不會有問題的,現在的她,就算是面對最強橫的巨龍,也絕對能與之一戰的吧?

    但是,這滿溢在自己小小心臟中的異樣情感,是什麼呢?







    ────────────────────────────────────────────








    「貓貓,我恐怕暫時不能來找你了。」睽違半年,薇莉亞回到了森林。

    她身上穿著龍鱗所製的輕甲,腰間的兩把短劍散發出不屬於凡世的光芒。

    「………」比爾德沒有回話。

    「奧杜因回來了,這一次,全世界都不能夠置身事外,如果不在這裡就一次把牠打倒……以後就再也沒有機會了。」薇莉亞解釋著,但在比爾德耳裡聽來,這些話反而更像是薇莉亞在自言自語。

    薇莉亞抬起頭,望向比爾德,兩道眉之中夾雜著擔憂與哀愁。

    她的靈魂、她的本質完完全全都是一個勇敢的冒險者,但是這次不一樣。

    面對上古黑龍,有著『世界毀滅者』稱號的奧杜因,即使是毫無所懼的她,也無法停止本能地顫抖。





    會死,絕對會死。





    自己只是肉身凡胎,根本不是那怪物的對手。





    薇莉亞的雙肩不停顫動,恐懼佔據了她的全身全靈。

    死並不值得恐懼,她恐懼的是,自己的死將會直接導致世界的毀滅這件事情。





    「笨蛋。」面對薇莉亞的憂慮,比爾德冷淡地說。「面對像妳這種討拍拍的小女娃,就讓咱就說個床邊故事給你聽吧,是免費的,高興吧喵。」

    「咦?」薇莉亞還沒回過神來。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勇敢的人。」比爾德沒理會薇莉亞,牠站在立石上,自顧自地講了起來。「他總是一馬當先,勇往直前。」

