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用下方分類鈕輕鬆瀏覽各分類!也別忘了利用右側浮動按鈕加入粉絲團,天天獲得不同更新!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 憤怒電玩宅 Misc2 kju d20 10204-114cuwcard1 duck1 board-james vine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573

鼻子莫名其妙地又過敏了,
使得今天的某張圖看起來倍感共鳴......

最近趕翻AT馬拉松有夠累,
考慮把昨天播出的兩集延到明天再一口氣翻完orz

你為什麼要用這種自爆裝置呢......

沒錯,我的鼻子現在好塞T_T
嘴巴上火時也是一樣的感覺......

這太過份啦!

這要是成為風潮可就糟啦

感同身受!

就跟吃飽飯後看美食節目一樣

裝什麼熟啊,你以為你是黑人喔。

對啊,為什麼只有三根XD

完蛋了真的要變成風潮了

阻止得漂亮,猶大XD

酸到爆炸

伯特有夠強壯

加拿大你XDDD

......無言以對

真自然啊

超展開wwwww

領導啊!!!

其實不光是美國呢......

回應酸度>9000










底下WTF雜圖











球球踩球球!

嗚齁,好太陽

眼睛痛痛的

......我不知道為什麼,但是我也想要一個。

Notice me senPi

切不完的牛排,餓了。

51 則留言:

  1. 回覆
    1. 是我的錯覺還是我用廢文搶到雙頭香

      刪除
    2. 沒錯 你用廢文搶到雙頭香

      刪除
    3. 恭喜 你用廢文搶到雙頭香

      刪除
    4. 可惡 你用廢文搶到雙頭香

      刪除
    5. senPi 你用廢文搶到雙頭香

      刪除
    6. 超讚 你用廢文搶到雙頭香

      刪除
    7. 完美 你用雙頭香搶到廢文

      刪除
    8. 恭喜 你用廢文合出了雙頭龍!

      刪除
    9. 哈哈 你用雙頭龍搞出了錯覺

      刪除
    10. 什麼 你用錯覺欺騙了領導?!

      刪除
    11. 什麼 你用錯覺欺騙了領導?!

      刪除
    12. 恭喜 你用領導創造了廢文

      刪除
    13. 該死你用廢文擊敗了老媽

      刪除
    14. 廢文。。。。 +1

      刪除
    15. 真棒 你用老媽生出了你

      刪除
    16. 三小? 你又用廢文搶到了雙頭香

      刪除
    17. 老婆 快跟牛魔王出來看有人用廢文搶到頭香

      刪除
    18. 老伯 快跟牛排醬出來看有人用達爾文搶到靜香

      刪除
  2. 如果骰骰子就能有超展開...

    回覆刪除
  3. 聖人模式開啟時,就如同你剛幹完砲之後,立刻有兩名正到爆的正妹在你身邊用她們的身體磨擦你的身體,然後你卻不能馬上勃起這樣.....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一定是地獄的其中ㄧ種酷刑

      刪除
  4. 第一張的貓咪,有一隻尾巴顏色和頭不一樣!

    回覆刪除
  5. 骨板的孔數跟釘子數本來就不需要相同,可能骨板有橫跨不適合打釘的部位,也可能結構已經夠穩固而不用打滿。有洞就鑽只適用在木工,打太多骨釘有時候反而會傷害太多正常的骨骼。
    其實可以簡單想像當各位骨折時醫師在手術台上想著:「…三釘已經夠穩了,可是我釘子還有剩…」
    如何,很邪惡吧?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解釋了為什麼從IKEA回來後,多出來的零件總是比用掉的多

      刪除
    2. 說明的不夠清楚 我把老二鎖在門板上了

      刪除
  6. 話說龍大
    酸度不是應該<7嗎!?
    >9000應該是鹼度唷 <3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哇 一個貫穿盲腸XD

      刪除
    2. 成句/IT'S OVER 9000!!!!!
      http://wiki.komica.org/wiki3/?cmd=read&page=%E6%88%90%E5%8F%A5%2FIT%27S%20OVER%209000%21%21%21%21%21

      刪除
    3. 同情龍大得應付來自八方的各種天才。

      刪除
    4. 天啊
      這是一種形容詞
      不是真的酸度阿

      刪除
    5. >張驊哥
      長了不知道有沒有用的知識...

