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用下方分類鈕輕鬆瀏覽各分類!也別忘了利用右側浮動按鈕加入粉絲團,天天獲得不同更新!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 憤怒電玩宅 Misc2 kju d20 10204-114cuwcard1 duck1 board-james vine

雜七雜八短篇漫畫翻譯654

我終於把之前積欠的實況錄影全部上傳了orz
接下來要剪精華了,地獄啊啊啊啊啊(抱頭)

個人實況紀錄網址:https://www.youtube.com/user/EverydayImDerpy
以後該不會要一邊實況一邊做筆記吧,
這樣事後才比較好找哪一段該收錄精華......等等,這似乎是個不錯的主意(驚)

今天還有上傳一部PewDiePie翻譯喔,記得收看。
[翻譯] PewDiePie - 讓我們來看些粉絲畫作吧

這裡是在說小屁孩都愛用刺青貼紙裝潮嗎XDDD

有差!有差啊!

(添加到遺囑上)

原來如此啊......

不重要啦!反正已經(劇透自主規律)

這張超萬用

能理解這種感覺,包得太漂亮會捨不得送XD

抱歉戳破你那天真的幻想

不愧是丹麥

這三洨解答www

企鵝和熊熊<3

沒有違和感......

對齁!


......咦?這樣發明出來的居然不是杯子蛋糕?

天殺的,丹尼爾,看我一下好不好

......我信了

這一開始就該想到了吧幹

(連忙闔上課本)「媽!你為什麼不敲門!」

2D的是在印三小啦

媽的智障

比毒品更可怕







底下WTF雜圖








「糟糕!來不及去超商啦!」

難易度差太多啦!

GTA邏輯

連這個都可以扮

聖誕快樂......?

還記得這張圖嗎?真的有人把它做出來了。
http://steamcommunity.com/sharedfiles/filedetails/?id=566597674

62 則留言:

  1. 回覆
    1. 第一次在龍大頭香留意,超ㄅㄧㄤ的啦混蛋!

      刪除
    2. 天殺的合成人!!!

      刪除
    3. 強不到頭香,天殺的學院

      刪除
    4. 強不到頭香,天殺的學院

      刪除
    5.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2. 媽媽:快去打LOL,你這個死銅牌。

    回覆刪除
  3. 媽媽:快去打LOL,你這個死銅牌。

    回覆刪除
  4. 當我看到兒時歡樂時我想到的是小女孩在賣另一種東西...

    回覆刪除
  5. 有人去玩過最後一個了嗎 哈哈

    回覆刪除
  6. 有人去玩過最後一個了嗎 哈哈

    回覆刪除
  7. 看到狗+小女孩+大叔
    我第一時間胃痛了一下⋯

    回覆刪除
  8. 第一張的意思應該是說「解決了小屁孩上床不愛戴套的問題」

    回覆刪除
  9. 等等 那是EQG的RD,好色龍不是不接受EQG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一年只有一張(最多)

      刪除
  10. 看著桌上兩個月前買的紋身貼紙
    想著龍大身上真正的刺青
    -_-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覺得充滿決心!
      話說龍大的刺青是什麼樣子?

      刪除
  11. 那一定要把刺青保險套反過來帶的啊 不是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真是天殺的邪惡...爆點是沒人看得到

      刪除
  12. GTA邏輯那張圖之前就有翻過了哦,龍大(天殺的龍大你注意一點好不好,天殺的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你什麼時候產生了那張圖上面有翻譯的錯覺?

      刪除
    2. 嘿,兩位別吵
      讓我們把這件事怪罪到合成人身上
      天殺的學院

      刪除
    3. 嘿,兩位別吵
      讓我們把這件事怪罪到合成人身上
      天殺的學院

      刪除
    4. 天殺的我感覺這是事實不是錯覺啊!!!!(天殺的

      刪除
    5. 好像沒有天殺的文字在上頭

      刪除
  13. 我是傳說級超級變種月月~

    回覆刪除
  14. GTA那張下面坦克梗一定來自WT 那反坦克樹真不科學

    回覆刪除
    回覆
    1. 別忘了神奇的隱形反坦克坑洞還有撞到護欄就重傷的乘組員

      刪除
  15. Who's Your Daddy 有測試版能下載
    https://www.kickstarter.com/projects/334327310/whos-your-daddy/posts/1389775
    當然,看起來沒半個人玩

    回覆刪除
  16. 去到異次元再用同樣的方式開個傳送門做不到的嗎(・ω´・ )

    回覆刪除
  17. 如果紋身貼紙跑到縫縫怎麼辦 喔天殺的

    回覆刪除
  18. 丹麥應該是鼓勵不要戴套來增加出生率吧?