    「在一次的冒險之中,他中了陷阱,命在旦夕,就在他命懸一線的在森林中徘徊時,他遇到了一隻聰慧又帥氣的靈獸。」

    「靈獸治療了他,還好心的給了他一瓶酒,從那一天起,這名勇敢的人就一直非常非常的努力。」

    「他用他那小小的身軀,斬殺了無數的邪惡怪物,不管是口吐酸液的墓地巨蟲,還是渾身硬毛的叢林魔物,甚至是翱翔於天際,有著無限壽命的遠古龍族,全都成了他劍上的鐵鏽。」

    「他自己不知道,但是其實當初的那一支靈獸一直看在眼裡,靈獸知道,這名冒險者比誰都勇敢,比誰都努力,也比誰都還要來的更強大。」

    「而當這名勇敢的人,面對他人生中最大的挑戰之時,他回到了森林,希望靈獸可以告訴他,他的命運究竟會如何?」

    原本一直看著空無一物地方的比爾德,此刻把牠那毛茸茸的頭轉向了薇莉亞。

    「靈獸只告訴他一句話。」





    比爾德說完這句話,刻意的停頓下來,過了十數秒的沉寂,薇莉亞終於耐不住性子,她吞了口口水,開口問道。

    「什、什麼話?」





    比爾德的貓眼眨也不眨,跟蜂蜜一樣的琥珀色雙瞳就這樣略帶笑意的望進了薇莉亞的靈魂深處。然後牠輕輕地開了口。

    「『笨蛋是不會死的。』」比爾德認真的說。





    「…………」





    「說的就是妳啦笨蛋喵!」比爾德飛撲到薇莉亞臉上,兩隻爪子瘋狂亂抓。

    「什麼!說的就是我嗎?!」薇莉亞恍然大悟,跟比爾德扭打成一團。

    「只有妳這種極限天兵才會聽不出來!蠢貨喵!」

    「啊!說我是笨蛋就很過分了!還說我是蠢貨!」

    「怎樣!」

    「你你你你你才是毛茸茸的讓人生氣!」

    「連罵人、不,罵貓都不會!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笨蛋!」

    「啊啊!竟敢這樣說我!你這個臭毛球!」

    一人一貓就這樣超不成熟的打成了一團,將近二十分鐘才消停下來。



    「呼、呼、呼……」薇莉亞躺在森林的地上,跟她身旁的比爾德一起喘著大氣。

    「累死了,妳不是還要幹一些大事嗎?在這種地方精疲力竭什麼的沒問題喵?」比爾德一邊喘氣一邊說著。「話說回來,妳來做甚麼呢?看妳的樣子不像是要來補充藥水的呢。」

    雖然薇莉亞有刻意隱藏,但是比爾德早就發現了。現在薇莉亞的身分地位,早已能夠獲得皇家藥劑學院、甚至更高等級的藥水了。那些純粹又精緻的藥水,根本不是一隻來自森林的奇怪鬍鬚貓所調製的藥水能比的上的。

    嘛,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自己意外的不太在意呢。比爾德心想。



    「……是啊……」薇莉亞靜了一會。「我的確不是來補充藥水的,我是來喝蜂蜜酒的。」

    比爾德的貓耳豎了起來,過不了半秒卻又坍了下去。



    「…………沒有,我沒有蜂蜜酒。」比爾德閉上眼,平淡的說。

    「咦?怎、怎麼會?!」薇莉亞彈起身,不可置信。

    「沒有就是沒有。」比爾德冷淡地說。「還要等個幾天之後才會有吧。」

    「幾、幾天,我可等不了這麼久啊…」薇莉亞皺眉。

    「哼,那可不關我的事情。」比爾德舔舔自己的前爪。「嘛,不過我答應妳,妳下次回來,一定會幫妳準備妳喝上三天三夜也喝不完的酒的。」





    下次、回來。





    薇莉亞雖然在這方面不是很靈慧,但是就算是她也能聽出比爾德的弦外之音。

    「……好,我會期待的。」薇莉亞笑著說。「畢竟,戰前喝個爛醉也不是甚麼好習慣呢。」

    「哼,智商居然有所增長啊,果然世界真的產生了嚴重的變異呢。」比爾德笑著說。

    「你竟然在最後一刻還要挖苦我!」







    ────────────────────────────────────────────








    比爾德在薇莉亞離開之後,便馬不停蹄地蒐集大量蜂蜜酒的材料,釀造的酒多到原本的酒窖已經完全放不下了。

    牠把自己的煉金實驗室收一收,騰出大量的空間,繼續不停釀著酒。

    每天每天都奔波著,採集蜂窩,汲取甘泉。

    為的就是釀造出一桶又一桶甜美的蜂蜜酒。

    煉金實驗室很快的也被酒給塞滿了,牠呼朋引伴,在另一個地方開闢了一個比原先的酒窖大上五倍的新酒窖。

    然後又釀造了更多的酒。





    而不論牠多麼忙碌,牠總是會在黃昏的時刻,回到方形立石旁,花上一個小時整理自己的毛,然後坐在立石上,姿態高傲的立起上身。

    就這樣,優雅的。





    一直站到月亮高掛在頭頂,漫天的星辰佈滿夜空為止。





    就這樣,日復一日。

    這一等,又是半年。







    ────────────────────────────────────────────








    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龍出沒的消息了。

    這代表什麼?是奧杜因的殞落嗎?抑或是牠們正在凝聚力量,在適當的時機大舉入侵?

    比爾德站在立石上,無法克制自己的小小腦袋往不好的地方思考。






    突然,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從森林暗處傳來。

    「!」比爾德迅速轉過頭去,那聲音不屬於森林裡的其他人。





    只屬於她。





    薇莉亞的身影從獸徑中緩緩步出。她的精神奕奕,沒有缺胳膊少腿。

    「唷,我回來了。」她笑的爽朗。

    「……………」比爾德閉上眼,沒有講話。

    「欸欸,我回來了耶~」薇莉亞以為比爾德沒聽到,靠近過來。

    當薇莉亞靠到大約五六步的距離的時候,比爾德突然發難!