      刪除
  7. 哈斯,真是好太陽。怪不得全身濕濕黏黏的

    回覆刪除
  8. 我找到了色LUNA!!!!http://dreamluna.lumineko.com/

    回覆刪除
  9. 我發現我看過數學作業那個人...在好色龍以外的網站上(?)

    回覆刪除
  10. 濕婆神:耶穌,你太弱了,看看恆河吧

    回覆刪除
  11. 龍大可以考慮翻譯這個嗎@@迪士尼的
    星蝶公主Star vs the Forces of Evil
    https://youtu.be/lWwH1I62R_g

    回覆刪除
  12. 領導放的不是屁!是粉紅色的煙霧!

    回覆刪除
    回覆
    1. 領導不會放屁,你這個異教徒!!

      刪除

  13. 這是比爾森這個月第三次近距離見到這位女孩了。雖然比爾森不知道她的名字,但對他而言這女孩並不陌生。

    比爾森的宿舍窗外正好對著圖書館,中間隔著車道和花園加起來不過三十來公尺,每當比爾森在房間讀書讀累了,他就會抬起頭望向窗外,試著在圖書館一百多格的窗戶中找尋那女孩的身影,也總是可以在同一個位置找到那位女孩。

    八樓右邊數來第二片玻璃窗。

    最近比爾森總是期待著晚上十點。每天晚上十點,宿舍總是會撥著輕音樂提醒學生們是時候該休息了,對比爾森而言,這輕音樂只代表著一件事:圖書館要閉館了。這時比爾森便會看著玻璃窗後的那位女孩,欣賞她優雅的起身,收拾手中的書,斯文的靠上椅子。對比爾森而言,欣賞她的每個動作每個細節都是不同的享受。

    「她應該很愛讀書吧…」比爾森心想。

    有時比爾森到圖書館找資料時,也會刻意繞道八樓,想近距離看看那位女孩,也總是在那熟悉的木頭書桌旁看到她的側臉。

    她就像是一朵水仙一般,清秀而不艷麗。水汪汪的大眼、立體端正的五官、一頭金色直順的長髮、穠纖合度的身材,再加上身上散發著淡雅的體香,總讓比爾森在八樓多待了好一陣子。

    「她是什麼系的呢···」每當比爾森望著窗外,心中總是會冒出這樣的問題。但卻從來沒有人給他一個肯定的答案。


    期中考周,比爾森剛考完電磁學便匆匆忙忙地下樓,十分鐘後的那堂選修期中考讓他無暇留在教室陪同學們討論解題技巧,更無暇在為剛剛的粗心、疏忽後悔自責。

    「只剩兩分鐘,我得快一點。」 比爾森心想著,腳步不曾減緩過,一次跨兩三階地衝下樓梯,邁開腳步在走廊上大步前進,每快一秒進教室,他就多一秒可以複習,畢竟誰不想考高分呢。

    教室就在前面轉角後五公尺,比爾森越走越快,就在距離轉角剩兩步之遙時,一個身影竄出。比爾森雖然心中微微受驚,但他身為籃球系隊的一員,身體的反應比大腦還快,反射性地一個轉身正要迴避,沒想到腳上的那雙舊布鞋不爭氣,偏偏在這時打滑,比爾森就這麼完美地側身撞上轉角竄出的身影。