    回覆刪除
  19. 丹麥應該是鼓勵不要戴套來增加出生率吧?

    回覆刪除
  20. "嘿 老兄 看看我老二上的紋身貼紙"
    ″…一隻蒼蠅?″
    ″歐 等等″
    ″天啊 他是蝴蝶″

    回覆刪除
  21.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22. 把製造船送門的材料
    傳送一份到對方那邊
    作出一個雙邊單向傳送門
    他就回的來了

    回覆刪除
  23. 邊實況邊做筆記...想起AVGN

    餅乾不是因為要逃避被麵包工會杯葛的替代品唷(狼掌巴頭

    回覆刪除



  24. 男子從避難所出來之後,已過了四個寒暑。

    從一開始,弱小到差點被昆蟲與鼴鼠殺死,靠著喝髒水、揮舞著卸胎棒,步履蹣跚的活下來。

    而今,他已成為廢土上的一方之雄了。

    他甚至有著由自己一手創造的小小城鎮。在這裡,眾人安居樂業,自給自足,並且隨時做好為家園犧牲生命的覺悟。






    工房的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機油跟鐵鏽味,桌上跟地上橫七豎八地躺著一堆金屬廢棄物、建材與器材。

    被鋸開的金屬板和鞣製的皮革組合在一起,巧妙地拼接成耐用的盔甲,一具具掛在牆上。

    改造的槍械與能量武器斜斜靠在木製的槍架上,靜靜等待著。

    這裡是整個城鎮最重要的核心建築。






    站在工匠桌前的男子握著大型號扳手,細心的擺弄著桌上的裝備。

    他花了很長一段時間,重新修整專屬於自己的動力裝甲,清點所有他最擅長的武裝,並最後一次檢查隨身攜帶的糧食跟藥物。

    「......旋轉機槍...治療針...賽柯?...賽柯應該不用吧...」他一面整理著,一面喃喃自語。

    將近兩公尺以上的動力裝甲微微低著頭,僅用金屬撞擊與摩擦的聲響回答。






    「你要去哪裡?」帶著記者帽的女性友人出現在工房敞開的大門前,一反常態的,她收起了總是隨身攜帶的筆記本。






    要去哪裡?

    這個問題,男子自己也不知道。

    畢竟自己想去的地方,應該早就已經人事已非了吧。





    「總之,先回家一趟。」男子靜默許久,最後回答這一句話。

    乾燥的蔬菜、罐裝的肉醬與豆子、一鍋已經燉好的鹹牛肉跟搭配的麵餅。

    食物這一些應該就夠了,如果還有需要的話,路上再找吧。

    自己的旅行,不一直都是這樣的風格嗎?






    「這裡,不是你的家嗎?」有著淡淡黑眼圈、市儈眼神的女子嘴一扁,似乎有點不悅。

    男子回首,看著女子。

    在不久之前,這個女子還是一個以四海為家,在整個廢土中最糟糕的底層泥濘中打滾,渾身帶刺的惡徒。

    而今,她也已經融入這座小城,並能毫無芥蒂的稱呼這裡是自己的家了。





    「這裡毫無疑問是我的家,不過,我這次要回去的,是我出生的地方。」男子笑笑,手上的工作沒有停下來。

    扳手絞緊螺絲,金屬發出揪緊的聲音,接著男子舉起槍,緊盯槍管,確保膛線的完整。

    子彈跟電池很充足,他把這些物資放進安全的鐵製箱子中,堆到了板車上。





    「你會回來,對吧。」另一名有著清爽髮型的女子皺著眉,擔憂地問道。「你會回來嗎?」

    男子把視線轉向她,細細品味著她的表情。

    不久之前,還沒有任何人會相信她能做出這種表情呢。

    「我會回來的。」男子從女子手中接過她特製的治療針,放進能方便取用的腰包之中。「一定會的。」

    除了治療針之外,他還帶了一些止痛藥、抗生素跟血清,有備無患。





    「美女們,別耽擱他了。」一名面孔可以說是完全毀容、帶著海盜船長帽子的男性開口,然後深深吸了一口自己捲的菸。

    男子有點感激。

    要是更多人來這樣子「送別」,他很難保證,自己整理好的心情能不受影響。







    「我們要做的,就是相信他。」帶著海盜船長帽子的男性把自己的菸遞給男子。

    男子平時是不抽菸的,但這次,他接了過來,毫無芥蒂的吸了一口。

    「一路順風。」海盜船長露出一個實在不能說是好看的笑容。

    男子深深的,確實的點了點頭。

    然後他跨上板車,在日出前出發。







    ------------------------------------------------







    數個月過去,男子的旅程來到了他曾經非常熟悉的地方。

    這裡早已面目全非,但偶爾,非常偶然的,他能夠看到一些他回憶中的事物。

    那兩根鏽蝕的圓形鐵柱,就是他小時候在城鎮中常看到的郵筒的遺跡吧?