    「還知道要回來啊笨蛋喵!」牠猛撲過去,狠狠的撞在薇莉亞的臉上。

    「哇啊啊啊!不要這樣啦!雖然我看起來沒事,其實我是病號耶!」薇莉亞皺眉,藏在鱗甲下的身軀因為舊傷而暗暗刺痛著。

    「誰理你啊喵!」比爾德雖然口頭不饒人,卻口嫌體正直的跳了開來。

    「嘿嘿。」薇莉亞害羞地搔搔頭。「那個、有…酒嗎?我饞了半年…」

    「有啦!喝死你這醉鬼!」





    那一夜,森林裡燈火通明,慶祝的宴席一路開到了隔天凌晨。

    這就是薇莉亞的夢想,在威脅盡除的世界之中,歡渡著快樂的時光,直到永遠。

    這個夢想,就在此刻完成了……





    起碼,在那個時候,薇莉亞是這麼認為的。






    回覆刪除








  30. 薇莉亞告別了比爾德之後,依舊還是過著在世界各地冒險的生活,每幾個禮拜或一兩個月,薇莉亞便會回到森林之中,買一些不知何時會用上的奇怪藥水,跟她朝思暮想的蜂蜜酒。

    薇莉亞正值適合冒險的年紀,每次回來都更加的神采飛揚。

    但比爾德不然,每次薇莉亞回到森林,都可以明顯的感受到,牠正日漸蒼老。

    雖然毒舌依舊,但是跳到薇莉亞身上的次數卻漸漸地減少。



    而不知從何時開始,比爾德再也不跳了。



    「貓貓……你還好嗎?」薇莉亞最近一次回到森林,向正盤在立石旁睡覺的比爾德搭話。

    「很好啊…怎麼這麼問?…」比爾德吃力的睜開眼,牠已經連釀新蜂蜜酒的體力都沒有了。



    薇莉亞皺著眉,她不敢開口問。

    比爾德雖然會講話,但毫無疑問的,牠只是一隻貓。

    如果第一次見面的時候,牠已經有五歲的話,如今的牠也已經是十五歲的超高齡貓了。

    已經遠遠超過正常貓咪的壽限了。

    任何時候…任何時候離世,都不值得訝異。





    斗大的淚珠從薇莉亞的雙眼掉出來,她睜大雙眼,無聲地哭泣著。

    「傻孩子,怎麼了?」比爾德查覺到了薇莉亞的異狀,牠拖著老邁的身軀,輕輕的走了過來。「怎麼又哭了呢?唉…所以我說妳根本就是長不大的孩子…」

    比爾德步履蹣跚的爬上薇莉亞的肩頭,用粗糙的貓舌輕輕的舐去她的淚水。

    「貓貓,我…」

    「別說了,我知道。」比爾德爬到了薇莉亞的大腿上,找了個舒服的姿勢窩著,沉沉睡去。







    是的,我知道。







    ────────────────────────────────────────────








    從那一天起,薇莉亞停下了所有冒險的委託。

    她近乎狂熱地找著一個奇妙的聖物,被藥劑師稱為「雪瓶」的神創之物。

    雪瓶是所有煉金術士朝思暮想之物,只要有了它,即使要調配出延壽之藥也不是夢想。



    貓貓不能死的,貓貓不可以死的。

    我得、找到雪瓶。

    薇莉亞動用了所有她可以動用的資源,豁盡全力的找尋相關的資訊。



    「妳最近、很忙呢。」比爾德打了個大大的哈欠,牠的蒼老已經非常明顯了。

    原本蓬鬆的軟毛已經掉的差不多了,渙散的眼神中已經失去了以往的年輕活力,完全是一隻老貓了。

    要不是飲食跟生活所需能靠著森林裡的其他動物夥伴接濟,現在的牠只怕連一隻死老鼠都抓不到了吧。

    薇莉亞有點內疚,她為了找到雪瓶,反而冷落了比爾德。



    而結果,並不如人願。

    「貓貓,我找到雪瓶了。」薇莉亞從懷裡拿出「雪瓶」。





    雪瓶是真的。

    但是已經裂成好幾塊碎片了。





    「唉呀,真是稀世珍寶…」身為原煉金術士的比爾德露出了難得的笑容,看著雪瓶的碎片緩緩發出鈷藍色的冷光。「即使是碎掉了,也還如此迷人啊。」

    「貓貓,對不起。」薇莉亞突然道歉。

    「對不起?為什…啊……」比爾德看著薇莉亞,恍然大悟。「哈哈、小笨蛋,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喵…」