    「痛痛痛…」比爾森扶著額頭,用力眨眼,試圖把眼睛的焦距從一片模糊中抓回來。

    好不容易抓回了視線,他看到的事情更令他無法置信。

    壓在他身下的,便是他心儀的那女孩,兩人就在走廊上兩人交疊在一起。

    「呃···我···呃···」比爾森腦中一片空白,也不知該先道歉還是先詢問女孩有沒有受傷,只是傻傻的說著無意義的話語。

    「你沒事吧?」那女孩開口了。這是比爾森第一次聽到她的聲音,清脆動人,雖然帶有種特殊的腔調,但對比爾森而言,那正是女孩個人特色所在。

    「我···我···」比爾森好不容易定了神,正想回些什麼話,才發現他的左手不偏不倚壓在女孩的右乳上,嚇得腦中想好的對答又煙消雲散,急急忙忙爬起來,胡亂揮著手說道:「我···我···對不起···這個···呃···」

    「抱歉,你有沒有受傷?」女孩緩緩爬了起來,優雅地拍掉身上的灰塵,睜大無辜的眼睛看著比爾森問道:「要不要我送你去保健室?」

    「這個···不···謝謝···」這時比爾森才真正回過神,發現那女孩身邊散落了一地的文件,急忙蹲下幫她撿。

    「我才該說抱歉,還好你沒受傷。」比爾森低著頭,迅速而粗魯的撿拾地上的文件,隨便整理一番,趕緊遞出去給那女孩。那女孩也不著急,優雅地接了過去。眼神剛好對上了,比爾森連忙撇過頭,也不知道臉上的紅熱是因為剛才的撞擊還是害羞。

    「謝謝你。」女孩歪著頭對比爾森微微一笑,便轉身離開,笑得比爾森心中湧起一陣甘甜。「你真有趣。」

    「真像是電影中會發生的情節啊···」比爾森傻站在原地,看著女孩曼妙的背影,喃喃自語說道。

    「是啊,只是電影中的男主角通常很帥···」女孩微微笑著回頭,用輕甜的聲音說。





    「但我也不討厭有點傻氣的男孩。」




    比爾森的選修考砸了,但似乎也沒有這麼糟糕。


    比爾森的書包裡多了一張沒見過的資料。他很確定這不是他的,因為他從來沒有修過任何一堂和國際情勢相關的課,但上面沒有系別、沒有學號,唯一的線索就是上頭陌生的名字。


    愛莉.哈里斯


    比爾森有一項很自豪的能力,就是他記得所有朋友的姓名。即使上了大學,他仍然可以背出國小同學的名字,甚至連學號順序都沒有記錯,也只有他在同學會上可以一見到人便喊出姓名,這點讓老師們也感到相當驚訝。

    因此,他很確定這位愛莉他並不認識。

    「這是誰呢?」他想著。

    其實他大可把這份資料直接丟到資源回收桶,但是他卻沒有這麼做。上頭密密麻麻的都是重點整理,空白處寫用清秀的字跡寫著補充註記,看得出這是一份費了一番心思整理出來的資料。

    突然,他的腦中閃過一個念頭:圖書館中的女孩。

    「難道是那時候不小心撿到的?」比爾森自言自語說道。

    他抬起頭,那女孩仍然在那扇窗的後面,清秀的側臉仍然令比爾森為之心動。

    「加油,比爾森,你可以的!」
    「可是如果這不是他的怎麼辦?」
    「沒關係,至少有攀談的機會!」
    「會不會被當變態或跟蹤狂啊?」
    「不行,如果是她的,她應該很著急吧?」
    「如果···」


    這個瞬間,比爾森腦中閃過數十個矛盾的念頭,正在去與不去間徘徊。這時,忽然耳際又響起了熟悉的輕音樂,象徵著圖書館閉館的輕音樂,也讓比爾森從自我矛盾中解脫了出來,看向窗外。果不其然,那女孩優雅地站起身,整理桌上的物品準備離開。比爾森隨手抓了套乾淨的衣服急忙穿上,拿著那份資料衝出門外,在圖書館門口守著,等著那女孩的出現。