    這面斑駁的紅色磚牆,讓他彷彿還能聽到當年那活力十足的那個老奶奶,吆喝著,賣著塞滿餡料、淋滿起司醬汁的培根三明治。

    而教堂已不是當年那個教堂,但是位置沒有變。

    想必它也度過了許多被砲火摧殘,被掠奪,最後卻又能重新振奮起人們信仰的日子吧。





    男子在鎮中徘徊,他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才終於找到自己熟悉的街角。

    在幾年、不,應該說是幾百年以前,自己還是青澀的少年之時,便是把自己的腳踏車「啪答」一聲停在這裡的。

    如今回來,自己卻是穿著厚重無比的動力裝甲,駕著一輛由雙頭牛拉著的板車,手中還拿著一把巨大無比的旋轉機槍。

    真是人事已非,他自嘲地笑了出來。





    他吆喝著,讓雙頭牛停在街角,然後深呼吸幾口,下了車。

    他並沒有把旋轉機槍帶下車,因為機槍實在是太大一把,拿著它在巷弄與建築中行動並不方便。

    他朝著家門的方向走去,卻發現自己的腳非常沉重。





    前進啊,前進啊。男子在心中吶喊著。

    但不論他怎麼努力,從街角走到家門前的這一段路還是顯得如此漫長,每踏出一步都是如此辛苦。






    他花了很大的努力才克服心理壓力,他撫著胸口,轉頭看向自己的家。

    原先的二樓與屋頂不知是被炸彈的暴風,抑或是惡劣氣候給弄沒了。

    但是熟悉的紅檜木家門還在,它緊閉著,就像是男子記憶中的那樣莊嚴。

    他踏上台階,用掌心感受著門的溫度,然後他輕輕地把門把轉開。






    「嘎吱......」家門並沒有鎖上,金屬合葉發出一陣微弱的鳴叫聲,掛在門上的風鈴已經銹蝕殘破到不會響了。

    門一推開,熟悉的玄關已堆滿灰塵,但格局並沒有改變。







    突然,玄關的木板變得光鮮亮麗,關上的門響起清脆的風鈴聲。

    一股奶油燉菜與烤牛排的味道竄進鼻腔,那是他母親最擅長的菜餚,他甚至還能聽到母親正在用麵包刀切開法國麵包的酥脆聲響。

    「你回來了?」母親的聲音在耳際響起。

    男子覺得自己的心臟停了好幾拍,他站在原地,呆立許久。







    過了好幾分鐘,他才能接受,這一切都只是他的幻想。

    他舉起右足,往前踏上一步。






    剛剛那如美好的家理所當然地消失不見。

    取而代之的,是殘破不堪的廢墟。






    但,即使是廢墟,這個家還是有一些東西留了下來。

    客廳裡那矮矮的石桌,雖然有一些裂痕跟灰塵,但還是保存的很好。

    廁所的門已經整扇脫落了,已經碎裂一半的馬桶旁有一個釘在牆上的書架,架上有一本泛黃的精裝書。

    那是父親在上廁所時會閱覽的書籍。雖然自己從未看過,但是對它扎實的外表印象深刻。

    二樓已經整個消失了,但還是有幾階樓梯殘留在原地,樓梯旁的木板上,還遺留著自己小時候貪玩,用油性筆畫上的塗鴉。






    這就是自己的家。

    這曾是自己的家。





    男子走著,緬懷著。

    最後,他來到了父母親的房間。






    這裡雖然還有一小塊屋頂,但牆壁已經坍方,略嫌炫目的陽光從牆洞中照射進來。

    床鋪、報廢的電視跟一些零碎家具與電器集合成一小堆廢墟,就堆在房間的一隅。

    在廢墟的旁邊,有一個舖蓋捲、棉被跟一些空空如也的罐頭,想必有難民在這裡生活過吧?






    他審視了這個房間,想找到一些自己父母留下的事物。

    但吸引他的目光的,卻是那一堆廢墟。






    廢墟下,有一個被掩蓋住的保險箱,自己對那個箱子並沒有印象,或許是父母從未跟自己提起過的保險箱?