    「妳不需要在意,生死有命,咱活了這些年,也夠本了。」比爾德嘆了口氣。「妳這樣,反而會讓咱很難過啊。」





    「……對不起…對不起…」薇莉亞又一次在比爾德前面落淚,雙眼又紅又腫,哭得像個剛出生的孩子。

    「……笨蛋喵。」比爾德微笑著,再次窩在了薇莉亞的腿上,睡了牠近幾個月來最安穩的一覺。







    ────────────────────────────────────────────








    薇莉亞沒能見到比爾德的最後一面。

    當時的她,接到了皇家藥劑師學會的通知,通知的內容是說學會已經找到了方法,可以修復「雪瓶」。

    她用最快的方式趕到了位於大陸中央的學會,但無論她怎麼拼命,收集必要材料與修復雪瓶的過程依舊還是這麼漫長。







    當她終於做好了延壽之藥,回到森林之時。

    熟悉的立石旁,已靜靜的矗立著一塊小小的石碑。

    石碑旁,有留給故人的,最後一瓶蜂蜜酒。







    薇莉亞撿起那瓶蜂蜜酒,然後把裝了長生之藥的雪瓶放在了同一個地方。

    接著,她轉身離去。







    從那一天起,她永遠失去了回到這片森林的理由。







    ────────────────────────────────────────────








    過了不知幾個秋冬。

    薇莉亞在一次的新冒險途中,因緣際會的踏上了這片故土。

    她緊緊抓住自己的心口,每靠近立石一步,她的心就像一條被擰乾的濕抹布一般,絞緊又刺痛。






    森林還是那一片森林。

    但也已經不是那一片森林了。







    過了彷彿一世紀這麼長的時光,她終於再次看到那一個立石。

    立石旁那小小的石碑依舊。





    立石上,盤踞著一條小小的身影。

    在那一瞬間,薇莉亞的心臟停了半秒。






    但很快的,她就發現,那並不是比爾德。

    雖然也是貓,但在立石上的,是一條年輕的,有著黃色毛皮的虎斑貓,牠正百般無聊的在舔弄著自己的前爪。

    這是命運魔侯給自己開的小玩笑吧?為的就是看我那嚇傻的神情?薇莉亞自嘲,這小小的插曲也讓她原本胡思亂想的心情好轉許多。





    她一面想著與比爾德的回憶,一面邁步走向立石。

    在立石上的虎斑貓發現了薇莉亞,卻沒有嚇得逃跑,反而望著她。





    「真是隻不怕生的小貓咪呢。」要是比爾德在的話,這兩隻貓會不會變成好朋友呢?薇莉亞心想。

    不過,這一隻小貓咪不是牠,所以不會講話,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薇莉亞嘆了口氣。





    虎斑貓歪著頭,直直地盯著薇莉亞。

    「怎麼啦?可愛的小貓咪?」薇莉亞友善的搭話。

    或許現在的她,只是想聽到一兩聲喵喵叫的聲音,以告慰失去故友的心情吧?





    虎斑貓看向薇莉亞的雙眼,一人一貓就這樣相望,過了好久好久。

    正當薇莉亞要放棄,轉身離開之前……







    虎斑貓輕輕的開口了。

    「沒什麼,咱只是在想……咱眼前的這個笨蛋,知不知道貓有九條命這回事呢?」虎斑貓笑著回答,自顧自地舔著前掌。

    立石的陰影處,新釀的蜂蜜酒,閃爍著黃金色的光輝。











    回覆刪除
    回覆
    1.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刪除
    2. (噴淚)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QAQ

      刪除
    3. 求續集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阿!!!