    但卻怎麼也等不到那女孩的出現。

    「難道是我來晚了?」比爾森心想。

    那天夜裡,比爾森並沒有入眠,心中不斷模擬著和女孩對話的情境,也不斷練習著讓對白更順暢。


    終於盼到了窗外的一絲光明,比爾森第一次如此期待著白天。上午十點,比爾森下了課,馬上衝往圖書館。

    在八樓的老位子,看到了熟悉的背影。

    比爾森躲在書架後面,不斷深呼吸,試著調整自己的情緒。

    「加油,你可以的!」比爾森拍拍自己的臉頰,小小聲對自己說:「加油,這是個機會,可以的!」

    比爾森故作鎮定地從書架後走出來,緩緩的走到女孩身後。

    「很好,到現在為止都很好!」他想。「別緊張,放輕鬆···」


    在離女孩不到五公尺的距離,比爾森聽到一陣低聲啜泣。



    正是那女孩。


    他低著頭並不是在讀書,而是在哭泣。


    「你還好嗎?」這時比爾森已經把前一天晚上練習的各種對白拋到九霄雲外了,也不假裝是巧遇,上前安慰道:「有沒有什麼我能幫忙的?」

    「是你···」女孩抬起頭,她那哭得梨花帶雨的臉龐讓比爾森好心疼。女孩哽咽了一下,才問道:「你···怎麼會在這裡···?」

    「因為···呃···我撿到一份資料,不知道是不是你的,所以想來問問看。」比爾森已經把巧遇的橋段忘得一乾二淨,笨拙地從書包掏出那張精美的資料,說道:「你還好嗎?有沒有我可以幫忙的?」

    「抱歉讓你看笑話了···」女孩用袖子擦一擦眼角,露出苦澀的笑容說道:「謝謝你特地把我的報告送過來。」

    「你有什麼困難可以跟我說嗎?我可以幫你的忙···」比爾森頓了頓,接著說:「如果在我能力範圍內···」

    「謝謝你···你好溫柔···」女孩低著頭,小聲地說:「我只是失戀了···」

    「天啊!像你這麼好的女孩怎麼會有人捨得?」比爾森小聲驚呼道。

    「他覺得我個性太軟弱,沒有主見,所以就···」說著說著,女孩的眼角開始抽動,理性和感性正在拔河,眼淚卻率先滾滾而下。

    「真是個混蛋···」比爾森想。

    「話說回來,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女孩擦乾了眼淚問道,水汪汪的大眼配上無辜的表情,再加上眼角一絲絲的淚痕,教比爾森無法壓抑心中湧起想要保護他的情緒。

    「我也不想騙妳,我就住在對面的宿舍,沒事的時候往窗外看,常常看到妳都坐在這個位置,所以我猜想妳應該也會在這裡吧···」比爾森嘆了口氣,坦白說道。他知道現在這種狀況最好編造什麼藉口,任何謊言只可能產生更多被女孩討厭的可能性。

    「這樣啊···」女孩仍然低著頭,嘆了口氣。比爾森的心揪成一塊,也不敢開口,他不知道剛才的坦白究竟對女孩是否是另一個傷害,兩人之間再次陷入了一陣沉默。


    「你可以幫我個忙嗎?」女孩率先打破了沉默。


    「請說?」


    女孩突然站了起來,流暢地朝比爾森胸口報上去。比爾森雙手也被箍在女孩的擁抱中,大吃一驚,站得直條條一動也不敢動,深怕動了對女孩來說是種失禮。女孩就依偎在比爾森的胸口,輕輕得聞著比爾森身上的味道,柔柔地用臉頰蹭著他的胸口。


    「陪我···」女孩溫柔地說。

    陽光從氣窗撒落在比爾森身上,暖得他內心漾起一陣激盪。

    回覆刪除


  14. 警告:結局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若閱讀完有任何不適、不愉悅,本作者不負任何責任






    「比爾森,打球囉~」門後傳來一陣熟悉的聲音,正是同樣身為籃球隊的好友維斯朵。

    「今天不想去啦!」比爾森大聲說道。

    「幹,你多久沒練球了,交女朋友了就不管兄弟了是嗎?」維斯朵也不管比爾森是否穿著衣服,直接開門闖入房間,笑罵道:「今天你又有什麼藉口?上次是看電影,再上次是去逛街,這次呢?開房間啊?」