    他踏步前進,想打開那個保險箱,卻發現那並不是戰後所生產,僅有簡單鎖孔的那一種款式,而是扎扎實實使用數字圓盤,堅固又安全的保險箱。

    保險箱上有一本用皮革作為書皮的深色書籍,若不是很仔細看,會以為那不過只是一塊深色的方形磚頭罷了,他把書抽出來,揮手拍掉了上面的灰塵。

    然後他把書給翻了開來。







    那是自己父親的字跡。



    回覆刪除




  25. ********************


    -1-

    兒子,昨天是最惡劣的一天。

    毫無憐憫之心的炸彈落在我們觸手可及之處。

    我聯繫不到任何人,我也聯繫不到你們。

    尚恩還好嗎?我希望你們都能夠平安。



    我知道你對國家的貢獻,據說有貢獻的人能夠獲准進入一些安全的地方。

    我知道你會活下來。

    我希望我們能再次相見。



    ********************


    -2-

    兒子,你還好嗎?

    我、你媽跟幾個鄰居決定離開這座城。

    這裡身處要道,劫匪、逃兵全都聚集於此處。我甚至還看到一個赤手空拳打死十個武裝士兵的光頭暴徒。



    你還記得嗎?隔壁的約根先生在不遠的山上有一個別墅,我們曾經在你很小的時候,受約根先生的邀請去那邊烤肉。

    你母親還能回憶起你的頭嗑碰到木桌的桌角,嚎啕大哭的模樣。

    就在那邊,別墅旁有一片適合耕作的田地,雖然我們的食物已經快要吃完了,但我們有不少種子。



    我跟你媽不會有問題的,你也要好好保重。

    為了安全,我不會把別墅的地址寫在這裡,但是我相信你應該會找的到我們。

    我將一些紙幣留在保險箱中,應該還有一些地方會收美鈔,希望這能幫助你。



    ********************


    -3-

    兒子,我有一個不幸的消息,你的母親過世了。

    在戰前,她的身體本來就不是很好,在戰後就更糟糕了,我完全沒有想到她能夠撐到今日。

    兒子,不要難過,雖然你失去了你的母親,但她是在眾人的簇擁中,回到主的懷抱。

    在這個瘋狂的世界之中,能夠帶著微笑離去,也是一種幸福。


    我在保險箱中替你留下一些,子彈跟新式的電池。

    這是我用一些多餘的資源,跟一個長得很像某部戰前影集主角的光頭鬍子佬交換的。

    紙幣已經幾乎沒有流通價值了,但是子彈跟電池這種消耗品總是有銷路。

    我跟你的母親,都希望這能幫助你。


    我有點累,我就寫到這裡。

    我愛你,你的母親更是如此。



    ********************


    -4-

    兒子,你還好嗎?距離上一次寫這本日誌,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

    我們這邊發生了很多事情,一些朋友離開我們,也加入了一些新的朋友。

    其中有一位女性非常樂於助人,而且她的下巴非常的長,如果你看到她,一定會大吃一驚的。



    順帶一提,你應該很難想像,以前只是一個普通會計師的老爸,如今能用一些破銅爛鐵以及欄杆的空鐵管做出一把堪用的槍械了吧?

    我用這些知識,把你母親壞掉的的手槍修繕了一下,就放在保險箱中。

    雖然火力不大,但是我跟你母親都希望這能夠保護你。

    我跟你母親,永遠都會保護你。



    我愛你,你的母親更是如此。

    我們都很想你。



    ********************


    -5-

    兒子,我回來了。

    但你還沒有回來過。

    距離猶如末日的那一天,已經過了幾個寒暑?我已經記不清了。

    約根先生的小女兒已垂垂老矣,但我卻還保持著如同那一日的健壯,代價僅是失去了我的臉。

    我已經活得太長太長了,我看過的東西也太多太多了。

    其中甚至還包括了一隻長著雙角的巨大綠色蜥蜴,壓在一隻死亡爪身上努力擺動自己腰部的這種奇葩畫面。




    如果你還活著,應該也已經是超過九十歲的老人了。

    我很久以前失去了你的母親。

    如今,我也要說服自己,我已經失去了你。




    不知道尚恩還好嗎?

    尚恩有子嗣嗎?