      刪除
    4. 是因為看的到卻喝不到蜂蜜酒而落淚的對吧你

      刪除
    5. 請問大太神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貓貓<3

      刪除
    6. 啊啊啊啊啊 Q口Q

      刪除
    7. 去寫小說吧你QAQ

      刪除
    8. 感人QQQQQQQQQQQQQQQQQQQQQQQQ

      刪除
    9. QAQQ(淚腺崩壞

      刪除
    10. 你沒死QQQQQQQQQQQQQQQQQQQ

      刪除
    11. 幹幹幹幹幹大噴淚啦

      刪除
    12. 幹幹幹幹幹大噴淚啦QaQQQQQQQ

      刪除
    13. 貓貓RRRRRRRRRRRRRRRRRRRR

      刪除
    14. 好好看啊啊啊OwQ

      刪除
    15. 幹XDDD這也太讚XDD

      刪除
    16. 九條命啊~~~~~(ノ◕ヮ◕)ノ*: ・゚✧

      刪除
    17. 貓貓~~Σ(´д`;)

      刪除
    18. 好感動RRRRRRRR!!!
      潛水那麼久了 首次的留言竟然是被藍色窗簾引出來的RRR!!!

      刪除
    19. 真的很厲害~~~~這必須分享

      刪除
    20. QAQ 天那太感人啦!!!!

      刪除
    21. 好長~~~~~~~
      可是好棒啊!!!!!!!

      刪除
    22. 請問大該去出版小說 真心不騙

      刪除
    23. 差点....就 ...呜

      刪除
    24. 這也太長了吧wwwww

      刪除
    25. 太棒了啊嗚QAQ

      刪除
    26.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 頭皮發麻!!!!

      刪除
    27. [叮咚!] [貓奴轉職完成~]

      刪除
    28. 我只是來看好笑的圖片的 怎麼會看到有洋蔥的好文章QAQ

      刪除
    29. 這個好啊!!!!!!!!!!!((噴淚

      刪除
    30. 靠杯寫得太精采了吧

      刪除
    31. 有點被感動到阿

      刪除
    32. 請問大的腦補劇場居然比本文精彩啊!!!

      刪除
    33. 不要連腦補都讓我浪費掉一整包的衛生紙啊!!!!!!!!!!

      刪除
    34. 情節好揪心啊!還好最後結局是HE,不過中間的分離讓我不禁讓我抱著自家貓咪大噴淚::>_<::

      刪除
    35. 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Q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刪除
    36. 唔啊啊啊!為什麼不說清楚啦蠢貓!讓她等了那麼久!

      刪除
    37. 住手ㄚㄚㄚㄚㄚㄚ!!!!!!!!!!!

      刪除
    38. 佩服至極,對於作者大大致上最高敬意

      刪除
    39. 你出版書我一定買十本回來收藏

      我懷疑是個路過又吃飽太閒的小說家

      才有這個能力做出如此情節吧


      刪除
    40. 烏喔我的天 這真是太厲害啦阿阿啊阿阿阿阿阿

      刪除
    41. 洋蔥啊
      為什麼這麼多洋蔥QAQQQQ

      刪除
    42. 哇啊啊啊啊啊好感動RRRR~~~貓貓~~來~~握爪(被抓

      刪除
    43. 幹 幹嘛讓我哭拉QQ

      刪除
    44. 貓咪QQQQQQ好精彩好棒的故事QQQQQ!!!!!!!

      刪除
    45. 啊啊啊啊啊啊啊整個感動啊!!!

      刪除
    46. 快出書啦 看到哭欸

      刪除
    47. 本子我看多了
      我想我知道薇莉亞跟比爾德喝完蜂蜜酒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啊對了,據說蜂蜜酒可以增進 生活和諧,所以會有蜜月

      刪除
    48. 貓貓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刪除
    49. 嗚嗚嗚....皆大歡喜甚麼的...太犯規了啦QAQ

      刪除
    50. 嗯貓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刪除
  31. 你 應該出書
    真的

    回覆刪除
  32. 宿命失之何求?
    大道得之何用?
    了悟半生倥傯,
    只為今夕相逢。

    回覆刪除
  33. 太好看啦~!!! QAQ
    有養貓的我也希望我的貓有九條命啊!!!!!!!!!

    寫得太好了!!!好想讓更多人看到~~

    回覆刪除
  34. 看完都起雞皮疙瘩了QQQQQQQQ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