    「呸,誰像你這麼齷齪,整天精蟲衝腦,今天她要我幫她整理房間啦!」比爾森笑罵道:「像你這種單身傢伙是不懂我們有女朋友的人有多辛苦。」

    「幹,幫她整理房間?你現在這個房間髒快半年都沒看過你在整理,現在還去幫別人整理房間?」

    「那不一樣,感情需要維繫的,打掃房間只是種手段。」

    「我找你打球維繫感情你都不理我了,你在那邊跟我說大道理。」維斯朵老實不客氣地坐在比爾森的床上,說道:「有沒有她的照片讓我看一下,朋友要維繫感情的嘛,這也是手段之一。」

    「沒有。」比爾森思考了一下,確實沒有。他很享受每個和愛莉相處的時刻,但他沒有拍照的習慣,愛莉也是,因此兩人確實沒有留下任何一張照片。

    「不然你打掃完拍張照片讓我看一下。」維斯朵說。

    「可以啊。」比爾森思考了一下,說:「我也差不多該去幫她打掃了,相片我晚上再傳給你。」

    「記得戴套啊!」維斯朵靈巧地從床上跳起來,拍了拍比爾森的肩膀,笑道:「別把人家搞大肚子了!我就等你的相片。」

    「就說不會了···」比爾森嘆了口氣,他對這個好友實在沒輒。

    開了約十分鐘的車,比爾森來到愛莉的房間。愛莉就站在門口等他,看到比爾森的舊車停下來,馬上輕巧地跑到車旁迎接比爾森。

    雖然說是打掃,其實只是把幾件比較大的家具擦一擦,換個位子,前後不過半個小時的事情。只是愛莉一個女孩子體力不夠,所以只好請比爾森來幫忙。對比爾森而言,這些工作比球隊體能訓練輕鬆太多了,遊刃有餘地做完,連大汗都沒留一滴。兩人工作完,便坐在餐桌邊休息,比爾森盯著愛莉喝著水的側臉,欣賞著她身上每一滴的美,愛莉也不害臊,放任比爾森盯著她看。比爾森看得出神,竟捨不得花心思拿手機來拍照,深怕錯過和愛莉相處的每一秒。

    兩人就這樣坐在餐桌旁聊天,再怎麼無聊的事情從愛莉口中說出來竟然都可以變得如此有趣,那怕是細瑣到不行的話題,像是前一天晚餐配菜太鹹之類的無聊事,竟然都可以讓他聽得入迷。兩人沉浸在甜膩的氣氛中,直到窗外的雜音悄悄介入兩個人的甜蜜時光,比爾森才意識已經到了下班時間,兩人竟已坐著聊了兩個半小時。

    「Honey,可以拍一張照嗎?」比爾森緩緩掏出手機,摸著愛莉的臉頰,溫柔問道。

    「討厭,不要啦!人家拍起來不好看!」愛莉微微任性地說,那聲音嗲得比爾森心癢癢。

    「一張就好嘛!這樣我睡前如果想你的時候可以看啊!」比爾森說。

    「那就只有你可以看喔!不要給別人看!」愛莉說。

    「沒問題!」比爾森小心翼翼地拿起手機,仔細對著身邊拿著杯子的愛莉,深怕把自己的女友拍醜了。比爾森傻看著螢幕上的愛莉,竟看得出神,忘了按下快門。

    「好了嗎?」愛莉歪著頭問道。

    「啊···抱歉我看著妳看到忘了按快門了。」比爾森輕輕敲了自己的額頭,做了個鬼臉,說道:「都是妳太漂亮了!」

    「討厭,盡說些貧嘴的話。」愛莉發了嬌嗔,掩不住臉上的笑容。



    夜裡,比爾森在輕音樂的伴奏下,站在宿舍陽台,對隔著三十公尺圖書館裡的愛莉揮揮手,愛莉也回以他熟悉的微笑。比爾森坐在床前仔細欣賞手機裡唯一一張愛莉的相片。相片裡的她笑得好甜,就連金色的長髮在背後過度曝光的窗戶下也有特別的美感,愛莉的體香彷彿會從螢幕背後飄出來一般。