    這都不重要了,這是一場無止盡的噩夢。

    所有的人都從夢中醒轉,只有我孤單的留在夢中。




    我在保險箱中留下一隻湯匙,這是你襁褓之際,我用來親手餵你嬰兒食品的那一支湯匙,上面還刻著你的名字。

    我每次看著它,都會想起你,想起以前我們那和樂融融的時光。

    你還記得後院那一顆栗子樹嗎?我跟你母親就是在那邊訂下終身的。

    而今,坐在樹下,我唯一能感受到的,只有蕭瑟。





    兒子,我愛你,跟你的母親一樣深深的愛著你。

    但我更愛你的母親。

    我非常想她。

    真的。



    ********************






    男子全身止不住地顫抖,斗大的淚珠滴在戰鬥裝甲的玻璃表面,他得開啟防霧功能才能繼續把這本日誌給看完。

    同樣的,他必須豁盡全力,才能把它安穩的放進自己的隨身背包中。




    然後他扭動了保險櫃的數字轉盤。

    書中沒有提到任何關於密碼的事情,但他非常明白,這個保險箱的密碼會是多少。





    他輸入了自己的生日。





    啪答。

    保險箱的鋼鐵毫無遲疑的發出一陣輕脆的聲響,箱門微微的開啟。





    一些戰前貨幣。

    放在盒子中的子彈與電池。

    一把並不討喜,但保養良好的土製手槍,拋光的木柄散發著圓潤的光芒。







    還有一根塑膠湯匙,就靜靜的放在這些東西的上面。

    湯匙上,篆刻著男子的名字。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好不容易的把這些東西全部小心翼翼地收集起來,他甚至用了一個油皮紙袋來專門放那一根湯匙與手槍。

    然後他起身,來到自家的後院。





    那顆栗子樹還在那裡,明明世界已經毀滅過一次,這棵樹還是跟他小時候的記憶一模一樣。

    男子走過去,然後在樹下跪了下來。





    一具骸骨靜靜的坐在樹下。

    他的手上,緊緊抱著一壇骨灰甕。

    這兩個人,在這裡等待。

    超過了一個世紀的時光。





    而今,他們終於等到了那一個人。

    縱使他們都已用盡了生命。






    ------------------------------------------------






    男子用動力裝甲毫不費力的挖了一個墳,然後用客廳中的石桌雕刻出一個墓碑。

    幾瓶酒、一些乾糧跟罐頭。

    他就這樣在栗樹下,享用了闊別百年、跟家人團聚的一餐。





    跟出發的時間一樣,在日出之前。

    男子整裝,離開了這裡。

    他踏出後院時,最後一次回頭望。

    望向那栗樹下的小墳。

    突然,雲霧散去,黎明的金光在墓後閃爍著,男子瞇著眼,看不清楚。






    別這樣,陽光,別這樣。

    讓我看,讓我記住,讓我記住我故鄉的模樣。






    突然。

    在炫目的金光之中。他看見了。

    自己的父母背著光,就在那裡,就在那小小的土堆之前。

    就在那裡,向自己揮著手。






    再見了,兒子,再見了。

    我們很好,我們一直都很好,別擔心我們。

    好好照顧自己...別著涼了...







    無聲的話語迴盪在風中,在黎明中,在男子的心中。







    「再見了。」男子別過頭去,舉起右手,也揮了揮。

    他闊步向前,再也沒有回頭。







    在黎明的金光中。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個下巴完美的中和了這篇文章,不過為啥眼睛還會差點冒出眼淚呢QWQ

      刪除
    2. 敢問閣下跟人的淚腺是有什麼深仇大恨?
      非要這樣虐它不可

      刪除
    3. 我......你讓我看了三小(痛哭

      刪除
    4. 天.....我的天.......T_T

      刪除
    5. 所以那個綠色蜥蜴...

      刪除
    6. >>其中甚至還包括了一隻長著雙角的巨大綠色蜥蜴,壓在一隻死亡爪身上努力擺動自己腰部的這種奇葩畫面。
      我知道你要我注意這段話,而我真的注意到了
      在我憤恨不平的情緒中,我只有一個問題要問你
      ......
      ...
      請問你有看到那隻綠色蜥蜴身上的蛋蛋有幾顆?

      刪除
    7. 這樣不對(搖頭
      這樣真的不對啊啊啊(抱頭痛哭

      刪除
    8. 這完全可以當成作文的範文啊

      刪除
  26. 請問的腦補...
    太感人了@@

    回覆刪除
  27. 對於沒玩過的人大概沒甚麼感觸...

    回覆刪除
  28. 請問大的腦補真是感人......完美的詮釋了那張圖,甚至就連中間龍大的亂入(?)都顯得......

    十分的文青呢(笑

    回覆刪除
  29. 請問大大的正職到底是啥?

    回覆刪除
  30. 不愧是請問 可惡....

    回覆刪除
  31. 妈的智障那一张在大陆超流行XD

    回覆刪除