    比爾森慎重地點開維斯朵的臉書,再三確認沒有選錯對象,也沒有選錯照片,小心翼翼地按下傳送。


    給你十秒鐘指出,我的女友有哪一點不好
    提示:你辦不到


    他在下面備註了。


    幾分鐘後,維斯朵回應了。

    他選了你當男友。


    「這傢伙,真是有夠不坦率。」看著維斯朵的回應,比爾森笑著自言自語,繼續欣賞手機裡的愛莉。

    門突然被打開了,嚇得比爾森連忙把手機壓到枕頭下。即使他並沒有做錯任何事,但他覺得看著手機癡癡傻笑是一件罪過一般怕被別人看見。他定睛一看,正是維斯朵,一臉嚴肅地進來。

    「如何,我女友很棒吧?」看到維斯朵進來,比爾森鬆了口氣,笑著說:「別太羨慕我。」

    「比爾森,快和他分手!」維斯朵雙手搭在他肩上,正色說道。

    「你在說什麼鬼話?」比爾森感到八分不解又帶著兩分的憤怒,要不是對方是多年好友,他絕對已經翻臉了。

    「我是認真的,快和他分手,她找上你根本是個錯誤!」維斯朵說:「你根本不該跟她在一起!」

    「你再說這種話我可要生氣了!」比爾森站了起來,語調不自主高了幾度,略帶憤怒地說:「我不知道你和她有什麼過節,但現在她是我女朋友。我看在你是我的好朋友的份上才把相片傳給你的,你不給我祝福就算了,何必如此詛咒我們!」

    「你根本不知道她是誰!」維斯朵突然壓低聲音,嘶啞地說。

    「什麼意思?」

    維斯朵也不說話,掏出手機,點開早準備好的網頁,遞了出去。比爾森猶豫了一下,接了下來,定睛一看,倒抽一口冷氣,一屁股坐回床上。


    女大學生因情傷在圖書館上吊,警方仍在追查是否有他殺嫌疑。


    在下方放了一張清晰的相片,清秀的臉龐、立體的五官、金色的長髮、甜美的笑容···

    「那麼···她是誰···?」比爾森喘著器,微微顫抖地問道。

    「我回去想了想覺得不對,你說你常常看到她坐在圖書館八樓窗邊,但是我下午去看了,圖書館八樓靠近我們這一側只有氣窗,怎麼可能看得到什麼人影?」維斯朵也語帶顫抖地說。


    回憶就像重捶一樣大力敲在比爾森胸口。


    沒錯,就是那天早上,他回想起來了,陽光從氣窗撒落在他身上,暖得他內心漾起一陣激盪的那個早上,在愛莉旁邊的牆上掛著的是一幅畫,他還記得那幅畫是梵谷向日葵的仿畫。


    比爾森急忙拉開窗簾,看著八樓右邊數來第二扇窗戶。


    圖書館明明熄燈了,他卻清楚看到一個人的側臉。空洞的眼況、乾枯的五官、稀疏的頭髮,脖子上似乎套著繩子···


    她彷彿知道比爾森在看著他一般,緩緩轉過頭來看著比爾森,乾癟的嘴唇逐漸裂出一個微笑,露出一口森森尖牙。她微笑著看著比爾森,像鐘擺一般規律地左右擺盪···



    「陪我···」比爾森腦中浮現那女孩溫柔的聲音。

    回覆刪除
    回覆
    1. 比爾森打球球你帶
      話說有點毛毛的

      刪除
    2. 喔喔終於有人看到了QAQ

      刪除
  15. 自爆裝置=w=+

    吃飽飯後你們明明還能討論要不要去吃電視上說的美食=3=

    回覆刪除
  16. 我記得之前就有過用同志A片截圖來回應的風潮了,現在又回來了? XDD

    回覆刪除
  17. 我的天,是 Colby Keller ( 艸)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